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仍然淅沥不停,空旷的大厅里哀乐绕梁。今天(1月11日)的早晨,数千警民从六点多就纷纷向诸暨殡仪馆汇聚,他们来送詹文锴最后一程。

  对所有人来说,年仅35岁的诸暨刑警詹文锴的离去都太过突然。

  仿佛昨天他还在办公室拉着新民警谈天说地,又泡茶又切水果,让人嘀咕“热情得一点都不像个领导,倒像是搞传销拉人头的”;

  仿佛昨天他还出现在审讯现场,又冲上阵主侦案件、主审嫌疑人,一点不像个连续发高烧、刚刚挂完盐水的病人;

  仿佛昨天他还在重案中队的微信群里说,“好久没吃肉了,真想尝尝我妈妈做的饭菜啊!等我好了一定什么鸡鸭鱼肉虾蟹鳖通通端上来……”

  都是仿佛。

  这位年轻帅气特别暖又特别能干的民警,罹患白血病,在1月7日凌晨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这几天来,詹文锴的故事刷屏,无数人为他心碎。

  今天,让我们一起,送詹文锴最后一程。

  今天的追悼会现场,詹文锴的同事们含泪给人们别上黑纱,送上白菊,一一提醒大家将手机静音。大厅内,一列列长队静静地形成。

  抬头是詹文锴的笑容,在照片上;低头是在花丛中睡着了的他。

  “徒手摘星,爱而不得。世人万千,再难遇你!文锴兄弟,最后一程,送你到这里,走好!”他的战友含泪这么说。

  “到现在都很难接受,那么阳光,那么正能量的一个人,就这么去了。”他的同学这么说。

  “在我们村,哪怕没见过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他是村里的骄傲啊。”60岁的詹阿姨这么说。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

  时间指向8点30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警察喊起口令,警官们整队,向詹文锴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