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53岁的老刘所经历的大起大落,确实让人难以想象。

  一个多月前,他迎来了人生巅峰:办了喜酒,迎娶了比自己小24岁的娇妻小贾。

  但一个月后,他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民警拷上手铐带走。

  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曾经问朋友借了5万元?

  面对聊天记录,他却一脸茫然

  今年2月5日这天,蒋村派出所接到了一位陈先生的报警,他说,老刘是他朋友,说要结婚,问自己借了5万块钱。

  陈先生给出了借款聊天记录,以及转账记录,确实都是真实的。对话中,老刘还很客气的说,你正月初几空,我来给你送喜糖。

  “但后来就没下文了!他怎么都不提起了,我说了他还装傻。”

  很快,老刘就被民警请到了派出所。不料,老刘面对询问,显得十分茫然:我是真的不知道,更加不可能借过钱!

  老刘还拿出自己手机,你看,我这里没有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啊!

  民警没说话。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老刘自己把所有记录删除了,第二,有人冒充老刘借钱,并清空了一切痕迹。

  但无论怎么询问老刘,他都说自己不知道,甚至发誓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我又不是没钱,我干嘛要这样?”

  老婆有自己的支付密码

  但他坚信“我老婆不可能做这种事!”

  虽然在老刘这里没有什么突破,但民警还是发现了一个细节:老刘说,我的手机,老婆也用,甚至自己的手机密码和微信支付密码,都是老婆帮自己弄的。

  “但她没理由骗钱啊?”

  老刘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对于妻子小贾,老刘那是绝对放心。小贾是89年的,有学历有工作,两人认识好几年了,小贾对老刘还算体贴照顾。新婚不久,老刘和小贾还在蜜月期,关系好的那是不得了。平时老刘的钱,都在让小贾在打理。这不,老刘去年年底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在杭州买了一套二手房当婚房,剩下的一大笔钱,筹备婚礼花掉二十几万,还剩下毛三十万啊。

  老刘无法理解的就是,我明明还剩下三十多万,我问你陈先生借五万干什么?再说了,小贾也是有工作的,一个月四千块钱工资,不多不少,平时“消费水平也不怎么样,就是正常女人的消费,不会一个月一万多的花费”,家里不缺钱,小贾也不是大手大脚花钱的女人,有什么理由去骗钱呢?

  想当“富婆”的妻子,

  最终付出了惨痛代价

  民警敏锐地意识到,小贾,很有可能就是这个藏在暗处“借号骗人”的“李鬼”。

  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完善证据链后,2月28日下午,民警通过老刘将小贾带到派出所调查。面对民警,小贾始终逃避问题,谎话连篇、答非所问。手握众多证据的民警锲而不舍,连续审问,终于在3月1日凌晨2时攻破了小贾的心理防线。

  小贾说,老刘以为家里还有很多钱,其实差不多都已经花光了。

  “年前婚期临近时,老刘跟我说要买一只价值三万五千元的欧米茄手表,要我从家里还剩的存款里拿钱买。但那时候这笔钱就已经被我用光了。一半被我拿去偿还自己婚前的债务,我还买了几万块银行理财产品,剩下的十几万我用的多了点,也没剩多少了。我根本拿不出买手表的钱......”

  小贾说,钱具体用在哪儿了,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当时感觉自己有钱,就“飘”了,红包也几千几千这么发,让自己做了一回“富婆”......

  被逼急了的小贾不愿让老公知道自己挥霍十几万的真相,就利用老公的微信,模仿老公语气,向陈先生借款5万元的犯罪事实,还在将陈先生给老刘的转账信息删除。本以为陈先生不会这么快催债,没想到仅半个月时间,陈先生就来要钱。

  陈先生的催债信息让老刘摸不着头脑,让正在身边的小贾帮忙回复一下。小贾还在回复中告诉陈先生“我老婆现在不知我问你借钱,你就说没有,明天到了给你”,并随即将聊天记录删除。

  后来,当老刘询问陈先生发来的信息到底是什么情况时,小贾选择了继续隐瞒和欺骗;当被民警要求配合调查时,她仍然心存侥幸,妄想用几句谎言“配合”调查后就可以安然回家。没想到自己的伎俩早就被民警识破。

  目前,小贾因诈骗罪已被西湖警方依法刑拘。老刘对小贾的诈骗过程确不知情,无罪释放,但却已是人财两空梦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