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对于很多人来说, 红包才是开启新年的正确模式,因为寓意着“鸿运当头”。而这种方式,对于学生们来说自然也是喜闻乐见。

  日前,浙大附中高一(1)班的班主任赵茜,在新学期第一节班队课上,给班上每个学生都发了一个红包。套用沈腾经典小品《365个祝福》里的一句台词:不过红包里包的不是钱,是纸……

  然而当学生们收到“红包”打开后,一个个却都乐开了花,这是为什么呢?

  班队课给学生“发红包”

  每个红包里藏着一个“特权”

  其实上周,赵茜就跟同学们透露:本周的班队课跟往常的不一样,会给大家一个惊喜。这可吊足了学生们的胃口,纷纷猜测是多大的惊喜。直到这周的班队课前,赵茜拎着一个红袋子进教室,学生们沸腾了:是红包诶!

  红包很快随机发到了学生们手上,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打开,同时伴随着阵阵惊呼声,原来红包里装的是一张张愿望卡,有效期为一个学年。“恭喜你,拥有一次‘自选同桌’的机会!”学生朱连杰的愿望卡,让大家羡慕不已,拥有这样的特权,大家都挺好奇他会选谁当同桌,班上最受欢迎的女生?学习综合能力最强的学生?都不是,小朱选择的是张弛。“张弛的理科特别强,而我的文科还不错,咱们如果当同桌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补。”小朱的答案让大家心服口服。

  “恭喜你,拥有一次刷‘茜姐’饭卡的机会。”学生华高兴的愿望卡再次引发了班上同学的“羡慕嫉妒恨”。赵茜欣然地把饭卡当场交到了华高兴手里,小华打趣地说:“茜姐,这应该没有‘限额’的吧。”一席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班长王恺硕就有点小无奈:“茜姐,我的愿望卡是可以当一天‘纪律委员’,我本来就是班长,这当纪律委员不就降级了吗?”赵茜灵机一动:“那么谁愿意跟班长交换自己的愿望卡。”这时候纪律委员倪淑瑶笑着站了起来:“我跟你换吧,我本来就是纪律委员,不在乎多当一天。”

  一听说可以交换愿望卡,又有学生坐不住了,章磊珂站了起来:“我的愿望卡是可以‘晚自习上一次厕所’的机会,但我平常晚自习都不上厕所呀,这卡不就作废了嘛。”这时男生陈飞扬站起来:“我跟你换吧,我可不是为了我自己哦,到时候哪位同学想上厕所,我可以交给他使用。”小陈的决定也博得了阵阵掌声。

校长给这些“特权”大开绿灯

  校长给这些“特权”大开绿灯

  还给学生一个阳光的“高中三年”

  为了这节班队课,赵茜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去年学期末的时候,她还调查过学生们的喜好,保证这些愿望清单能更符合学生们的期望。

  记者看到,愿望清单中除了上文提到的,还有诸如“课间跑请一次假”、“和校长爸爸拥抱”、“茜姐为我买奶茶”、“自修课去操场享受阳光”、“全班为我过生日”、“和某某老师一起吃饭”等愿望,无不是学生们心心念念的。

  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一节“特殊”的班队课,赵茜有着自己思考,“其实在高中学习生活中,不仅仅只有学科和分数,师生关系,生生关系都影响着学生学习生活的心态。”赵茜说,同学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愿望卡的机会,和喜欢的老师促膝长谈,也可以通过互换愿望卡,和同学结下深厚的友谊。当师生、生生关系拉近的时候,整个高中三年学生们可以更阳光地面对。

  在课间的时候,一位学生向从走廊走过的校长申屠永庆,使用了一张的心愿卡:和校长爸爸拥抱。知晓来意后,申屠永庆微笑着给了学生一个大大的拥抱。

  “校长和老师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当学生觉得这些师长们原来也是可以如此平易近人时,他们更容易敞开心扉,在学习上若遇到问题,也更敢于提问。”这次的心愿卡里有不少心愿,相对于平时的校纪校规是一种特权,比如“晚自习可以上一次厕所”、“课间跑请一次假”、“自修课去操场享受阳光”等,而申屠永庆也是大开绿灯。

  “学校在制定校纪校规时要严谨,这样才能让学校办学井然有序。但同时我们更应该意识到学生是人,他们有特殊情况和诉求,当学生获得这样一次特权的时候,可以感受到学校的人情味,同时也会倍感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