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式熊高式熊

  1月25日,一条消息打破了孤山的清静——那位学富五车的大篆刻家、书法家、百年西泠印社的见证人,98岁的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兰亭奖”终身成就获得者高式熊先生在上海去世,安祥地离开了西泠印社这个大家庭。

  “幽默开朗的高老,我们爱您!”这是西泠印社全体社员的深情表达。

  高式熊,1921年生,浙江鄞县人,中国著名篆刻家。中国书协会员、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上海市书协顾问、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民建书画院院长、棠柏印社社长。

  高式熊的父亲高振霄乃晚清翰林太史、新中国上海市第一批文史研究馆馆员,也是著名书法家、金石篆刻家。高式熊幼承家学,书法得到父亲亲授,20岁时获海上名家赵叔孺、王福庵指导,擅篆刻、书法及印学鉴定,书法出规入矩,端雅大方;后又喜摹印作,对历代印谱、印人流派极有研究。其书法楷、行、篆、隶兼擅,清逸洒脱,尤以小篆最为精妙,与篆刻并称双美。他还著有《西泠印社同人印传》《高式熊印稿》等专著,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发表。15岁开始玩篆刻、27岁参加西泠印社的高式熊,成为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名誉副社长。

高式熊作品高式熊作品

  艺术是高式熊一生不懈的追求。“当你真正进入古典,你就是在创造了。”他以赵叔孺、王福庵的书法篆刻艺术精神为底子,为我所用地汲取古人的书法篆刻营养,恭正虔敬地一笔一划、一刀一刻,以“无我”的姿态到达“有我”的境界。圈内具法眼者,是能一下子认出有着高老先生气息的书法篆刻作品来的。

  这就是说,赵叔孺、王福庵的作品不属于高式熊,丁敬身、吴让之的作品也不是高式熊的替身,高式熊就是高式熊,高式熊的“熊样”没有另一个书法篆刻家的作品能够替代,而是贴上了他的个人风格标记。在工稳妍秀又质朴一路的书法篆刻作品领域,高式熊的作品难能可贵地保留了他个性化、真性情的成份。

  在艺术界,高老结交的书画篆刻界名流不计其数,与鲁庵印泥创始人张鲁庵先生交谊尤其深厚。张鲁庵先生于上世纪50年代把大量珍贵手拓名家印谱及印章捐赠给西泠印社,是海上著名收藏家。自1942年起,两位大家花费20余年时间一起研究出了50个制作印泥的配方,其中49号配方最受欢迎。由于用料讲究、制作手法独特,当时的鲁庵印泥比西泠印泥、潜泉印泥更为出名,贺天健、王福庵、吴湖帆等书画名家都使用此印泥。1962年,张鲁庵临终前将“鲁庵印泥49号秘方”托付给高式熊,叮嘱其务必将鲁庵印泥的制作工艺传承下去,并将此秘方捐献给国家。高式熊不负重托,将篆刻家最重要、最喜欢的手工印泥——鲁庵印泥艺技又传承给他的一位女弟子,告诫她要用工匠精神把中国特有的制作书画篆刻印泥的手工技术发扬光大。

高式熊篆书作品高式熊篆书作品

  中国艺术倾情“人书俱老”——高式熊以一种淡泊人生的超然心境去创作书法篆刻作品,自然而然透露出超越技巧的安适感,从而回归天籁无尘的书法篆刻的文字世界。一书一世界,一印一菩提,不与人争高下,也不自我折腾,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风烟俱净,时雨圣化。

  去年,本端记者曾去上海采访高式熊。他的寓所就在上海静安寺附近,小小里外间不过50平方米,画案竟是不足三尺见方。然而,创作中的他,耳不聋眼不花手不颤,尺余榜书信手拈来,竟然还能书写蝇头小楷;机敏畅达、谈笑风生,诸子百家脱口道来。谈及篆刻泰斗陈巨来气功趣事,笑得人前仰后合。他不仅是书坛巨擘,还是摄影发烧友,把佳能5D2玩得烂熟,竟然还用吉他弹奏国乐《春江花月夜》。

  人们都说,高老家生前,天天门庭若市、高朋满座,原因就在于高老艺术高迈、艺德高尚——若高山流水,人竞仰之。

  社员陈墨写诗哀悼:“浓云化羽遮天色,賸墨遗朱绚社坛。南极山头扶杖去,西泠石上泣魂还。”

  社员柳晓康在朋友圏发了一枚印章:2017年1月12日高式熊先生录制《一日一印》春节特别节目,书画频道用镜头完整的为先生记录下一枚印章的全部创作过程!发与大家分享,以此缅怀我们仙逝的高老。

  社员蔡树农写诗悼念:

  人谓毕加索,

  我真高式熊。

  香烟常吐纳,

  摄影可雍容。

  黄浦雕虫静,

  西泠品茗浓。

  龟年逢九九,

  拜拜见天蓬。

  他说,高老虚岁99,生前嗜烟茶玩摄影制印泥爱舞蹈,喜乐平易,相貌有似毕加索。

  惊悉高老仙逝,西泠印社副社长韩天衡回忆道,他从第一次向高老请教印艺,算来也已56年。

  “高老奖掖后辈,30年前出版的《高式熊印谱》令我作序。高老奖掖后辈,至今我都引为幸事。

  高老仙逝,哀伤里有殊荣:玉皇要用玺,召您去天堂,您在人间创造了九十七岁还游刃恢恢的古今未有的奇迹。如今宝刀在握,当去天堂再创奇跡。”

  “幽默开朗的高老,我们永远怀念您!”这也是所有书法爱好者的深情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