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花和她抱团做护理员的亲属们。徐小花和她抱团做护理员的亲属们。
徐芳照顾老人徐芳照顾老人
徐小花和女儿徐芳徐小花和女儿徐芳

 

  “2002年,福利中心刚开张没多久,我来到这里。那时只有一幢3号楼住了老人,每个月工资就500元。”

  徐小花,淳安威坪人,没上过学,不识一个字。之前曾在医院做过ICU护工的她,来到杭州市福利中心做养老护理员时,只有38岁。这一做,就是整整17年。

  从昔日没多少老人入住,到如今一床难求,徐小花见证了福利中心的发展,经她介绍进来做护理员的老乡,名字有一长串,光是淳安老家的亲戚,有10人之多。

  “平时她在家里,对我们都没那么耐心” 女儿和儿媳妇都来做养老护理员

  住在一号楼的老人都知道,楼里有位85后夜班护理员,叫徐芳。她的妈妈就是徐小花。

  徐小花是介护房间的责任护理员,照顾的是不能自理或半自理老人。自从徐小花进福利中心上班后,每年碰到大的节假日,徐芳都会来看妈妈。看到有的老人吵着要回家,闹脾气,妈妈都会耐心安抚,徐芳笑着说:“平时她在家里,对我们都没那么耐心。”

  妈妈认字也是周围的老人教她,老人家属与妈妈相处融洽,多次送来感谢信和锦旗,妈妈比过去更自信、从容了。这使女儿徐芳内心受到了触动。

  2012年,原本在淳安照顾孩子的徐芳被妈妈说动,进了福利中心,做起了养老护理员,而且常年上夜班。刚进中心时,她只有27岁,跟老人沟通没什么经验,徐小花教了女儿很多,徐芳也渐渐适应了养老护理的工作。

  如今,徐小花和女儿、儿媳妇都在中心工作。徐芳早上8点多下了夜班,也不着急回宿舍,而是赶到妈妈的介护楼,帮忙一起照顾卧床老人。

  来自养老护理员的心声 “这里的感觉跟家是一样的”

  “这里给我的感觉是宁静、幸福,我跟妈妈一样,一到这里好像就没想过去其他地方了。”如今的徐芳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养老护理员,在工作岗位上越来越游刃有余。

  在2015年的杭州市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竞赛中,她作为福利中心代表队成员之一,荣获个人一等奖,获得高级养老护理员证书。她还被评为2017年度福利中心的“养老工匠”及2017年度、2018年度的五星级养老护理员。整个福利中心有200多名养老护理员,五星级养老护理员只有10%。

  上夜班,她需要在值班室留守,照看全楼层143位老人。一旦老人突发什么意外状况,都要第一时间进行处理。空余时间,她自己报了浙江大学远程教育的护理学课程,在值班室学习,下班后,还要跑到滨江做实验课,三年拿到了大专文凭。今年她准备再考初级社工证书,还打算自学心理学。她说自己学这么多,其实是以后想做点公益。

  现在,徐芳已经是福利中心护理员的高级组长,平时参与对其他新进护理员的季度考核。

  有一次因为急着去送饭,徐芳把收下来的衣服随手丢在桶里,被一位老太太看到了。老太太把她的衣服叠好放在自己房间里。看到她的桶破了,老太太还用铁丝、胶带纸把桶箍好。有几次她下班走了,自己晒着的衣服忘了收,突然下起雨来,总有老人帮她收了衣服并整齐地放好。“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他们对我的关爱和帮助,跟自己的长辈一样。”

  工作与生活融为一体 抱团做养老护理员很稳定

  “有她黑夜里的陪伴,让我们感到安心,踏实,有事叫得应!小徐是个好孩子,耐心、勤快,是真心为老人服务。爱学习求进步、希望不断努力更上一层楼。”楼里的一位奶奶这么评价徐芳。

  徐小花把自己的女儿领进门,不仅安心做了七年护理员,而且成了护理员里的专家。她还介绍许多老乡、朋友来加入,“前几年我们这里护理员真的很缺,我就叫她们都来做。”徐小花说,这么多年来,她叫来的亲戚、老乡、朋友很少有离开的,大家在一起互相帮忙、鼓励,做得也蛮开心。

  跟孤零零单独来做的护理员不同,她们有委屈可以相互倾吐,有需要搭把手的说句话就行,在福利中心这个大家庭里,就好像仍然生活在淳安老家一样,工作与生活融为一体。

  徐芳说,自从她进了福利中心,几乎24小时都在中心里。“我妈已经说了,这个工作适合大手大脚的你,现在花钱都没地方花了,钱都好攒起来。”说完,母女俩哈哈大笑。

  只要身体吃得消,徐小花打算做满20年。“我妈最大的心愿,是以后可以跟她自己照顾的老人那样,也能在福利中心养老!”徐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