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马云又是媒体的红人,一面退出淘宝网的股权备案,一面开酒吧,这边,马云A股“购物车”里又添新单

  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扫货上市公司的案例再添一例。上海云鑫拟通过受让新开普3021万股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28%,转让价格为6.62元/股,相比新开普最新收盘价(7.42元/股)折价约10%,总转让价约为2亿元。

  并与新开普合作布局智慧校园,打造基于“教育信息化2.0”的智慧校园平台,它以面向师生服务为核心,以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信息技术的运用为基础,更注重科技赋能教育的时代,更加注重学生的个性化和多样化教育。

  教育真的是马云的核心了。

  吉利汽车2018年总销量突破150万辆,同比增长超20%

  1月7日,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公布了2018年12月及全年销量数据:12月销量达93,333辆, 2018年全年累计销量达1,500,838辆,同比增长约20.3%,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实现了吉利汽车发展史上首次年销突破150万辆的里程碑式跨越,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

  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出现负增长,吉利汽车逆市上扬,通过深化精品车发展战略,加快吉利和领克双品牌布局,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成为国内少数保持两位数正增长的汽车企业,更成为“凛冬”中的一股暖流,引领中国品牌汽车更加自信从容向上突破。

  再来看,华为起诉美国研发公司:称其未按公平条款授权专利

  北京时间1月8日,InterDigital公司称,华为已在中国对该公司发起一桩诉讼,指称这家美国科技公司并未按照公平的条款来授权其知识产权。

  InterDigital在一份监管文件中披露信息称,这桩诉讼是华为于1月2日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发起的,指控该公司违反了以公正、合理和非歧视性条款授权专利的义务,这些专利对3G、4G和5G无线通信标准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华为请求法院确定2019年到2023年之间适用于其无线产品的专利授权费率。

  浙江首批正高级经济师20人名单出炉 李书福等浙商名列其中

  2018年12月29日,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布文件,公布李书福等20人具有正高级经济师职务任职资格,这是浙江省历史上首批“正高级经济师”。这20位获评正高级经济师任职资格的都可谓是经济管理领域的“大家”。除王挺革、童亚辉、金丽丽等三位分别来自物产中大集团、省能源集团、省农信联社外,另外17位均来自知名民营企业。

  “正高级职称评聘根本目标是为了培养和造就‘行业大家’,突破人才成长的‘天花板’。”省人力社保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比如正高级经济师,就是要激励经济战线的专业技术人员不断进取,培养和造就经济管理领域的‘大家’。”

  听今天的商业故事:创始人离开自己公司后各有出路

  “我该另起炉灶重新办一家公司吗,还是去其他公司担任CEO,我该退休吗,还是该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本·霍洛维茨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Opsware卖给惠普之后,他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每一起商业合并或收购案例背后,涉及到的两家公司的品牌、业务、人事的整合,处于重要决策位置的公司创始人(大多数时候同时担任CEO)或多或少有一些尴尬。维持管理层不变、联席CEO的设定大多数情况下是为了安抚人心的缓兵之计,创始人或早或晚最终还是会离开这家公司。离去后,他们做了什么呢?

  王兴是典型的连续创业者。从被收购的校内网到饭否,直至今日的美大集团,今天看来,是成功者

  互联网行业影响力最大的并购案件之一,优酷土豆合并之后,土豆的创始人王微宣布退出。再次创业,王微选择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动画电影。但电影的票房成绩并不及预期。

  创业成功一次或许不在少数,但是多次创业都能成功便是少之又少。

  再加入大公司的故事并不算多,糯米网沈博阳算是有一定代表性的一位,被百收购后,沈博阳就任LinkedIn公司全球副总裁和中国区总经理。在职期间,沈博阳说服LinkedIn总部,开发了针对中国市场的独立职场社交应用“赤兔”,不过仅3年之后,沈博阳即再次离职。

  从独自掌控公司的整体业务,到配合更大体系的业务安排,这种身份的转换和管理方式的转换对大多数创始人来说,并不容易接受。

  就像霍洛维茨所做的那样,很多创始人离开公司管理一线之后更愿意转型为投资人,他们曾经积累的行业经验、管理经验能够运用到项目甄别和创业辅导之中,同时身份的转换也让他们能够从旁观者角度思考企业的成长。

  携程去哪儿合并之后,庄辰超辞职,投身风险投资行业。他成立的斑马资本以控股的方式投资连锁便利店品牌“便利蜂”。“离开去哪儿以后,仔细考虑了半年想做什么,投资当时也是一种选择,创业只是一种路径。”庄辰超接受采访时说。

  对于那些取得阶段性成功的创业者来说,下一步怎样的选择,无所谓对错,都是成就和压力并存的挑战,就像霍洛维茨在书的最后说的:“接纳你的不同,接纳你的背景,接纳你的直觉,我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从自己心中,从自己身上寻找答案,有些时候,他们比我更能从纷乱中找到宁静。”

  听标题新闻,极速为你播报:

  阿里:9000万欧元收购德国数据处理公司data Artisans

  今日头条:悄然下架保险产品,合作方泰康在线称系主动暂时下线

  全家便利店:加盟商欠薪32万,总公司先垫付再追债

  ofo海外部门解散,员工被要求转岗或离职

  贾跃亭:的世茂工三流拍:23亿起拍,4.5万次围观无人出价

  联想:中国区宣布架构调整:新设三大业务群,转型以客户为中心

  中国5G稳健发展:5G地铁站开通 超17个城市进行商用测试

  绿地:联手国科大,投资450亿建全国示范医疗健康小镇

  今日观点:故宫彩妆未“满月”即停产,顶级文创要有顶级品质

  1月5日晚上,“故宫淘宝”发微博称,为了提升产品从内在到外观的质量,故宫淘宝系列彩妆全线停产。此前,不少用户表示“产品质量未达预期”“包装材质不够高级”“祥云装饰一抹就没”“眼影严重飞粉”等问题。

  1月7日,故宫博物院回应称故宫淘宝决定第一批彩妆售罄后不再继续生产,转而潜心研究,深化研发,力争开发出媲美国际一线品牌的产品。

  按照常识,产品停产,人们直接想到的就是质量出了问题。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彩妆从外观到内质仍有很多进步空间。

  不过,态度和停产的现实,终究是表面上的呈现。公众的善意和耐心,对彩妆品质期许的深层次原因,是对“故宫”这一传统文化标签所衍生的文创产品更高的期待,是公众对传统文化的喜爱与尊重。

  停产下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意识到品质的问题,只注重经济效益而忽视文化价值。扭转了这一观念,那停产下架便是品质升华的开端。在练好“内功”中,不负故宫丰富的价值内涵,不负民众对故宫做大传统IP和传承文化的期许,让文创产品不负其所依托的传统文化那一份稳重、厚实与积淀,自然有长久的生命力。

  当然,道理说破天,最后还是要靠产品来说话。要知道,消费者愿意抱以善意的期待,但这种善良不该被消费和透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