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找到了!却被一辆黑色小轿车往反方向带走了。”

  2月28日上午,萧山河上派出所整个警队都在为一位老人揪着心:接走他的人是谁?老人又去哪了? 

  民警找到迷路老人

  却被神秘车辆接走

  2月28日一早,河上派出所民警的朋友圈被一则寻人启事刷屏了:来自义桥镇的郑大伯已走失两天,走失前往朱村桥方向去了。

  据家属说,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痴呆,所以脖子上挂了家属的电话号码。

  民警裘坚杰告诉记者,当时不少同事都在讨论这个走失的大伯,忽然一个同事站了起来,“我昨天好像在监控里见过!”

  裘坚杰赶紧调出昨天的监控,透过屏幕大家看到,2月27日上午9点左右,天还下着雨,一个老人独自走在103省道的非机动车道上,此地距离走失地七里店村已有近18公里。

  省道上不断有大货车疾驰开过,老人双手捧着一摞东西,走走停停。

  “赶紧去找他!”警队领导下达了命令,裘坚杰赶往监控路段,其他同事继续查看监控。“

  “我沿着103省道一直开,发现找不到人,有一个大妈告诉我,她看到过那个老人坐上一辆车走了。”裘坚杰当时松了口气,心想是不是亲人找到了老人。

  可警队的同事告诉他:人是找到了,却被一辆神秘车辆往反方向接走了。

  小伙驱车40公里

  把老人平安送到“家”

  接走老人的神秘人是谁?去了哪儿?

  警方通过监控查询,找到了这位神秘人,也就是接走老人的小伙子赵阔,他的一番话,还原了这场暖心的“乌龙”。

  2月27日上午10点半左右,赵阔开着车去萧山办业务。天气不好,赵阔开车速度不快,他忽然看到有个老爷子坐在路边,淋着雨。

  赵阔心里觉得奇怪,这下雨天,怎么会有老人会坐在路边淋着雨呢?

  减速,靠边,停车,赵阔把身子靠到副驾驶座打开了车门,“爷爷,您家在哪?我把您送回去!”老人也没推辞就上了车。

  “他头发都淋湿了,看上去特别憔悴。手里捧着很脏的蛇皮袋,衣服却很干净、整洁,不像拾荒的人。”赵阔心想先把老人送回家再回去办事。

  “我家在‘XX村’,就在前边!”老爷操着一口赵阔听不懂的方言,浑身发着抖,一只手一直平举着指向前边,一只手紧紧抱着那摞蛇皮袋。

  “好!爷爷您指哪我开哪!”赵阔看到老爷子那么着急,悄悄开启暖风,暗暗踩下油门。

  “你是个好人!”一路上,老人用方言絮絮叨叨地说着,唯一听得懂的就是这句反复了数次的“你是个好人。”

  “不赶早,不赶晚…”赵阔依稀听到老人自己嘟囔着,好像在抱怨什么。

  就这样,老人指路,赵阔照着路线开,在老人的“指挥”下,他开了40公里,开出了杭州市,一路开进了诸暨市。

  中午12点不到,赵阔开到了诸暨火车站,老爷子说自己到家了,赵阔将钱包里的零钱递给老人,老人推开了,打开车门下车。此时距离老爷子走失已有24小时,距离走失地七里店村将近40公里。

  “他刚下车走两步就颤颤巍巍像要摔倒,我赶紧下车去扶他。”赵阔从背后抱起老人把他抱到了公交车站避雨。

  “这是您家?那我走了啊!”老人朝赵阔挥了挥手笑眯眯说了一串话,他就听懂了一句“你是个好人。”

  赵阔驱车离开了,没带手机的他找不到回去的路,指的顺着指示牌慢慢回萧山。

  迷路老人终于回家

  小伙的真实身份让人暖心

  回到单位的赵阔被领导训了,事儿没办成还做了这样的事情,“这种事你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也是在市区扶老人!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老人出了事,你担得起责任吗!”

  “我就是这样的人!”赵阔辩解着,他也知道领导是为他着想,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也不觉得会办岔事。

  可第二天,派出所真的来电话了!

  2月28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赵阔接到了来自河上派出所的电话。这时,他这才知道昨天的乘客叫郑大伯,他患有老年痴呆,而他指的路是反方向的路。

  赵阔随着河上派出所民警赶到诸暨协助诸暨城西派出所找寻郑大伯,终于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了郑大伯。

  “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电话那头的赵阔憨憨地笑了,可他坦言自己一点都不后悔,“部队里就是这么教的,这成了我的本能。”

  原来,97年出生的赵阔来自河北邢台,两年前来到杭州当兵,如今刚刚从杭州市武警部队退役半年,他退役前就专门负责在杭州市区巡逻,曾连续两年获得优秀士兵。

  “我是我们那一批兵,获奖最多的!”电话里谦逊、羞赧的赵阔谈起两年军旅生涯显得很骄傲,“我的部队番号是武警杭州支队机动二中队!其实我做这些不算什么,这些都是部队的传统!杭州支队是一支威武的文明之师,天堂卫士!”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那么的高亢。

  电话最后,赵阔告诉我,老爷子的老家在贵州,他说的那个“XX村”就是他长大的地方,如今他老了,随他的子女来到杭州,又得了离不开子女的病,但心里怕是想要回去的。

  可能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眼里,手指的方向就是家,他们只要一直顺着方向走走走,哪怕走走停停,就能到家。

  我们都以为老爷子指了反方向的路,但到底是吗?谁知道呢。

  为好心的赵阔以及

  和河上派出所警队

  点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