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下午5点多,滨江警方接到报警,有人情绪激动,走到江堤下面去了,长河派出所民警朱春明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

  天下着雨,朱春明把警车停在路边,抱着救生圈和救生绳一路小跑,终于找到了轻生的女子。

  女孩子20出头,也许是水寒风大雨凉,她自己回到了岸边。朱春明见女孩眼神空洞、精神恍惚、一脸落寞,“怕是还会出事”,朱春明轻声默念,把女孩接回了派出所里。

和

  和四年男友分手后想挽回,

  她订了生日蛋糕,却被无情扔掉

  回所后,朱春明询问女孩的情况,但她什么话也不肯说,只是低着头呆呆地盯着地面,偶尔冒出一句:“感情的事,你们不会懂的。”

  朱春明只得叫来派出所老娘舅帮忙劝慰,聊了半个小时,老娘舅向朱春明摊摊手:“没辙!”

  朱春明又叫来警察小姐姐,同性之间更好交流,半个小时过去了,警察小姐姐冲朱春明摇摇头:“尽力了!”

  无奈,朱春明只能亲自上阵继续开导,他把自己经历过的爱情典型案例都翻了出来,一番真情流露后,女孩终于被朱春明的诚意感动,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倒了出来。

  她叫小丽(化名),年前处了四年的男朋友和她分手了,理由简单粗暴:厌倦了她的一切。然而小丽却对前男友依依不舍,今天是前男友的生日,她特意为前男友订了一个蛋糕,不料却被前男友无情地扔了。小丽心痛不已,一度绝望想轻生,就不自觉地走到了江堤上。

   男友拒绝从派出所接回她,

  原来是被劈腿,女孩彻底死心

  故事听完了,眼前这个女孩的问题还得解决,朱春明问:“你现在怎么想的,对前男友还抱有希望吗?”小丽点点头。朱春明叹了口气:“你这样我们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离开,我给你前男友打个电话,他要是还关心你肯定会来接你走的。”小丽眼睛亮了:“我也很想知道他心里是不是还有我。”朱春明拨通了电话表明了身份:“你女朋友在我们派出所,需要你配合来一下?”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传出一阵怒吼:“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和她没关系了,不要再来找我了!”

  小丽和朱春明都愣住了,办公室顿时安静得只剩急促的电话挂断声。

  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不一会儿,小丽收到一条qq信息,用的是前男友的账号:我是某某的现女友,我们在一起已经四个月了……这时小丽才如梦初醒:“四个月前我们还没分手,原来他早就想摆脱我了!”

  扔蛋糕、挂电话、被真相,今晚三连击对小丽打击不小,不过此时此刻小丽也彻底死心了,为这样的人死不值得。

  只想在派出所呆着,

  要警察蜀黍通宵陪聊

  朱春明又安慰了会儿小丽,一看时间晚上9点多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朱春明说:“既然已经想通了,那叫你家人来接你回去吧,我晚上还要出警,不能总陪着你。”然而小丽像没听见一样,坐着一动不动。朱春明不解:“怎么了,还有啥想不开的?”小丽苦笑了一下:“我还能怎样,不过我不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总会胡思乱想,朱警官你能陪我聊聊天吗?”朱春明挠挠头:“聊一会问题不大,不过我还要出警啊。”小丽摆摆手:“没事,那我等你出警回来。”朱春明忐忑不安地说:“你准备聊到几点,要不你找家人聊聊?”小丽可怜巴巴望着朱春明:“我哪也不去,就想在派出所呆着,就想找人陪我聊天,这里有安全感。”没办法,朱春明只能收留了这个一直“缠”着他的女孩。

  夜深了,派出所依旧灯火通明,忙完几个警情的朱春明累得眼皮不住打架,小丽却精神饱满,侃侃而谈。凌晨三点多,小丽终于倾诉完了内心的苦闷:“朱警官,我姐姐来接我了,今天谢谢你。”朱春明把小丽安全交接给她姐姐那一瞬间,他才觉得可以放心了。“希望她能早日走出悲伤,找到一个爱她对她好的男友。”他心里默念着,在椅子上打起了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