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警官(左一)与同事一起执勤隋警官(左一)与同事一起执勤
大侠多年前的黑白证件照和近照,隋警官经过仔细研判,发现是同一个人。大侠多年前的黑白证件照和近照,隋警官经过仔细研判,发现是同一个人。

  2月21日,西湖公安分局民警隋永辉接到一个来自江苏的电话,来电的人,是江苏启东的民警俞海忠。

  说明来意之前,俞警官先讲了个真实的故事。

  听完这个故事,隋永辉决定,这个忙一定要帮。

  原来,俞警官想拜托隋永辉找一个人:“你是寻人总司令和红衣刑警嘛,肯定有办法。”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蔡尤嘉

  江苏的俞警官 为什么要找杭州的隋警官?

  从事刑侦工作的隋永辉,在业界也有名气:主攻人脸识别。

  “寻人总司令”和“红衣刑警”,是隋永辉的两个外号。

  2006年,隋永辉退伍转业到西湖区公安分局。

  从警伊始,他就在打击“双抢”、通信诈骗、盗窃等侵财类刑事犯罪工作中屡建功绩,作为刑警,他一年要经手的案件数不胜数。

  他出外侦查或是抓捕时,喜欢穿红色的便衣,2007年在破获系列飞车抢夺案件时,隋永辉穿的红色上衣特别显眼,就有了“红色刑警”的美名。

  而“寻人总司令”这个称号,要从他和俞海忠的缘分开始说起。

  2011年,俞海忠在侦破一起拐卖儿童案后,在公安内网建立了启东警务协作平台,

  经常“泡”在该平台办案的隋永辉,很快成为积极分子并被推选为管理员。

  目前,该平台已经是全国最具影响力、最具正能量、规格最高的警务协作平台,其中不乏各业务警种的专家精英,覆盖全国3200多个县级公安机关,直接参与的全国各地民警已达4000余人。

  隋永辉在平台上负责组织协调全国各地的民警“打拐寻人”。

  因此,这一次,俞警官一下子就想到要找隋永辉帮忙。

  两地警力联合要找一个什么人?

  听听俞警官讲的这个真实故事

  2006年,江苏启东开电动机械店的小老板朱新,偶然看到一个流浪汉在附近的垃圾堆里翻找吃的,顿生恻隐之心。

  后来,朱新只要出去应酬,回家总会打包些食物,挂在家附近一棵树上,这名流浪汉心照不宣地去取走。

  几个月后的一天早上,朱新打开店门,发现门口干干净净,被人打扫过,连续几天,都是如此。

  谁扫的地?

  朱新偷偷留意观察,居然是那个流浪汉。

  每天一大早,流浪汉会来到朱新的店门口,悄悄把路面扫干净。

  朱新很感动,他收留了这个流浪汉。

  可能是脑部曾经受过损伤,流浪汉说不清自己是哪里人,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来。他说自己现在大概40岁。

  这一收留就长达13年,不知道流浪汉的名字,朱新一直叫他“大侠”。

  他将“大侠”看做亲人,甚至还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保管。这么多年来,“大侠”的身世一直是朱新的一个心结。

  “大侠”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流浪?

  他的家人在哪里?

  “人,我可能找到了!”

  “这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感动之余,隋永辉决定,一定要为“大侠”找到亲人。

  手头线索很少,只知道大侠可能是湖北或重庆人、年龄40岁左右,还有两张“大侠”的近照,靠仅有的这些线索,隋永辉要在全国范围的茫茫人海中寻找到相似的面孔,不啻大海捞针。

  早上8:30,隋永辉就埋头在电脑前。

  虽然有电脑帮忙,但也很不容易,人脸识别系统会跳出很多相似的面孔,如果要最后确认,还是需要人工识别。

  人面部的结构、脸上的细节、表情、年龄、五官的比例……从不同观察角度,人脸的视觉图像也相差很大,这些都需要人来研判。

  要细细看!

  几十张、几百张面孔流水般在隋永辉眼前掠过,他的眼睛开始发痛,闭眼休息了几分钟,继续工作。

  白天过去了,夜晚来临……

  最终,他锁定了一张黑白照,这是一张一代身份证照片,有点年头了。

  经过仔细对比后,隋永辉按捺不住激动,相似度很高,另外年龄籍贯和“大侠”也一致。

  从这张照片入手,通过联系当地警方核查,他确认,重庆有位熊先生,可能与“大侠”存在亲属关系。

  是的是的,我弟弟20多年前走丢了

  拿起电话前,隋永辉说,心一直在跳。

  定了定神,隋永辉拨通了熊先生的电话,字斟句酌地问对方,多年前,是否有亲人失散了?

  熊先生一听,很激动,“是的是的,我弟弟,20多年前不见了。”

  一听这话,隋永辉心里有谱了,他先用微信发了一张“大侠”的照片,熊先生回复,“好像是。”

  再发第二张过去,对方语气变得很肯定,“太像了,就是我弟弟,应该没错。”

  听到这话后,隋永辉按捺不住狂跳的心。

  他放下熊先生的电话,马上联系了俞警官,“人,我可能找到了。”

  根据隋永辉的研判结果,有关部门和组织开始DNA比对和现场认亲事宜。

  昨天,比对成功!

  熊先生确认是“大侠”的亲人,流浪20年,“大侠”终于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我们的目标,是天下无拐

  隋永辉说:“专注打拐寻人多年,经历了太多的酸甜苦辣,发现需要帮助的家庭、需要帮助的人,太多太多了。”

  去年11月5日,嘉兴女孩小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对夫妻常年在俄罗斯做生意,很少回国,但多年来,一直牵挂着22年前失散的女儿,看到鉴定结果,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是隋永辉跟进了一年多的结果。

  2015年12月,隋永辉接待了前来派出所求助的辖区居民沈女士。沈女士的养父身患癌症,在生命弥留之际,有个心愿,希望看到养女找到亲生父母。

  在养父的支持下,她来派出所登记自己的寻人请求。

  从寻亲的人中,隋永辉筛选出三对条件比较符合的老夫妇,帮助她做DNA检测比对,但比对都没有成功,目前,这个寻亲还没有结果。

  但隋永辉不愿意放弃,他已经坚持了3年多,“我会继续找下去。”

  目前,隋永辉和全国各地的民警携手,已帮助1000多个失散家庭重新团圆:“我们的目标,是天下无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