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杭州萧山警方根据杭州市公安局统一部署,在全区开展“雷霆6号”集中统一行动。当天晚上,萧山城厢派出所民警在一住宅房内抓获一名吸毒女子阿琴(萧山人,47岁,化名)。

  眼眶凹陷,目光呆滞,老气横秋,坐在审讯室内的阿琴,看起来有60多岁。

“我身上都是病,日子不多了……”阿琴抹着眼泪开始诉说她的故事。“我身上都是病,日子不多了……”阿琴抹着眼泪开始诉说她的故事。

  1]温室里长大的女孩有了美满的婚姻,因为无法怀孕开始沾染上毒品

  阿琴是土生土长的萧山人,出生后,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即便后来有了弟弟妹妹,她还是最得宠的,要什么有什么。

  就这样,阿琴在温室里慢慢长大。

  1997年,20出头的她遇到了爱情,男朋友张力(化名)是江西人,比她大7岁。

  因为阿琴不想去外地,所以张力为了她来到了萧山。父母也给他们安置了婚房,两人开始了甜蜜的二人世界。

  为了有更好的生活,他们在杭州开了一家店。张力很疼老婆,更多的时间让她待在家里,自己则起早贪黑地忙碌。

  说到张力,阿琴原本黯淡的眼睛,突然有了光亮,“他对我真的很好,特窝心!”

  结婚一年后,张力的父母就囔囔着要抱孙子。但阿琴的肚子一直都没反应,她到处求医,还是一无所获。

  阿琴整日郁郁寡欢,提不起精神。她的小姐妹就叫她出来玩,还拉她一起吸一种白色的粉末。阿琴就这样加入了他们的毒趴。

  第一次吸食了海洛因后,“这感觉很美妙,像手中拿着钻石一样,而且会让我忘掉所有的烦恼!”阿琴抬起头说道。

  2]戒毒复吸周而复始,原本温馨的家庭破碎了

  很快,张力发现了妻子吸毒,他很生气,但还是努力帮助她戒毒。

  限制她外出,控制她消费,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阿琴早已陷入毒品的泥潭中,一发不可收拾。

  2001年,阿琴因吸毒被抓,并被强制戒毒,张力觉得这是个机会,可以让妻子离开这个恶魔。半年后,张力去戒毒所接阿琴,两人说好,重新开始!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个月后,阿琴又因吸毒被送进了戒毒所。

  张力懵了,也绝望了。

  2003年,他带着离婚协议书去看望阿琴,“我也不小了,想要个孩子了!”

  张力第一次在阿琴面前留下了眼泪。

  最终,阿琴签了字。

  回想起那一刻,阿琴声泪俱下,“我不想离婚,我舍不得他,但我配不上他……”

  3]离婚后继续吸毒成瘾,母亲最怕晚上有人上门来催债

  离婚后,阿琴一直都是单身,虽然也结交过男朋友,但始终没有再婚。

  她又开始了每天和小姐妹混在一起,还认识了冰毒,这个需要用“冰壶”来吸食的玩意。

  每次吸完后,她都很兴奋,可以一个星期不睡觉,就这样,她吸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在外面欠了近百万的债。

  “那段日子,我妈最怕晚上有人来敲门讨债。”阿琴双手捂住了脸。

  之后,阿琴又进了戒毒所,而年迈的父母和弟妹则努力地帮她还债,他们都希望她出来后,可以重新做人。

  “我弟弟和妹妹都很出息,但他们从来不嫌弃我。是我给他们丢脸了。”阿琴自言自语道。

  所有人都以为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了,但阿琴却越走越远。为了还债,家里已没有了积蓄,生活也变得清贫了。

  4]身患重病开始以贩养吸,最后的念头就是干干净净陪父母过几天好日子

  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阿琴身边的这群“好姐妹”。她们还是经常叫阿琴聚会,阿琴也从不拒绝。小姐妹都知道她没钱,偶尔也会给她点冰吸,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最终,2017年,她开始贩卖冰毒。最终,2017年,她开始贩卖冰毒。

  因为贩毒,这一次,阿琴走进了监狱,更可悲的是,她被查出患有肝硬化、卵巢癌等重病。

  阿琴进行了手术,医生切除了两颗20公分的肌瘤,医生说,这么大的肌瘤估计10多年前就埋下了祸根。

  说到自己的病,阿琴面无表情,她说,“这两颗瘤大概就是我吸进肚子里的毒瘤,报应吧。”

  2018年10月,阿琴因病情恶化被保外就医。 也许是疼痛,也许是绝望,也许是心魔作祟,阿琴还是断不了这个念头。

  2019年1月17日晚,她再次因吸食冰毒被查获。

  “我的日子不多了,想干干净净地陪父母过上几天好日子。”这是阿琴现在最后的念头。

  阿琴的故事,让民警们也唏嘘不已,“我们希望所有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心里对毒品很是好奇的人,都能看看这个身边真实的例子,千万千万不要沾染毒品,不要把自己美好的生活毁于那当初的第一口吸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