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由杭州开往北京的火车,最有感情的不只是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夕发朝至的旅途里,在列车的最尾处,一列邮政车厢,杭州邮政的9名火车押运员,两两一组轮流,守着一袋袋包裹、一封封信件,跟着T32/31次列车,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

  今天(1月3日)傍晚6点20分,是T32次列车的最后一次发车,同样也是杭州最后发出一列始发的邮政列车;1月5日,当T31列车开到杭州后,杭州再无始发的火车邮路。

  1月3日,轮班的两位邮政火车押运员顾军和周志钢心情格外杂陈。

  最后一班邮车,他们站好最后一班岗

  下午5点,顾军和周志钢像往常一样,来到杭州城站站台开始做准备。

  下午5点23分,T32次火车进站,邮政车厢门打开,站台上邮政转运员们开始将一车车包裹搬进车厢。顾军和周志钢两人有条不紊,先是和机要接发员做了交接,然后转身帮转运师傅们一起堆放包裹。

(图:周志钢填写机要件路单)(图:周志钢填写机要件路单)
(图:顾军整理机要件中)(图:顾军整理机要件中)
(图:顾军、周志钢搬运包裹)(图:顾军、周志钢搬运包裹)

  下午5点50分左右,一切准备就绪。

  “我俩主要就是照看包裹,让它们安全、完整地送达。一人守前半夜,一人守后半夜,和平时差不多,这最后一班岗总要守好。”周志钢说着拿起火车戳,在收发邮件的路单上盖了戳。

  圆形的戳里印着“杭京火车 2019.01.03 杭州 2”的黑字。两人看着戳有些感慨。“等这次回来,我们的这个火车邮戳就要上交了,也再没有‘杭京火车’了。”周志钢说。

  这趟“杭京火车”,两人看着它从119/120次到1994年开通的T31/32次,“其实这趟车也换了好几次车型,车确实是越换越好,越换越快了,一开始119/120次就是最原始的绿皮车,车厢里哪有空调啊,夏天热冬天冷。后来T31/32次开通的时候,那也是全国都排得上名的火车,火车档次在当时算很高的,那时候我们的邮政车厢也跟着享有了好待遇,夏天也有空调,冬天也可以取电暖。”

  T31/32次列车,往返北京一趟就是三天,“算算自己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所以对这趟车感情也是很多的。”周志钢说。

  1月5日,邮政火车押运小组成员将难得集合合影留念

  顾军和周志钢听说T31/32次停运,杭州到北京的火车邮路也被撤销的消息,大约有1个多月了。九人的火车押运小组里,大家碰面都会提及,然而真到了这一天,大家的心里都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

  火车押运员,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邮政系统里要求最高的邮政工种,要求的学历必须是高中生,考试考的是全国邮路,“我是1990年考进来当的火车押运员,那时候我才20岁,我记得当时我花了三个月,每天就是去背全国邮路,然后还拿着信封各种练习。”周志钢说这话时,脸上带笑,神情里还带着骄傲。“我的青春都给了火车邮路了。”

  “那时候我们这车厢就是移动的邮局,那时候包裹多,有时候人都下不了脚,大站小站都要停的,要分发件,还要收件,小站里许多铁路职工给家里人的信,都要通过我们的邮车递送,那时候出班都要5、6个人。”周志钢说,从杭州开往北京的火车,一直是当时杭州始发的几天火车邮路里包裹量最多的,米油、衣服、报刊、信、快件,种类很多。

  聊到这次邮路被撤销,话题突然有些沉重,两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沉默,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噎在喉咙里。钱报记者提议两人和邮政车合影留念,两人有些开心地答应了。

  押运小组同事汪继鸣告诉钱报记者,等到顾军他们1月5日回来的那天早上,杭州邮政的火车邮路押运员小组九个人,韩瑞根、宋元、李志明、杨克武、周志钢、顾军、张伟明、丁武和他汪继鸣一起,会到这列邮政车合影,留作最后的纪念。“平时我们九个人在一起是很难得的,因为总有人在出发或归来的火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