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在湖州市吴兴区某小学门口,58岁的江涛来接儿子放学。

  几位便衣警察向他走近,他心里明白,贩毒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根据吴兴警方此前的侦查,江涛在近半年多时间里,长期在湖州及周边等地贩卖冰毒。

  “我知道你们是警察,我跟你们走,请不要让我儿子看出来。” 江涛对便衣警察说。

  随着江涛被抓,警方相继在南浔、台州、无锡等地收网,抓获38名吸贩毒犯罪嫌疑人,缴获冰毒660余克,打掉了这个以江涛为首的贩毒团伙。

  今天(2019年1月3日),湖州警方通报了案情始末。

  2018年9月,吴兴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在日常工作中,侦查到一条线索:湖州人江涛长期从四川内江等地“进货”,贩卖给湖州周边地区的吸毒人员。

  “以往我们侦破的贩毒案件,毒贩与吸毒人员交易的方式比较隐蔽,大都通过手机微信转账等形式交付毒资。但在这个贩毒案中,贩毒与吸毒人员却是当面交易。”吴兴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民警介绍。

  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专案组逐渐厘清了这个贩毒团伙的框架。

  警方发现,这个贩毒团伙的绝大多数人年纪在四五十岁,甚至有年近六十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选择当面交易的原因。

  江涛与上家四川的王力在赌场中认识,王力把买卖冰毒的门路介绍给江涛。

  2018年5月,江涛第一次向王力“进货”,他事先收买小木和小天两个马仔,交给他们一张空的银行卡。小木二人开车到四川内江找到王力,验完货后把银行卡交给王力,江涛再往银行卡里打钱。

  每次“进货”,江涛从王力手上买200-500克冰毒,验货交钱。等马仔开车带“货”回湖州,江涛再联系其他毒贩或者吸毒人员将货出手,交易方式都是当面交易。而在江涛背后,还有德清、长兴、南浔等地的四五个贩毒嫌疑人从他手中拿货。经警方查实,湖州周边从该贩毒团伙手中“拿货”的吸毒人员有近百人。

  2018年12月,江涛最后一次向王力“进货”,付了2万元钱后,两人再无联系。

  12月17日至20日,吴兴警方对该贩毒团伙进行收网,在湖州、南浔、台州相继将江涛、小木、小天、王力等贩毒人员抓获,同时抓获33名吸毒嫌疑人。

  58岁的江涛基本上处于无业状态,偶尔打打小工。江涛曾离过婚,与前妻、现妻各育有一女一子,儿子在读小学。有儿有女,他为何会沾上毒品、走上贩毒这条路?

  原来,江涛身体硬朗时在湖州一个老板手下干活,很受器重,但也因为这个老板,江涛染上了毒品,曾因吸毒被警方处罚过多次。

  老来得子,让江涛一度远离了毒品,后来他因高血压引起小中风,经过及时治疗,身体有所恢复,但体质明显差了,行动也大不如从前。

  吸毒的事情,江涛都是瞒着家人的。被抓时,他一再恳求民警,悄悄将他带走,不要让儿子看到。

  “我只有在吸毒后,才会觉得精力充沛,行动也方便一点。我知道自己也是在自欺欺人,但是……”江涛说。

  事实上,吸毒的危害江涛心里很清楚。办案民警说,吸食冰毒确实可以让人一直处在亢奋状态,甚至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可一旦吸食就会上瘾,如果过量或长期吸食,就会导致人的身体相关机能衰竭,甚至导致死亡。

  目前,江涛等5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33名吸毒人员被行政拘留。

  (本文所涉人员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