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春节假期临近,浙江省内的网红民宿已接到不少订单,其中不乏来自上海、江苏等外省的订单。许多房价上调至千余元的民宿也几近满房,可谓千金难求一床。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出游观念正悄悄发生着改变。单一的观光游模式已逐渐被沉浸式体验游取代,跟时间赛跑的跟团游也被限制较少的自由行取代。择一间民宿,抛却喧嚣、回归自然,成了现代都市人热衷的短途旅行方式。另一方面,民宿春节档预订火爆,也从侧面折射出浙江省民宿业整体高水平发展。《浙江民宿蓝皮书》于去年出版,这是国内第一本关于民宿问题的蓝皮书,蓝皮书着重探讨了民宿与乡村、文化、环境、资本、民宿主的关系,解析了浙江民宿发展过程中所需重要参考的元素。随着全域大景区、大花园的不断推进,民宿发展已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一环。据《浙江民宿蓝皮书》数据显示,2017年,统计范围内浙江省民宿经营前总投资192.6亿元,总营业收入53.5亿元,其中客房直接收入46.5亿元,其他收入7.1亿元,直接就业人员9.8万人。

  近日,浙江省民宿评定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2018年度白金宿、金宿评定结果的公示。71家民宿符合相应等级标准要求,被拟评定为2018年浙江省白金级和金宿级民宿。其中,杭州地区民宿拟上榜总数最多,有9家,其次是宁波、湖州与丽水地区民宿,各8家。在首批白金级、金宿级民宿名单中,也是这四个地区上榜的民宿数量相对较多。

  从中我们或许能够窥探出一些关于民宿发展区位条件的端倪。像杭州、宁波等省内经济发展位于前列的地区,注重休闲旅游设施建设,城市与乡野间均有为数不少的民宿;像湖州、丽水等具有“绿水青山”优势的地区更多的是“野奢”,将山野风光与奢华体验作为吸引城市客人的元素。而有一些地区的民宿发展则或多或少受自然区位条件的限制。如舟山地区的海岛民宿,依据气候变化形成了鲜明的淡旺季,寒假期间花鸟岛部分民宿不营业;又如温州地区的民宿受限于交通。

  部分具有区位条件优势的民宿,在春节假期已基本满房。记者的朋友想在初三和爸妈一同入住松阳云端觅境民宿,看看风景、泡泡茶。奈何当他昨日打开OTA网站订房,发现春节期间除了大年初一还有一间余房,其他日期均满房。像云端觅境这样在1月初,春节档已基本被订完的民宿不在少数。地处松阳明清老街的茑舍也有三分之二的客房被预订,客源基本是来自杭州、上海等地的亲子家庭。莫干山的民宿生意更为火爆。记者致电大乐之野碧坞店,被告知初三所有房间已订完。该店春节期间实行包栋售卖,最便宜的价格为5040元,最少两晚起订。

  春节档房价上涨并不影响预订量。裸心堡在平日里最基础的房型单房价为每间夜1700元,春节期间单房价升至每间夜2400元至2800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初二至初五的余房量已较为紧张。再如本次被拟评定为白金级民宿的横店慶蘭名宿,在春节期间涨幅为300元至500元。初二当天已满房,其他日期预订量也已突破70%。不夸张地说,春节档省内民宿或将一房难求,有出行计划的朋友一定要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