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不但不用付利息,每月还可以拿到提成”,自去年6月以来,这种貌似尽赚便宜的兼职方式开始在舟山市的几所高校悄然流传。去年9月,学生们报案。参与“帮贷 ”兼职的学生有80余人,贷款总金额达150余万元,而这些钱都进了一个名叫周某某的年轻人的口袋。

  现在周某某说这些钱投资失误,拿不回来了。那么学生们从网贷平台取得的这些贷款就成了学生的个人债务,由学生归还。

  日前,浙江舟山市定海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周某某依法批准逮捕,该案是舟山市首起校园贷案件。

  轻松赚钱的兼职让大学生深陷“帮贷”陷阱

  近年来,校园贷一直风波不断,为此,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但是,一些隐性校园贷依然存在,还出现了校园贷新变种。舟山近百名大学生就深陷校园贷“帮贷”陷阱。

  “帮人在网贷平台上借款,不但不用付利息,每月还可以拿到提成”,自2017年6月以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兼职方式在舟山市的几所高校悄然流传,令不少大学生为之心动。

  2017年6月,想找份兼职的舟山某高校的大学生小东(化名),恰好在学校的招聘群里看到一条招聘信息,工作内容为接电话、发传单及App推广等。

  他根据招聘信息上的地址,来到新城某大厦的一家家政公司,公司老板周某某告诉他工作内容其实就是帮他从网贷平台上贷款。当然这个忙不是白帮的,周某某开出的条件也很诱人:兼职者只负责提交个人信息从几款App上申请贷款即可,这样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得“提成”。

  小东一开始也考虑过网贷的安全性,周某某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还和他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贷款本息由周某某来偿还。有了这份协议的“保障”,天真的小东欣然接受。

  随后,周某某让小东提供身份信息,并指导他按照网贷平台的要求完成贷款流程、接受信息核实等,先后在“分期乐”、“爱又米”两个平台上,以分期还款的形式贷款2万余元,而小东得到了400元“提成”。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周某某每月都通过微信转钱给小东,让小东按时还贷。小东一度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份既能赚钱又不耽误学习的好兼职。

  很快,“只需提供身份证、在校生学生证,帮忙在网贷平台上借款,对方负责后期还款,轻轻松松就可以赚外快”的方式流传开来,除了小东所在学校,附近的其他大专院校的很多学生也都加入了这个兼职团队。

  直到去年9月初,大家发现还款期到了,这一回周某某没有打款过来,而且联系不上,学生们报案。

(周某某和学生签订的协议)(周某某和学生签订的协议)
(周某某教学生怎么贷款)(周某某教学生怎么贷款)

  曾经也是热血青年,创业不顺做起了以贷养贷的生意

  9月9日,周某某投案自首。

  1995年出生的周某某,几年前毕业于舟山某大专院校,其实是很多受骗大学生的学长。年纪轻轻的他于2017年初在舟山开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因经营状况不佳资金周转不畅,公司每况愈下,为弥补损失,便打起了近年来比较火的校园贷的主意。

  他利用自己的家政公司为幌子,在本地论坛、校园qq群等发布兼职招聘信息。 “一开始就是以接电话、发传单、推广app等名头,专门招聘在校大学生做兼职。”周某到案后供述,当应聘学生来到其公司后,他便以校友的身份与这些学生套近乎,加上其承诺会按时付贷款本息,大学生们看到有好处费可以拿,一般就会同意了。

  周某为了贷得更多的钱用来做“生意”,还让到其公司来“兼职”的学生帮忙介绍更多的大学生帮其办贷款。“因为我同学也在做这个,而且他说周某某每个月都在按时还钱,所以我就信了。”很多被骗大学生就是在同学的介绍下入职了周某某的公司,就这样口口相传,到周某某处兼职的大学生越来越多。

  那么这些钱周某某拿来做什么了呢。

  其实周某后期的“生意”就是通过大学生在贷款APP上把钱贷出来,然后再以比App高点的利息贷给别人,从中赚取差价。

  但是放贷的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起初几个月周某还能按期帮贷款的学生还款,但是随着贷款数额的增加,周某某 “以贷养贷”的资金链终于断裂。

  经初步统计,自2017年6月至案发,共有80余名大学生帮周某申请了贷款,总金额已经超过150万。最终,周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定海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据办案检察官介绍,随着调查的深入,还可能出现更多的受害人,涉案金额会更高。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办理中。

  而学生们从网贷平台贷来并交与周某某的款项,都被周某某拿去填窟窿拿不回来了。目前,这些贷款就成了学生的个人债务,由学生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