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两会火热进行时。在代表委员们讨论的过程中,老旧小区的管理的改造提升一直是一个热点。

  老城区如何焕发新活力?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下城区多位人大代表提出的议案都聚焦了这一话题,让我们来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设施更新:

  消除小区电表箱安全隐患

  “消除老旧小区楼道电表箱安全隐患”,是下城区人大代表、长庆街道党工委书记应彩虹提出的议案。

  “下城区是杭州核心城区,老旧住宅区很多,许多设施老化造成的安全隐患,应当及早排查。”应彩虹告诉记者,“我们统计过,2017年长庆街道一共发出过20多起火灾警报,其中绝大多数是楼道电表箱冒烟、烧断,而这类险情又绝大部分发生在夏天。”

  应彩虹说,根据维修公司的情况反馈分析,楼道电表箱频繁发生事故,一方面是由于电线老化未能及时更换,另一方面也和居民的生活水平提高有关系。

  “老底子大家用电都比较节约,现在生活水平上去了,用电量也大了,夏天气温高,又是用电高峰期,才会有那么多火灾警报。”她说。

长庆街道地处杭州市中心,中国丝绸城是这里的地标建筑。长庆街道地处杭州市中心,中国丝绸城是这里的地标建筑。

  2018年,长庆街道对辖区304幢老旧住宅共计817个单元进行了全面排查,效果显著:全年火灾报警数下降了60%。

  议案中,应彩虹提出,应当加大对老旧小区楼道电表箱安全隐患排查的投入,建立日常巡查制度,把隐患消弭于无形。

  “我的议案也是来自于日常工作。”说起提这样一个议案的初衷,应彩虹说,“都说老城区保留着一座城市的记忆,我们要做的,更多可能是不大拆大建的情况下,通过一个又一个‘小手术’,改进硬件设施和生活配套,让居民生活越来越安全、越来越美好。”

  养老保障:

  尝试建立老年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居民老龄化是绝大多数老旧小区面临的现状,“家家有老人”在旧城区并不罕见,有不少议案就关注了养老的话题。

  杭州东恒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建荣提出的议案中,包含了一个大家平日里不太常见的新名词:老年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和全国相比,杭州的老龄化相对更加严重,绝大部分城市家庭都是独生子女。下城这样的老城区,老龄化形势尤其严峻。” 赵建荣告诉记者,“怎样照顾因年老、疾病或伤残导致丧失日常生活能力的老人,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杭州市2017年的数据显示,全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167.18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2.16%;其中半失能老人6.42万人(半失能老人是指进食、翻身、大小便、穿衣及洗漱、自我移动等基本生活自理能力部分丧失,需要别人照护),占全市老年人口的3.84%;全失能老人2.9万人,占全市老年人口的1.73%。 

失能老人的长期护理已成为养老服务中的重要内容 图源视觉中国失能老人的长期护理已成为养老服务中的重要内容 图源视觉中国

  所谓长期护理保险,就是指对失能老年人提供提供护理费用或护理服务的保险。

  赵建荣在议案中分析了日本的老年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在日本,这是一种强制性的社会保险制度,由市町村地方政府作为运营主体,中央政府及各都道府县作为协作方,承保对象根据老年人的年龄来划分。

  被保险人在接受长期护理服务时只缴纳护理总费用的10%,剩下的费用由被保险人所缴保费和政府公费(在政府负担中,中央政府、都道府县和市町村的负担比例是2∶1∶1)各占50%进行负担。

  被保险人必须先进行资格申请,而后经市町村审核、且由相关专业人员依照一定标准对其所需护理服务进行七个等级划分,等级不同意味着其服务费用与服务内容也有所差异。

  此外,护理、医疗体系化。在都道府县的支持下,市町村作为责任主体指导护理机构与社区医疗机构共同合作,提供居家护理与医疗一体化的服务。

  “2016年7月,我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以后,全国15个试点城市着手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工作,不过目前体系还不成熟,存在立法缺失、缺乏统一的护理等级评估标准、医疗护理服务不契合、护理预防意识不足等问题。” 赵建荣说,“我建议,参考发达国家及我国试点城市先进经验,建立有杭州特色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制度优化:

  “四平台”为基层解决实际困难

  下城区人大代表、王马社区党委书记俞红的议案,和基层治理的架构有关。

  “我们目前的基层治理主要通过‘四平台’——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四个功能性工作平台的建设来推进,我的议案就是从‘四平台’着手,希望能解决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

  俞红认为,相关部门支撑力不强是目前“四平台”建设中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

  俞红给记者举了几个例子:大树绿化修枝、违规装修房屋监察、油烟扰民、物业监管等问题,在老社区再常见不过。但对于社区街道来说,这些都是属于“看得见,管不着”的,没有直接进行执法处理的权力,只能求助相关的职能部门。

  但是事件流转到相关职能部门后,处理事件速度普遍较慢,许多都是需要再通过电话沟通才上门处理,这就有违当初通过“四平台”建设推进便民高效、执行有力的基层治理体系的初衷。 

  俞红在议案中提出了解决方案:建立各职能部门四平台绩效考核机制,对于各职能部门一年的“四平台”事件处理情况,由社区收集民意来进行打分,并纳入年终考核。事情做得好不好,老百姓来评,这样可以切实让各部门承担起应尽的职责,为基层解决实际困难。

  “另外,信息收录的功能也可以精简。”俞红告诉记者,目前社区各条线都有很多的平台录入,以综治线为例,就有“四平台”系统和平安建设信息系统两个互不想通的综合性系统,但两个系统的录入信息基本相同,这就导致了社区工作人员的重复录入。

  俞红告诉记者:“杭州正在建设‘城市大脑’,我希望这些系统也能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的方式进行优化,让社区也可以‘最多输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