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来涨房租”几乎是中介的口头禅。通常,春节就是一道“价格门槛”,正月一过,租金行情就要涨一波。有经验的租客,通常会选择在年前找好房子,空置一两周时间,过完年再来住,也比年后再租房来得划算。

  90后北方女孩小蒙,就做了这样明智的决定。当其他人还在为节后普遍上浮了10%左右的租房价格而纠结时,小蒙正自带一枝鲜花看画展、拍美照,活出了年轻姑娘的精致。记者 陆丹

自带一枝鲜花去看画展的小蒙自带一枝鲜花去看画展的小蒙

  小蒙租的第一套房子是个新楼盘 月租2000元、带独立卫生间

  2016年7月,小蒙大学毕业。初入社会,小女生对未来有着很多憧憬。租的第一套房子该是什么样的?“当时很向往‘高品质’生活,比如电影里的那种单身公寓,刚毕业的时候其实很介意跟别人住一起”。

  不过,作为一名职场新人,月租2000元已经占去了她工资的40%,也是她能承受的极限。看了很多房子后,她发现,整租是不能实现了,合租才是王道。一个带独卫的主卧是她能承担的最好居住环境了。

  当时电视剧《欢乐颂》大热,“我觉得合租最起码也得像《欢乐颂》里那样,房子不是特别大不需要很华丽,但要温馨要欢乐”。小蒙退让了,最终把“家”定在了城北一个新交付的楼盘,有点偏,但小区品质不错,年轻人较多,物业较好。

  于是,毕业前一个月她签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份租房合同,租期10个月。房子是4室1厅2卫,小蒙租了条件最好的主卧,带独立卫生间还有个朝南的大阳台,2000元/月,家具和家电都是崭新的。

  几番串门老小区

  爱上这里的“生活气息”

  当时,小蒙有朋友选择租住杭州的老小区。几番串门下来,她有了新的认知。

  “虽然我租住的环境比老小区好,物业也好,但我们小区没什么人。就算是合租的室友,关上房门也没有任何交集”。室友、邻居的生活节奏都很快,楼下只能买到连锁店的包子……

  而老小区的生活却是另一番模样,有菜场有早餐店有水果店,生活气息很浓。“楼下小超市会帮忙收快递,每次经过,超市的奶奶会非常热情地和你打招呼”。

  10个月“孤苦伶仃”的租期在2017年春末进入了尾声。恰巧,小蒙大学室友的一位合租对象突然不租房了,租期还有2个多月,室友邀请小蒙加入。4月1日那天,小蒙搬进了位于城西华星路的嘉绿青苑。

  好日子过了两个月,房租到期,同时也迎来了利好——地铁古翠路站通车了。于是房东要求涨房租,每个月涨1000元。两个小姑娘合计半天,再加上其他室友意见也不统一,大家于是忍痛决定,不续租。

  然而,地铁沿线房租大幅涨价是普遍现象,姑娘们只能选择“一路向西”。她们又集结了一位“落单室友”,因为预算有限,3人合租,设定人均月租1500元以下。但这个付款能力,中介带看的有三个房间的“正常户型”房源都拿不下。

  租了一套自建阁楼房

  自己换门刷墙设计布置

  一天,中介忽然打来电话,“在文二西路古墩路,有套房子很符合你们的预算!”三人火速赶到,发现这是一套自建的阁楼,顶是斜的,两面墙也是斜的。房子很破,大门外面有一扇铁门,锁就是自行车那种链条锁。没有阳台,有个大露台,为了安全,通往露台的门用木板钉了起来。

  囊中羞涩,不能求全。她们定下了这套房,小蒙的新领地,是10平米不规整的阁楼房间。高个子的她,站起来脑袋离天花板也就半米左右,“特别压抑”。

  作为活得比较精致的“文艺青年”,尽管条件有限,但小蒙从未放弃对生活品质的热望。她自掏500元换掉木板门,新装房门锁;扔掉破旧的床架子,直接把床垫放在地上当成榻榻米;买来墙漆把墙壁粉刷了一遍;用好看的贴纸“修补”家具;床头柜搭配淘宝买的几十块钱的小镜子,做成梳妆台;两个茶几拼起来,铺上桌布做餐桌;满屋子铺上小块的泡沫地垫;养了许多小植物,还在露台种了葱!

  小蒙还买了几个带拎手的牛皮纸收纳盒,搬家方便,也增加了有效储物空间。

  “这套房子在两个地铁口的中间位置,无论走到哪个地铁口,都要花15-20分钟。”小蒙有一次染了个“奶奶灰”发色,夏天“步行+地铁”上下班,一个星期头发就被晒黄了!

  “我一定要租地铁房”

  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杭州楼市热度很高,房东提前通知:到期请搬走,我要卖房了!

  “有地铁,老小区!”小蒙暗下决心,一定要租这样的房子。

  阁楼房7月到期,正值租房旺季,很难租到合适的房子。小蒙正巧有借住小伙伴住处的机缘,便半租半借了小半年。“到年底,已经转化为买方市场了,很多房东和中介的心理就是赶紧把房子租出去,降价也无所谓”。

  她和室友选择了翠苑临近地铁口的一楼房源,又开始了蚂蚁搬家。

  打扫、喷杀虫剂、通风、把破旧的家具贴上好看的贴纸;又买了一堆泡沫地垫,连同之前房子的地垫一起,满屋铺上。邻居老爷爷看了打趣说:小姑娘行头嘎多,熟门熟路,一看就是租房子租出经验了!

  小蒙很享受现在的租房生活,不管几点钟回去,都能闻到街巷里食物的香气。邻居会和你搭话,路边有面馆和炒粉干、卤味、葱包桧的摊子……吃过两次,老板就会记住你和你打招呼。“你会发现,你不只是租客,而能真正融入杭州生活。”小蒙说。

  杭州租房现状分析:

  90后、95后占租房人数七成

  20-23平米、1800元/月房型最热租

  七成租客选择住在离地铁站500米内

  和小蒙一样,很多年轻人放弃了老家的“舒适圈”,选择留在杭州为自己奋斗。虽然在租房这件事上难免经历许多波折,但他们初心不改,怀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坚持着、努力着。

  据巴乐兔网站最新发布的《2018-2019年轻人合租数据简报》,目前在杭州的租房人群比例,从原先的80后、90后为主,慢慢转变成了90后(45%)、95后(25%)为主。

  该网站调研分析,当前租赁主要群体为流动人口及高校毕业生,租金在2000元/月以下的刚性租赁需求占市场主导地位,1800元/月最热租,而这一档次房源基本为合租房源。

  从2018年3月-2019年2月的数据来看,杭州合租房源平均成交面积在20平米-23.2平米不等。除了价格更便宜,相对而言,合租模式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孤独”,是很好的年轻社群生活交互形式。

  和小蒙的地铁情结相呼应的是,通勤成为影响租房交易的重要因素。

  从杭州地铁房源2月份的出租成交量看,合租房源成交的7成以上在距离地铁站500米范围内。2018年内,地铁站500米以内房源成交量也占了62.8%以上。“长租市场中的合租市场,主要面向中低消费的年轻人(20-30岁)群体的刚需租房,他们想花更少的钱租房,但希望住在地铁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