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急速而来的急救车,在浙大儿院住院部大楼前,稳稳停下。

  新生儿专科医师和护士早已等候,转运设备迅速平稳从车上滑出,车上两名患儿被送入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救治……

  15年来,这辆转运车和医护人员,从全省各地成功转运2000多例危重新生儿,使许多危重新生儿获得及时救治,跑赢死神,但3月5日这次转运却不寻常,一车救了两患儿。

  惊!转运路上,隔壁车中狂喊救命

  陈军津,浙大儿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主治医生,2011年参与转运危重患儿,是科里转运的“老手”。回忆3月5日转运经历,他用“惊”来形容。

  3月5日早上8点,浙大儿院NICU接到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电话,该院一名32周早产患儿聪聪(化名)急需来杭治疗。经过病情评估和出车准备,陈军津和司机火速出发。下午1点,到达医院后,陈军津对聪聪病情再次评估,并做了气管插管,一切指标稳定,转运车带着聪聪往杭州赶。

  “转运车开出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没多久,我一直在监护患儿。司机看到旁边一辆车的车窗摇下,车里的人挥舞着手,喊救命,司机以为发生了劫案,停下了车!”转运车停了下来后,只见隔壁车里冲出一个女人,怀抱着一个婴儿,冲过来带着哭腔:“有没有医生?快救救我孩子!”

  险!早产儿突发呛咳,失去知觉

  这个女人就是晶晶(化名)妈,90后新手妈妈。“我女儿34周早产,生出来才1600克,在医院里保温箱住了26天,我们回家养得很小心,孩子慢慢长到了3200多克,最近呛奶,医生怀疑心脏有问题,建议我们到杭州来看看。”

  3月5日这一天,晶晶一家驾车来杭求诊。但还没出市区,意外发生。

  “孩子喝奶,突然咳了几下,面色发紫,紧闭双眼,没有一点反应!我使劲掐她的脚底板,想要她哭出声,掐得我自己手都疼了,孩子还是没有反应!”

  此刻,晶晶爸爸看到身边开过一辆车,车身上 “浙江大学儿童医院急救中心”这些字分外显眼。“我们开车赶紧跟上,并摇下车窗,高喊救命!车停下来,我抱着孩子就冲了过去!”

  暖!成功转运两名患儿,现生命体征平稳

  陈军津迅速查看了晶晶的病情,并初步判断,晶晶因呛咳引起窒息。晶晶妈恳求转运车带上她们。“万一,孩子路上再次发生呛咳,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

  医者仁心,陈军津评估了聪聪的病情,指标稳定,并确认了车内氧气瓶和备用氧气瓶的氧气存量足够,带着晶晶一起赶赴杭州。简单处理输氧后,晶晶脸色逐步恢复。

  “当时作决定没什么时间。聪聪病情稳定,氧气够,晶晶有呛咳危险,这其中只要有一条不符合,孩子都没法带回来。”陈军津说。

  下午4点多,载着两个患儿的转运车平安到达浙大儿院滨江院区,被送入了NICU。“两个孩子目前生命体征平稳,聪聪正在进行治疗,而晶晶则需要经过肺部抗感染治疗后,再作下一步治疗。” NICU副主任马晓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

  “不过,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希望病人家属拨打120求助电话,我们不建议把救护车拦停下来。”马晓路提醒,如果车内本身有重症病人正在抢救,设备不足、人力不足,拦停救护车不仅无法保障车内病人的救治时间,也无法保障其他人的抢救。

  记者看到,在NICU,还有好几个像晶晶、聪聪这样经过转运车,送达浙大儿院治疗的患儿。据介绍,自从2004年,浙大儿院开展新生儿转运后,为全省各级医院的危重新生儿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只要接到需要转运的电话,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就会派医生带着设备,去接新生儿,转运车上设备齐全,包含温箱、呼吸机、氧气、监护仪等仪器设备。

  台州、金华、义乌、永康、东阳、千岛湖,转运车的行车轨迹遍布浙江省内各个角落。“医生到达当地医院后要进行院前的急救,还要进行转运途中的病情观察、治疗,病情有变化时随时进行急救处理。”马晓路说。截止到目前,这辆车已持续转运危重新生儿2000多例,转运成功率百分之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