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奉子成婚,一起生活两年后,两人离婚。为了弥补离婚对孩子造成的伤害,男方将名下仅有的一套房子过户到了孩子名下,岂料不久后,他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骨肉,这送出去的房子还能要回来吗?

  奉子成婚

  施俊(化名)和张小欣(化名)都是宁波余姚人。施俊性格憨厚,30多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家里人很急,到处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

  3年前,在媒人的介绍下,施俊和张小欣认识了。施俊对张小欣一见倾心,张小欣也说,自己很喜欢施俊。没过几天,两人就住到了一起。后来张小欣告诉施俊,自己怀孕了。

  “我要当爹了,施家要添丁了!”施俊很开心,他的父母更开心,马上张罗着给两人办了婚事。结婚7个月后,孩子出生了,施家上下对这个孩子宠爱有加,给他取小名“贝贝”。

  然而,一起生活两年后,张小欣以“感情不合”为由提出离婚,并要求孩子的抚养权归自己。一开始,施俊不同意,无奈张小欣去意已决,两人最终还是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协议约定,贝贝归张小欣抚养,施俊需每月按时支付抚养费。为了弥补因离婚对儿子造成的伤害,施俊将名下仅有的一套房产赠与儿子所有,并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

  得知真相

  离婚后不久,施俊在家里发现一张贝贝的医院检查报告单,报告单上,贝贝的血型是O型,施俊感到一阵恍惚,自己的血型是AB型,张小欣是A型,贝贝的血型怎么会是O型?

  回想起来,离婚之前,就有人提醒过自己,这儿子怎么一点也不像你们家里人呀?一开始,施俊并没有在意。看到报告单后,他心里不禁犯了嘀咕。

  施俊联系了张小欣,诉说了自己的疑问。张小欣连连否认:“别瞎猜,儿子就是你的。不信咱们去做亲子鉴定,既可以消除你的怀疑,也好还我清白。”

  亲子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证实贝贝不是施俊的亲生骨肉。这对施俊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疼爱的孩子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而且唯一的房产已经过户到了对方名下,接下来该咋办?而对于“贝贝的亲生父亲是谁”这个问题,张小欣一直拒绝回答。

  求助公证

  近日,施俊来到余姚市公证处,询问是否可以撤销房屋的赠与,并要求返还已支付的抚养费。

  公证员表示,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但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赠与人不得行使任意撤销权。离婚协议中,父母将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是在物质上给予子女的补偿,属于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因此,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赠与,即使财产权利尚未转移,也不能任意撤销。

  不过,施俊的情况不同寻常,他是基于具有血缘关系的误解才将财产赠与给儿子,属于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符合可撤销的条件。公证员表示,除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也可以申请变更或撤销。“比方说,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因此,施俊有权要求返还所赠房子。此外,因张小欣刻意隐瞒真相,使得施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承担了抚养“非亲生子”的责任,其实施俊与贝贝之间并没有形成继父母子女的关系,施俊所支付的抚养费也可以酌情返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