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户口,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在温州泰顺警方的热心帮助下,58岁的江雅金终于摆脱了“黑户”身份,能够常回老家看看,圆了自己的愿望。

  近日,她和丈夫带着孙女,专程到派出所感谢民警。

58年的“黑户”生活58年的“黑户”生活

  上户口几乎成为奢想

  1961年出生的江雅金,来自福建省建瓯市下南坑的一个小村落,当时家里已有一个大哥与三位姐姐。排行老五的她,因为老一辈重男轻女的陈旧思想,差点被父母抛弃。

  从出生到长大成人,她一直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父母不关心,没有上学,无法识文写字,更没有办理过相关的户籍业务。江雅金说:“我活了58年,一直没有户口。”

  1992年,江雅金因为打工,在福建结识了现在的丈夫老江,相处一年后就跟随丈夫辗转移居到了老江的本籍——温州市泰顺县筱村镇生活。

  这一过就是20多年,江雅金在福建时就没有上户口,到了泰顺后更因为各种原因上不了户口,所以就一直都属于黑户。

  因为没有户口,她和老江一起这么多年,连结婚证都办不下来。也因为“黑户”没有社会保障,得不到正常的工作机会,连基本的养老社保都成了奢想,更不能住宿坐火车,

  这些年,老江做环卫工作,江雅金虽然想和丈夫一起工作,却因为没有户口,最终卡在了工作手续的办理上。

  身份证和户口本,虽然只是一张小小的卡片与一本轻薄的纸张,却是江雅金永远无法逾越的大山,上户口几乎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民警前往江雅金的老家调查)(民警前往江雅金的老家调查)

  民警多次往返900多公里

  近14小时车程的圆梦之途

  得知江雅金的难处后,社区民警潘德锋多次来到村里走访取证,确认江雅金在本辖区生活多年。

  潘德锋多方辗转联系,终于对接上了江雅金出生原籍地的福建省南平建瓯市吉阳派出所。

  当确保能与当地的社区民警和江雅金的家属联系上后,潘德锋决定去她的出生地实地取证。

  2018年10月23日凌晨5点,潘德锋背上装满各种取证材料和设备的警务背包与同事即刻出发。靠着导航,克服路途过半、车辆故障的危机,泰顺县公安局筱村派出所的“背包警务”小组驱车400公里行进近6个小时,抵达江雅金生活过的福建省建瓯市。

  在了解江雅金的在出生地的生活轨迹后,潘德峰与其亲属、村干部谈话,走访取证,证实江雅金确实是当地出生并曾经生活的无户口人员。

  时间紧迫,完成初步材料的整理后,由江雅金大伯指路,民警马不停蹄,再次驱车2小时赶赴江雅金的位于大山深处的老家建瓯市下南坑村。

  下南坑村道路泥泞车辆无法通行,潘德峰便背着警务背包徒步走遍整个村庄,挨家挨户寻访取证,收集办理户籍业务的相关资料。

  结束调查取证后,潘德锋于当晚立即赶回筱村所,抓紧着手进行相关材料的整理。

  往返900多公里,行程近14小时车程,为什么要如此拼?潘德锋说,“老人家的待遇让人心酸,既然工作由我负责,我就应该尽快、尽全力、尽义务帮助她”。

  1月4日早上,老江和妻子江雅金又来到筱村派出所,潘德峰将刚刚打印好的户口本交到58年“黑户”老人江雅金的手上,拍摄完最新身份证件照,“黑户老人”如“浮萍”般的生活得以真正落地。

  江雅金拿着刚刚制作出来的临时身份证有些难以置信,难掩激动的泪水,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真正的身份。

  “我的梦实现了,太感谢你们了”手提锦旗表示感谢的夫妇俩激动的与民警潘德锋握手,他们终于能和正常公民一样享受同等的权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