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9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发布“少捕慎诉、保障权益”专项工作最新通报称,2015年至2018年,全省检察机关共审结批捕案件224006人,依法不批准逮捕68291人,不捕率23.4%;共审结起诉案件455361人,依法不起诉55346人,不诉率10.84%,全省刑事犯罪不捕率、不诉率呈逐年上升态势。

  “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作为“枫桥经验”的发源地,浙江近年来深入推进“少捕慎诉”工作的背后,是积极促进刑事和解、不断提升办案效果的司法速度,也是努力化解社会矛盾、全力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法治关爱。

  采访中,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祺国表示,浙江长期以来面临刑事案件多发、易发、高发的严峻形势,办案任务一直十分繁重,其中,轻型案件约占85%左右,外省籍人员超犯罪主体一半以上,且未成年人占相当比重,“这既为浙江落实宽缓刑事政策推进‘少捕慎诉’提供了客观现实条件,也表明了轻微刑事犯罪、未成年人犯罪是实施‘少捕慎诉’的重点,外来人员犯罪是实施‘少捕慎诉’的难点。”

  2013年1月,宁波市检察、公安机关联合出台了《关于外来人员犯罪案件适用逮捕措施的若干意见》,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外来人员“同城待遇”机制:办案过程中,公安机关首先对“有逮捕必要”进行说明,并提供羁押必要性的情况。之后,检察机关对非羁押性强制措施可行性进行评估,严把事实关、法律关、证据关、情节关,对涉嫌罪行较轻的犯罪嫌疑人,无论其是本地的还是外来的,若没有其他重大犯罪嫌疑,只要具备《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情形,可以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措施或作出不起诉决定,均实现“同城待遇”。一旦对外来犯罪嫌疑人做出对定罪不捕的决定,公安、检察等共同确保非羁押性强制措施的落实,确保诉讼顺利进行创造条件。

  记者了解到,自“同城待遇”实施后,宁波外来人员定罪不捕率从2012年的2.43%逐步提升到2018年的15.93%,与涉罪本地人员基本持平。

“帮教课堂”上,检察官和涉案未成年人谈心“帮教课堂”上,检察官和涉案未成年人谈心

  对于主观恶性较小的初犯、偶犯、过失犯、无社会危害性、犯罪情节轻微的涉案未成年人,“少捕慎诉”也为这一特殊人群提供了迷途知返的宝贵良机。

  2018年5月12日,金华东阳,贵州籍少年熊某某(男,户籍登记出生日期为2002年5月9日)到朋友所在员工宿舍玩,发现有人将手机放在桌上充电,遂起意偷拿手机。随后,熊某某多次以同样手段在该处多个房间偷得5个手机,并将手机销赃。经鉴定,涉案手机价值人民币4000余元。公安机关以熊某某涉嫌盗窃罪将其刑事拘留。

  同年5月22日,在看守所内,东阳市检察院未检检察官对包括熊某某在内的3名新入所未成年人进行谈话教育。过程中,检察官发现,熊某某身份证登记出生日期为2002年5月9日,作案时刚满16周岁,但熊某某提出,自己是2002年农历五月初九出生。如果熊某某所述属实,那么其作案时年龄很可能未满16周岁。

  针对该疑点,该院及时进行审查,发现侦查人员并未对熊某某年龄进行深入调查,简单以阳历5月9日认定其已满16周岁。而在询问熊某某父母时,熊某某父母及叔叔均表示熊某某于2002年农历五月初九即阳历6月19日在贵州家中出生,并向检方提供了户口本。

  经证实,检方分析认为熊某某的出生日期存疑,遂建议公安机关对熊某某出生日期进一步调查取证。后公安机关查实熊某某作案时不满16周岁,并于2018年6月13日将熊某某释放。

  王祺国表示,刑事责任年龄问题,关系未成年人罪与非罪,也是未检办案审查的重点难点。在该案中,未检部门积极探索对看守所在押未成年人监管活动监督,通过加强对新入所未成年人谈话教育,前置年龄审查环节,及时发现并监督纠正一起错案,切实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祺国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祺国接受媒体记者采访

  近年来,基层检察院办理的一些轻伤害案件、交通肇事案件中,出现少数被害人“漫天要价”的索赔以及缠访闹访等现象,既严重影响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工作,也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对此,省检察院积极加强制度创新,做好工作配套,与省高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联合制定轻微刑事案件赔偿保证金制度,对风险防控、矛盾化解、强制性措施适用、刑事和解及审理判决等进行一揽子制度安排,为基层检察院推进“少捕慎诉”提供了一柄利剑,有效解决了长期以来对一些轻刑案件的处理难题。

  此外,省检察院还联合其他政法部门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适用逮捕等刑事强制措施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关于办理当事人和解的刑事公诉案件的若干规定》等规范性文件,规范全省不捕不诉案件公开审查、听证试点,不捕不诉案件释法说理等工作,进一步提高了不捕不诉工作的满意度和公信力。

  王祺国表示,下一步,浙江检察机关要总结工作经验,加强与公安、法院的沟通协调,并继续加强与司法行政、律师协会、人民调解组织的沟通联络,充分依靠社会各方力量搭建刑事和解平台,构建多元立体的矛盾纠纷化解机制,进一步为“少捕慎诉、保障权益”专项工作创造良好的群众基础和社会环境,努力实现不捕、不诉案件数量和质量双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