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崛起的城东新城,为江干引来人气和产业的集聚正在崛起的城东新城,为江干引来人气和产业的集聚

  两年前,无论你路过杭州秋石高架,还是行进在艮山东路上,定能看到一个个隐藏在高楼大厦间的城市乡村,或许破旧的环境让你印象深刻;两年后,伴随着一个个城市新空间的拓展,钱塘江畔这片腾空待建的土地,将陆续拔地而起一个个城市符号,漫步其间,城市新中心的豪迈之感油然而生。

  时钟拨转到2017年3月10日,伴随着五堡城中村丈量的启动,宣告江干全面打响钱江新城扩容区、笕桥机场周边区块、运河沿线及周边区块“三大战役”。

  两年来,杭州市江干区共征收11246个住户、622家企业和9家市场,拆除面积570.676平方米,创造出签约、腾空、拆房“三同步”的征收新模式,“腾空早于签约”成为江干城中村改造的独特风景。

  如今,以钱江新城核心区、江河汇项目及钱江新城二期为主的12.7平方公里沿江区域“整装待发”,全新的城市规划里,有安置房,有公建配套,有企业总部,有城市公园……一个宜居宜业宜游的城市新中心将揭开美丽面纱。

  “江干速度”背后的奥秘

未来的钱江新城二期,将是世界级企业总部的集聚地未来的钱江新城二期,将是世界级企业总部的集聚地

  4天完成笕桥区块1166住户100%签约,用时9天实现新时代装饰材料市场的清退关停,7个月收官“六社联动”区块4290户居民……到底是什么力量,促使江干创造城中村征收的新速度?

  从启动城中村征收之初,江干便确立“三个绝不”的态度:绝不让走后门、有关系的人得到好处;绝不让假离婚、假结婚得到好处;绝不让抵制征收、企图做钉子户的人得到好处。

  “在征收前,所有工作人员都接受相关培训,吃透征收政策,学深征收精神,确保‘一把尺子量到底’。”50岁的诸葛小平,曾是六堡动迁一大组的副组长,他说,除了规定本身之外,还要耐心解释政策制定的来龙去脉,让老百姓确信,政策是为了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是单独针对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

  如此严格的“规则”也同样适用于被征收的党员干部,党员干部带头签约、带头腾空、带头拆房,做出榜样而没有任何多于老百姓的额外实惠。

  与刚性的“三个绝不”相对应的,是柔性的“四个为先”,即发展前景先知道、安置住房地址先选好、10%集体用地先留好、征收政策先知道。“让老百姓不用担心无房可住,对自己享受到的权益了然于胸,切切实实感受到城中村改造带来的好处。”江干区城改办相关负责人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以来,面对专业市场征收的历史难题,江干总结新时代装饰材料市场的征收经验,专门出台《江干区城中村改造市场处置指导意见》,创造性提出“经营户清退先行、征收评估同步、关停后征收补偿”的专业市场征收新模式,顺利实现了安琪儿市场、浙江汽配城等专业市场的签约关停,累计清退经营户和摊位5000余个、建筑面积27.35万平方米。

2018年,江干完成9家专业市场的征收2018年,江干完成9家专业市场的征收

  速度背后,更显温度。江干二十余家区级部门联合公益组织成立了城中村改造“爱心帮帮团”,将义务搬家、免费拍合家福等20项志愿服务制作成“菜单”,由工作人员在走访时分发给每家每户,百姓只需勾选自己需要的项目,就会有志愿者上门服务;不能让一个“被征迁户”没房住,是征迁指挥部下给每位党员干部的“死命令”,“租房经纪人”更是每位征收干部必备的基础技能;在征收指挥部现场,江干设立便民大厅、政策咨询室、矛盾调解室、信访接待室,打消群众顾虑、化解群众矛盾。

  此外,在回迁安置及临时过渡过程中,江干还充分考虑独居空巢老人群体,为大家装上了智能探测系统报警平台。

  在创造“江干速度”的背后,还离不开8个指挥部和130多位下派干部的城中村铁军队伍,他们下沉基层、深入群众、战在一线,积极为百姓谋福祉。

  有五堡社区党委书记杨云龙,从启动五堡征收开始,每天睡觉不超过5小时,最忙的时候一天接了300多个电话;有“不服老”的来老虎,在笕桥街道三大区块征收中,他不顾发烧哑嗓带头上门,常常加班加点到深夜;有“退休不褪色”的老人高尔法,在六堡征收的关键时刻,他主动加入到志愿者团队,保持每天上门服务十户百姓的记录。

  让老百姓更有获得感

百姓在选房编号墙上,高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百姓在选房编号墙上,高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城中村改造,拆除的是脏乱差,构建的是安居梦想和生活希望。改善居住条件、改善生活环境,是城中村群众最强烈的愿望、最迫切的需求。民之所望便是江干的施政所向。

  作为杭州主城区城中村改造的主阵地,从2017年开始,江干将安置房相关项目全部纳入模拟审批范围,以往,这些安置房项目的常规审批需要9~12个月时间,现在通过“模拟审批”,从立项到开工建设只需6个月,大大缩短了审批时间。

  安置房必须在半年内开工——江干这份沉甸甸的承诺,意味着当地百姓在外漂泊的日子缩短了,对生活的期待提升了,美好的未来近在眼前。“‘模拟审批’的核心就是提前介入,在土地主体确定,但尚未获得农转用正式批复的情况下实施方案模拟审查。”江干区行政服务中心副主任崔晨星介绍。

  为了从源头上把握住安置房的质量,在项目招标初期,江干就拉高门槛,比如对品牌房地产公司的代建经验、注册资金等方面进行考量。

  “设计和施工除了符合国家省市的技术标准外,还要结合江干区的实际,满足层高、户型等十二项要求,标准非常严格,比如,住宅朝向以南北朝向为主,主朝向不设置东西向住宅,出入口设计应做到人车分流等。”江干区城改办相关负责人说。

  为此,江干拟出台《关于进一步提升江干区拆迁安置房建设品质的指导意见》和《推进拆迁安置房小区规范管理的若干意见》,明确按照同地段中档(含)以上商品住宅建设要求,全面提升江干城中村安置房的性能和品质。

每个城中村征收前,江干做了大量的宣传准备每个城中村征收前,江干做了大量的宣传准备

  除了安置房外,江干还坚持把城中村改造作为一揽子解决民生问题的主要抓手,优先保障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配套到位,高度重视新开发区域的教育、卫生、文化、社区公建和配套设施建设。

  比如,在教育文体方面,贝赛思国际学校正式招生,预计在2019至2022年陆续投入使用,满额状态下能实现40770人在校就读;交通路网方面,江干两年共实施144条道路建设,重点协调兴建路西延、同协路南延,凤起东路-杭海路以及红普路跨余杭段工程,尤其是艮山快速路、沪杭高速抬升、同协路、临丁路提升改造工程,加快谋划九源路东延、凯旋路南延等区域重点断头路的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延续城市文脉,留住百姓的城市乡愁,江干牢固树立“征迁不征古迹、拆迁不拆文化”的理念,以钱塘江文化为统领,在城中村改造规划布局和产业打造上,积极探索融入本土文化的有效路径,不断提升城市文化内涵。

  比如,彭埠区块排查大王庙碑、渡口路路牌等15处历史构筑物,对七堡百货商店、沪杭公路检查站等3处建筑实行就地保留;在最早开发建设的城东新城区域,异地新建或原地修建彭埠老街、笕桥老街、元宝塘公园,再现老江干的市井生活。

  规划先行

  指引高质量发展

夜幕降临前,流光溢彩的钱江新城夜幕降临前,流光溢彩的钱江新城

  在刚刚闭幕的江干区委十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上,江干宣布要“精耕多个区块开发”,包括钱江新城二期、艮北新城、夏衍影视文化特色街区、笕桥历史文化街区等。而在此之前,面对这些重点区域的城中村改造,江干坚持规划先行,推行“一区一规划”,做好增量空间利用谋划、存量空间有机更新、公共服务设施优化完善、产业空间转型提升四篇文章。

  作为主城区仅剩的沿江未开发地块,钱江新城二期的区位意义不言而喻,为了将这里打造成世界名城建设的“典范之作”,从2017年起,江干启动了“六社联动”整体征收,共涉及彭埠街道五堡、六堡、七堡、红五月四个社区和九堡街道牛田、蚕桑两个社区的近万家经营户及1万多个户籍人口。

  当彭埠人知道这片区域要拆的时候,就已经遥想过未来的样子:总占地面积约5.8平方公里的钱江新城二期,要建一座“隐形城市”,横贯于此的杭州地铁9号线御道站、五堡站、六堡站、七堡站,在地下连接,40万平方米范围的地下空间全部被打通,购物、娱乐等都不用出地面。

  每每行车至火车东站,不知你是否被周围密布的写字楼震撼到?这片由德胜路、艮山路、石桥路和沪杭高速围合而成的城东新城,曾几何时,却藏匿着五福、皋塘、范家等诸多的城中村,使其与钱江新城始终无法真正融合。

  如今,伴随这片区域城中村的整治,城东新城的交通和商务门户作用不断被强化。

  在城东新城的轴线上,打造高品质社区、十字天幕街区、高铁站区和运河湾区等四大功能区。其中,东轴线上布局“一街一中心”,今后从火车东站东广场路过,两侧都是特色商铺,远期谋划成为进口商品展销中心和特色街区。而火车东站的另一面,就是运河湾区,未来这里将设置游船码头,是商业、居住和旅游的好去处。

  说起运河边闸弄口新村北面的老区,很多人的印象是基础设施落后,老小区里没有停车场,连消防车也开不进来。同时,这片区块还成了运河沿线游步道最后一公里的“拦路虎”。

  从去年4月开始,江干成立5个工作职能组、3个动迁大组,经过近3个月的“攻坚克难”,运河游步道最后一公里被全面打通,今后可以沿着运河游步道从拱宸桥一路走到三堡船闸。

  未来五年,这片区块还将优化道路,改善公共停车难的问题,同时拟建幼儿园、小学等教育配套设施,以及绿化、休闲文化生活配套设施,这座“城东桥头堡”迎来焕然新生。

  不把城中村带入“十四五”,一个国际化的城市新中心,正在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