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痴”斯舜厚“梅痴”斯舜厚
驻绍兴记者 徐潇青 通讯员 徐学峰 蔡琦

  王冕爱梅,写下了“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吴昌硕爱梅,梅在他的诗与画中占了三分之一……而诸暨东白湖镇斯宅村70岁的退休教师斯舜厚,花了36年,凭一己之力打造了一座让人免费观赏的“斯舜梅园”,被称为“梅痴”。眼下正是梅花盛开的时节,前往梅园赏花的游人络绎不绝,斯舜厚忙碌并快乐着,仿佛又年轻了几岁。

  一个人在山上生活了9年,只有一只小狗陪着他

  其实,“斯舜梅园”从元旦开始,就热闹起来了,“若是遇上天气晴好的双休,来赏梅的人不下千人。”斯舜厚说。

  斯舜梅园位于斯民小学的后山,车子在斯民小学停下后,得步行前往。

  “鸡鸣犬吠炊烟起,云开雾散旭日开。”穿过一片村居院落田头菜地,依稀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了。转过几个小山湾,会看到写着“斯舜梅园”的石门,往内是一米多宽的石阶通向梅山。

  斯舜厚退休前,一直在山下的斯民小学教语文。“这个梅园,原是我的自留山,离小学很近,我就想着利用空闲时间慢慢地种些果树,这样也可以补贴点家用。”

  有了这个想法后,1983年,在浙江省农科院一位老师的建议下,斯舜厚在山上种下了两三百株青梅。1990年左右,青梅果子的收入每年已经上万元了。可观的收入,吸引了不少农户种植青梅。几年后,市场逐渐饱和,就没了赚头。

  很多人劝斯舜厚砍了梅树,种点别的,但斯舜厚舍不得这些老梅树,再次咨询了农科院的那位老师。老师说,嫁接成观赏梅吧,总有一天会有用的。

  如此一来,斯舜厚的梅园就有了红梅、白梅、绿梅、蜡梅等十多个品种的梅花,共计四五十亩。每到梅花盛放之际,颜色、姿态、香气各异的梅花在山间袅娜生姿。

  梅园初具规模后,斯舜厚花了十多万元,在梅林间建造了3间小屋。1995年,他和妻子就搬到了山上,业余时间都在打理梅园。

  “有多少积蓄就干多少事。”斯舜厚说,建梅园是他的爱好,但能建成怎么样都是量力而行,没向孩子们开口要过钱。就拿入园的石阶来说吧,修建到目前的样子,花了十多年。除了请工人,斯舜厚每次上山下山都背个工具,方便随时修路。

  路修好了,斯舜厚就想着修个亭子,年纪大的来赏花了,到了山腰可以休息一下。还有几个休息品茗赏书画的地方,都是陆陆续续建成的。

  “2011年,我正式退休,儿子在杭州成了家,有了小孩,我老婆就去杭州照顾孙子了。梅园不能没人照料啊,所以我就出不去了。”斯舜厚笑言,他已在山上独自生活了9年,日日陪着他的只有一山的梅树和一只小狗。

  梅园免费开放,是为“有德乡里”

  “一个人住在山里,孤独吗?”记者问斯舜厚。

  “不孤独,我只觉得时间不够用。平时我要看书、写字,照料梅树。花开的时候,朋友们都过来了,我就更忙了,年三十下午去杭州吃了年夜饭,年初一就马上赶了回来,初一那天,就已经有朋友来梅园了。”斯舜厚翻出了6本厚厚的笔记本,都是来梅园的游客留下的文字。

  “你看,这是西藏的朋友留的藏文;这是新疆喀什的朋友留的,写了他们2014年来了10个人;还有日本来的客人过来交流书法的……”斯舜厚说,等记满十年,他就要挑选一些印刷集册,给赏梅者留念。

  从梅园开放以来,他不仅没收过一分钱门票,有时还为客人免费提供瓜子、花生、茶水等。瓜子花生都是用蛇皮袋一大袋一大袋买回来的。梅园主人不在时有时摆放好日常用品及食用品,且有告示:“主人不在,失礼!请宾朋(茶、果、酒)自己动手,一切自由。”

  有人评价,斯舜梅园多乡野之趣,贵在质朴天然,就像是不施粉黛的邻家女孩率真天然。而斯舜厚觉得,斯舜梅园的特点是不仅有梅香,还有墨香。“斯文一脉比传灯,亦赖儒僧延不坠。”斯舜厚说,与梅园毗邻的是一座逾百年历史的笔锋书院,斯家后人开启人生启蒙的地方,而斯舜梅园与诗书结有厚缘。

  斯舜厚酷爱书法,是绍兴市书法家协会会员。正因为对书法的这份爱好,在梅园,还能欣赏到斯舜厚多年来收集的名家书法碑刻,如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江题的“梅园诗韵”;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许绍满的“梅泉”;著名书法家鲍贤伦的“於斯为盛”等。

  每年,慕名前来赏梅的文人雅士不少。浙江省书协原副主席金鉴才看到成片的梅花,当即大笔一挥,题写了“青梅草堂”匾额;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院院长朱仁民一到梅园,便被其芳华倾倒,画下《放翁探梅图》;西泠印社社员、浙江省书协原副主席骆恒光特地来到梅园,留下自撰梅花诗数首写成长卷,并赞道:“好地方,好地方,这是神仙住的地方”……

  青梅煮酒话旧雨,寒夜拥炉吟新诗。每当书画界朋友来梅园作客,斯舜厚总会拿出珍藏数年的青梅酒招待他们。有人说,到斯宅,便是冲着梅花、梅酒、梅园主人而去。

  随着社交媒体越来越发达,梅园的名气越来越响,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为了梅园花光了积蓄,把退休金也全投了进去,并公益地向所有人开放,值得吗?

  斯舜厚总是会以斯民小学的由来作答:“兴起乡学,有德于斯宅之外的乡里乡亲,这是何等的大仁大爱。更何提,我只是料理好我爱的梅园供大家欣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