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AR图片,观看相关视频

 

  2月14日,大年初十,细雨霏霏。位于凯旋路137号的弯湾洗车行春节后第一天开张了。

  “下雨天,估计没什么人会来洗车吧。”店里的辅导员项银燕说。

  弯湾托管中心的负责人徐琴特意穿了一件红色对襟外套,和她爸爸、妈妈一起给“员工们”发开门红包和新年礼物。

  徐琴说:“钱不多的,60元,我们已经发了好多年了。”不会说话的“员工”晨橙把礼物拿出来给我们看,是一盒威化饼干。

  大家齐动手擦洗一辆车 车主:够干净,可以了!

  今年是弯湾洗车行开张的第3年,也是弯湾托管中心成立的第10个年头。托管中心就在洗车行隔壁的二楼,一共有30个“大宝贝”,最小的18岁,最大的31岁,有着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

  弯湾洗车行的“员工”就是这30人中智力、行动能力相对较好的10人。项银燕说:“现在年还没过完,有几个还在家里陪爸妈呢。本来一共有10个人,今天到了5个。”

  下午3点多,一辆宝马车开进店里。这可是店里当天的第一单生意,原本在休息室的几个人“呼啦”冲了出来。

  “今天是谁负责登记呀?”项银燕问道,一旁的男孩可可马上到收银台拿上登记本,女孩心怡冲了一杯花茶给车主端过去。

  “今天刚好在附近办点事,想到前两天在电视里看到这个洗车行,我就找过来了。”宝马车主一直站在门口,观察几个大孩子的动作。

  大高个诚诚拉出水枪冲洗车身,小禹进入车内擦内饰和门框,心怡用喷枪给车打上泡沫后,另外几人分工协作,拿着羊毛擦,熟练地擦起车身、轮毂。两位专业的辅导员杨老师和夏老师在一旁随时提醒操作注意点——“管子先拉直”“冲车顶要把管子抬高一点”。

  徐琴说,三年前筹备做洗车行之前,她带着所有人到专业洗车行培训了一年,由师傅手把手教。洗车行开业后,她特地请了两个师傅在店里监督、教学。

  将车冲洗干净后,大家又拿着五种不同颜色的抹布,分别擦车的不同部位。擦完,心怡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仔细检查各个部位有没有洗干净。一旁看着的宝马车主笑了:“够干净,可以了。”他也为几个洗车工的认真劲折服,“平常其他洗车行哪有这么仔细。”

  大年廿九一天洗了106辆车 洗车行春节从不涨价

  收银台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块小牌子,告诉大家洗车行是2016年5月8日母亲节那天开业的,截至今日洗车15083辆,辅导员刚刚把“3”号牌换上去。

  洗车行的收费是小车20元,大车25元。宝马车主走到收银台前,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收银员说:“不用找了,算我献的一点爱心。”项银燕把钱还给车主:“我们规定不能收的。”几番推让,车主还是不肯把钱收回去,项银燕从抽屉里拿出洗车券给他:“那这十张券给你,这次用了一张,我收回一张。其他的你收好,下次再来。”

  徐琴告诉我们,像这个宝马车主一样的爱心人士真的太多了。“洗车行刚开业的时候,很多人通过微信、电视、报纸知道了信息,卖出去很多卡,但后来发现,很少人来洗,我就打电话去问,他们说就当做对孩子们的资助吧,真的舍不得让他们洗。”

  “帮助他们,减少帮助,这是我后来经常说的一句话。我办这个洗车行,就是要让他们在劳动中得到尊重、成长和接纳,我们最终的愿望是:他们能够过上常人的生活,能够被社会所接纳。”徐琴说。

  无论洗车行营业款收入多少,全部会打进这些“员工”的工资卡里,几十元、几百元,他们会把钱用心地存起来。

  徐琴曾收到一封台湾妈妈用铅笔写的信,最后一句话是——我想告诉你,你并不孤独。弯湾洗车行三年来,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好人。

  大年廿九那天,店里洗了106辆车,是历史最高值。这么多车,全靠店里的“员工”肯定来不及,孩子们的家长、四面八方来的志愿者,都加入了洗车队伍。这时候其他洗车行都连番涨价了,但弯湾洗车行却分文不涨,仍旧是小车20元,大车25元。来洗车的客人惊呆了:“你们这个还是10年前过年时的洗车价格嘛!”

  这样的规则每年都在执行,全年不涨价。

  三年里看到他们一点点的进步压力、气馁都不足挂齿

  28年前,徐琴18个月大的儿子弘毅因为意外造成重度智力障碍。2009年,儿子在杭州杨绫子学校毕业后,在家里成天闷闷不乐,她很担忧。问了一圈儿子班里其他同学的家长,几乎都存在相同的问题——离开学校,关在家中,智力、能力慢慢退化。

  当时做生意的徐琴是外人眼中的女强人,精明、能干,但儿子是她唯一的软肋。2009年9月1日,她拿出积攒的10万元租了一间小教室,聘请老师,给儿子和另外6个同学办了一个“新学校”。学校有了“弯湾”这个名字。

  2011年,“弯湾”成为托管中心,也是省内首家学费、托管费、餐费等全免的民办培训托管机构。

  2013年,在政府和江干区残联的帮助下,“弯湾”搬进了江干区残联免费提供的新场地,约400平方米。

  2014年,“弯湾”开起了小书店;2015年诞生了小超市;2016年创办了洗车行。现在小超市在阿里的帮助下,已经变身成24小时无人超市,大孩子们下班后,超市就进入无人运行状态。

  洗车行开业后,来来往往许多人,有很多成了孩子们的朋友。徐琴说,三年间,在洗车行工作的孩子们,不仅辅导员发现了他们的变化,经常来洗车的客人都说,他们在进步,变得更喜欢表达,更亲近周围人。

  洗车行的洗车区和互动区用一块大玻璃隔开,洗车期间,司机可以在互动区休息,这样一来,没有工作的“员工”就可以与司机聊天。每个人的工作服上都别了写有小名的铭牌,司机一来就能看见,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看到他们的点滴进步,所有的压力和气馁都不足挂齿了。”徐琴说,不工作的时候,他们会写日记、看报纸、看书、听广播新闻、学新歌曲,也会安排数学、语文等文化课程,进行体育锻炼。洗车可以说就是他们的劳动课。

  每个来这里的司机都会发现,他们特别热情、好客。不会说话的晨橙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会领着人到处看看,还会让你看看她刚刚写的字,希望得到一句鼓励和夸奖。

  “你的到来,就是我们成长的机会。”弯湾洗车行贴着这句话,用“你”不用“您”,徐琴说,这是把“心”放在了我们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