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茂富(左)、王秋香(右)带着父亲遗照祭拜母亲,中为王茂富儿子王文华王茂富(左)、王秋香(右)带着父亲遗照祭拜母亲,中为王茂富儿子王文华
兄妹团聚后的全家福兄妹团聚后的全家福
王百川当年寄回家的信王百川当年寄回家的信
王百川一直带在身边的王茂富一岁时的照片王百川一直带在身边的王茂富一岁时的照片

  “老爷子的心愿终于完成了。”王文华连发三条朋友圈,感慨道,父亲王茂富终于和爷爷王百川“重逢”了,而这“重逢”相隔了70余年。

  2月22日晚6时57分,74岁的王茂富在萧山国际机场接到了来自台湾的“亲妹妹”王秋香,从王秋香手上捧过盖着红布的父亲的骨灰坛。“妹妹,谢谢你,我爸爸终于回家了。”此前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王茂富,略微颤抖地说着,“爸爸,我们回家了”。

  王茂富大约一周岁的时候,身为军人的父亲就从杭州去了台湾。70余年来,他一直在寻找父亲,如今,父亲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2月23日上午,王茂富一家人和妹妹王秋香,一起将父亲的骨灰送上山,就葬在家乡灵桥镇王家宕村的公墓里,在入土的那一刻,一家人70多年来的心愿都了却了。

  王秋香眼里爸爸是个慈祥有内涵的人

  王秋香13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王百川,她还清楚地记得见面时的场景。“他坐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问我‘你喜欢我吗’,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很温暖但又很无力。”王秋香回忆,当时百川爸爸已经68岁,看着眼前这个和蔼的大人,虽然陌生,但她没有害怕,她当时回答的是“可以呀”,然后点了点头。后来,她才知道,王百川是来领养她的。

  “我的原生家庭有6个兄弟姐妹,生活环境并不好,当我亲生爸爸问我愿不愿意过继给百川爸爸的时候,我说‘好啊,可以啊’。”王秋香说,百川爸爸和她的亲姑爹是贵州老乡,百川爸爸在台湾没有家庭,亲姑爹就促成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说是‘假日父女’,平常我都住在原生家庭里,只有周末放假了会去看望爸爸。”她说,百川爸爸是个慈祥和蔼的老人家,每次她骑自行车回原生家庭的时候,王百川都会在门口凝望很久。王秋香每次骑一阵就会停下来,在王百川看不到她的地方,偷偷往回看,每次都能看到一个孤单的身影,一直站在原地。

  因为原生家庭人口多,王秋香从来没有感受过什么是孤独。直到有一次,因为王百川生病住院,嘱托她在家里住几天,帮忙看家,当她一个人在房子里时,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和孤单。“爸爸在家的时候,我们天南海北什么都会聊,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爸爸一个人在家的孤独。”她说,在百川爸爸这里,她是唯一的孩子,爸爸把所有的关注和爱都给了她,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父爱。

  他们会一起去菜市场,一起下厨。吃饭的时候,王百川喜欢喝点小酒,然后会说起大陆的事情,也会提起亲人,但讲得不多。“现在我终于明白,他心里很痛,也不愿意多说。”王秋香说,她还记得百川爸爸写信的场景,边写边停,写完后拿起一张照片给她看,对她说,“这是哥哥王茂富”,然后在信件的署名后面盖上章。

  “他是很有内涵的一个人,他教我写毛笔字,还教了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要我勇敢、坚强、独立,不占别人便宜。”王秋香说,后来自己才深刻体会到,这也是百川爸爸的品质写照。“他对我的人格教育很健全,我是他在台湾唯一的孩子。”她说,这对她后来的人生路影响很大。 

  临终嘱托:请茂富哥哥体谅他抛弃妻儿的无奈

  王秋香与王百川相处了8年。因为身体抱病,王百川在1981年离开了人世。“爸爸生病后,我一个人没法照顾,就和他一起搬到了我的原生家庭。”王秋香说,最后一次住院回到家里之后,百川爸爸把他珍藏的照片交到她手上。“他跟我说,如果哥哥来寻人,让我跟哥哥说,请他原谅爸爸,体谅他当时抛弃妻儿的无奈。”她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百川爸爸心里最惦念的还是海峡对岸的妻儿。

  拿到照片的王秋香,心里有些慌乱,找到大陆的妻儿是王百川的遗愿,她一定要帮爸爸完成,一定要帮爸爸找到回家的路。可是,她手上的线索只有一张黑白照片,这张照片上是王茂富不满一周岁的样子,在照片的背后写着王茂富的名字。此时,王秋香的心里满满全是懊悔和自责。“平常在跟我聊天的时候,爸爸是说起过一些细节的,如果当时我用心听,也许就能找到联系茂富哥哥的线索了。”

  直到1993年,王秋香收到了一封大陆来信,寄件人自称是王茂富。“信件中讲述了爸爸离开大陆和寄件人寻找爸爸下落的过程,我当时激动又害怕,害怕会找错人。”带着疑虑,她回了一封信。此后,又从大陆寄来第二、第三封信,因为第三封信上的地址有误,延误了收信时间,也让王秋香对王茂富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当她第三次回信时,要求对方寄一张照片来,但一直没有再收到来信。

  从那以后,王秋香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王茂富的信息。去年,在整理书柜时,来自大陆的三封信恰巧掉了出来,她又仔细翻看了信件,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翻拍的信件,而这信件正是百川爸爸寄到大陆去的信。那一刻,王百川写信的场景清晰地出现在王秋香的脑海中,没错,从照片上还能看到署名后面的专属于王百川的印章。“当时我怎么没看到这张照片?这个茂富哥哥难道是真的?”王秋香陷入深深的自责,感觉自己犯了大错,她随即按照信件寄来的地址,往大陆寄了挂号信,遗憾的是,挂号信又退了回来,原因是地址不明确。

  王秋香不死心,她开始上网寻求帮助。她搜索到了《今日头条》的《两岸寻亲》栏目,把自己的诉求发到这个平台上。“平台的周小姐第二天就跟我联系了,我们把寻亲的内容进行了核实确认,后来就在平台上发布了。”王秋香说,让她没想到的是,寻人成功的消息很快传来。“我收到了当初寄到大陆的第一封信的照片和茂富哥哥本人的照片,后来通过视频,我和茂富哥哥第一次见上面。”这次通话,两人在电话两端都泣不成声。

  王茂富从记事起就一心要找回父亲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有个军人父亲。”王茂富说,父亲是贵州黄平人,抗战时期随部队在富阳落脚,后来就娶了母亲吕氏为妻。1946年,王茂富在灵桥镇王家宕村出生,王家宕是王茂富外婆家。“我父亲的工作流动性比较大,我外婆只有母亲一个女儿,当时说好,如果父亲要去外地,母亲要留在王家宕。”他说,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回到王家宕,后来父亲随军去台湾,也因为当时的承诺,没有把母亲带上。

  王茂富从小就听母亲和村里的老人们说起自己的父亲。“老人们都说我父亲为人很好,对老百姓也很好。”听到这些,王茂富打心底为有这样一个父亲自豪,虽然没有见过父亲,但他却感受到了父亲留下来的精神。王百川离开家的时候,王茂富才满一周岁,父母亲也只做了三四年的夫妻,听母亲说,他们夫妻之间关系非常好。村里的老人们还常常描述这样一幕:王百川要离家的那天,跑进王家宕的家里,抱起一岁多的王茂富,不停流眼泪,然后把孩子放下,跑出家门,不一会儿又跑进家门,重复之前的动作……在王茂富听来,这像极了电影里的桥段,但也让他确信父亲对他的爱是深刻的。

  “我从记事开始就想要寻找在台湾的父亲,但当时没有条件,也无从下手。”王茂富说,1978年他第一次收到父亲的信件,是从香港寄过来的。他拿出这封已经有些破损的信件,展示给记者看,把上面的一字一句念了一遍。王茂富念得非常流畅,因为这封信他已经看过几百上千遍。“我手上没有父亲的照片,直到这次父亲的骨灰回归,看到骨灰坛上的照片,我才知道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他说,1978年的来信是这些年来他想念父亲唯一的寄托。

  收到信件后,王茂富找到父亲的心情更加迫切了,他马上按照寄件地址写了回信,连续写了三封信,却都没有回应。一直到了1993年,他托在台湾工作的邻居帮忙寻找父亲,邻居帮忙问来了联系地址。按照地址,王茂富第一次把信寄到台湾,这就是王秋香所说的收到的第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件。“后来,我收到回信,知道父亲已经过世了,也第一次知道父亲在台湾还有个养女。”他说,在通了三次信后,因为地址变更等原因,他们又再次失去了联系。

  为了寻找父亲,王茂富曾多次前往父亲在贵州的老家,和贵州的亲戚们建立起联系。“有许多信息都是贵州那边提供给我的。”王茂富说,得知父亲去世了,他的心愿就变成了把父亲的骨灰带回家,让父亲魂归故里。每年遇上冬至、清明这样的传统节日,农村里都会祭祖,王茂富总不忘呼唤父亲:“爸,你回来吧。” 

  如今,王茂富终于可以常常去看望父亲了。“我们也想过,把父亲葬在贵州还是富阳,想想还是放在富阳合适,我能更方便地去祭拜,以后我不在了,我的儿子孙子也会一直记着他。”他说,入葬的当天,他和儿子王文华、妹妹王秋香,带着父亲的照片,一起去祭拜了母亲。“母亲是在2013年去世的,虽然没有等到父亲回来,不过我们一家人总算是团圆了。”

  “能完成毕生心愿,要感谢政府感谢妹妹”

  从见到父亲王百川的骨灰坛那一刻起,王茂富整个人都很紧张。“我爸爸心脏不太好,我一直在叫他放松放松。”王文华说,“前两天在饭桌上,他跟姑姑聊起爷爷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哭出来了,我才放心。”

  王文华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晚上,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给他发了信息,问《今日头条》要寻找的王茂富是不是他父亲。“我一看,是秋香姑姑来寻亲了,激动地不知道怎么跟爸爸说。”他说,当时爸爸已经入睡了,他还是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我跟他说,你先放轻松,台湾姑姑登新闻来找我们了。”已经睡下的王茂富一下子坐了起来,马上到客厅,拍了照片,准备和王秋香视频见面。

  当王秋香与王茂富、王文华坐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愧疚,因为当时自己的质疑,让这场团聚迟到了20多年。“我一定要确认是真的茂富哥哥,不然我不能冒险把爸爸的骨灰送出去。”她拉住侄儿的手,说:“姑姑对不起你们,我错过了大陆的母亲,还好没有错过哥哥。”“姑姑,我们都很感谢你,你不要自责,我们都理解。”王文华不停地安慰姑姑。

  王秋香这次到大陆,拒绝了亲人的陪伴,她找了台湾当地一个做导游的朋友作陪。“我很自责,到了这边,哥哥一家都对我很好,把我当自家人,这让我更自责了。”王秋香这几天,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能够完成毕生心愿,要感谢政府,要感谢妹妹。”王茂富说,现在政策好,生活条件好,才能有机会找到父亲。而对妹妹,他心里也是深深地感谢,“父亲一生没有我过得好,我现在儿孙满堂,他却孑然一身,幸好有妹妹陪着爸爸走完了最后的路,我很感谢她”。王茂富说,全家人的台湾通行证都办好了,从内心来讲,他很想去了解父亲在台湾的生活。

  (照片由王茂富家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