去年1月12日傍晚6点36分,湖州吴兴织北派出所接到小陈报警:“我和朋友小曹走在路上,突然一辆车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了三四个人把小曹押上车了。”

  警方判断,这可能是一起涉嫌绑架或者非法拘禁的案件。

  3天后,一个男人冲进织北派出所:“我逃出来了!”此人正是警方在找的小曹。

  小曹说自己被抓后,被打了,他们让他去街上发传单,他逃了出来。

  小曹是织里人,30多岁,平时在工地上做点小生意,有点周转不过来,听人介绍去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钱,公司又把他介绍给一个姓杨的,他就把自己的宝马车做抵押,借了8万元,利息是10天1000元左右,“我的宝马车是二手车,没有行驶证,我让人做了张假的,后来被他们发现了……”

  警方由此查明以丁某为首的团伙长期盘踞在长兴、南浔等地,从事非法高利借贷业务。幕后老大丁某,南浔人,曾因打架被抓,以寻衅滋事罪入狱2年。

  嫌疑人交代,他们发现行驶证是假的后,四处找小曹,一直找不到,就派人在街上守着……

  在这个犯罪团伙中,出现了“合伙人”角色,有两个,其中一人是女的,在整个团伙中处于二把手位置。

  这个“女黑老大”脸圆圆的,白白的,看着属于甜美型,但她一开口,顿时“杀气十足”。“这个人讲话比较厉害,比较凶的”,吴兴公安分局预审大队沈燕春副大队长说。

  女黑老大姓吴,长兴人,32岁,丈夫是律师。原来,她和另一个合伙人邱某都在一个车贷公司上班。

  2016年,丁某在做二手车生意,有一次和人打架,找到吴某丈夫,让他出面办取保候审。就这样,丁某和吴某、邱某也认识了,三人一起合作开一家叫“快贷网”的贷款公司,吴某和邱某各出资20万元左右,各占25%股份,而丁某夫妇占50%股份。

  “公司的人都很怕她”,“抽烟喝酒骂人都行的”,她经常到公司“监督”,大大小小的手下都被她骂过,“很多男人都说不出口的脏话,她说起来特别轻巧”。

  吴某对自己“投资”的客户,都有一本账,如果还不上,她会带着人去人家家里上门讨债,有时,手下动手打人,她虽然不参与打,但是默许的。吴某怀孕时,曾挺着个大肚子出门讨债,如果欠债人没被她压住,“她就挥挥手,让手下来解决。”

  在这个犯罪团伙中,有不少是丁某老乡。

  警方说,丁某等人成立“长兴快贷网”、“南浔拓道金服”公司,对外违法发放小额贷款,获取高额利息,还招募一批人高马大、身有纹身的人员,以及几名未成年人催债。由公司出资在长兴、南浔两地租房,供组织成员居住,要求24小时开机、随传随到。

  其中,丁某的跟班方某,原本好好地跟父母在菜场做生意,但他觉得自己每天起得早回家晚,“这样下去对象也找不到了”,看到丁某公司要招人,就去应聘。

  团伙中,还出现了2个未成年人,最小的年纪只有15岁,小男孩读到初中就不上学了,原本是在送外卖的公司做,外卖公司在丁某的贷款公司隔壁,这样一来,就认识了。丁某让他们来自己公司上班,帮助发传单上门要债,一个月1000元左右,小男孩跟着人学,冲到欠债人家里打人……

  同时,他们还将“套路贷”与暴力催收相结合。

  一些被害人以车抵押借款,签订借款合同,实际到手的钱远低于借条上的金额(如借款5万元,实际到手约4万元)。

  在借款后,被害人未支付利息、逾期支付、无力支付利息,嫌疑人认定被害人违约,将车拖走,通过各种方式,要求被害人归还本金、违约金、拖车费。有些被害人无力赎车,嫌疑人擅自变卖车辆。

  而一些没有抵押车辆的被害人在借款后无力偿还本息的,他们会找到被害人强行带走,拘禁在网吧、宾馆、浴室、办公室等处,采用言语威胁、拳打脚踢、脱光衣服站在水里吹风、电警棍电击、强迫在公司打工抵债等方式,逼迫支付本金、高额利息、违约金或签订虚假借条,其中最长拘禁时间达40多小时。

  如果找不到被害人,他们也会到家中滋扰,喷油漆、砸玻璃、留宿、到工作单位骚扰, “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些被害人不敢回家,还有离婚的,退婚的,举家搬迁的,经营场所生意受影响或不能正常经营的。”警方说。

犯罪嫌疑人去受害人家中砸玻璃、喷油漆。犯罪嫌疑人去受害人家中砸玻璃、喷油漆。

  今年3月11日,丁某等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起诉。

  前天,湖州警方通报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所取得的阶段性成绩:去年1月至今,共破获各类涉黑恶违法犯罪案件900多起,抓获涉黑恶违法犯罪嫌疑人1800多人,扣押、冻结涉案资产2.1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