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是一种情调,是一种消遣,是一种交际……酒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可酒里却隐藏着“毒”,在成为你的工具的同时,也在悄悄腐蚀着你的身心,如果你不适时加以控制,它可能反过来将你操控。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喝酒与64种疾病和伤害有关,喝酒会造成肿瘤、心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同时也会造成交通伤害、意外伤害、蓄意伤害等。而同样需要大家警惕的是,酒依赖也是一种病,环顾周遭,其实已有不少人深受其害,更糟糕的是,如今有很多的年轻人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

  来自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杭州市七医院)的数据显示:该院自2014年5月开设物质依赖专科门诊以来,当年门诊量为470余人次,2017年门诊总量超过1600人次,2018年截至目前已超过3600人次,其中三成以上是酒依赖,且年轻人的比例在逐年上升。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9岁小伙每隔四五天就得喝得大醉一场

  一个人从喜欢喝点小酒到酒依赖,这个过程可能会经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因此,在大众的印象中,那些已经酒依赖的“酒鬼”往往已上了一定年纪。但在杭州市七医院物质依赖科主任盘圣明的诊室里,钱江晚报记者却遇上了才29岁的小伙小单(化名)。

  “医生,我以前是个不爱喝酒的人,现在每隔四五天就会大喝一场,每次都必须喝到吐为止,吐完了再睡。如果第二天是工作日,就起来昏昏沉沉去上班,要是碰上双休日,醒来就继续喝。虽然还没有影响正常的工作,但细心的同时已发现我的工作速度稍稍慢了些,我自己也感觉到脑子的反应比以往迟钝了。”小单端坐在诊疗桌旁,详细叙说着自己的症状,深怕漏掉一个细节就会影响医生诊断。

  他说来就诊前已上网查过一些关于酒依赖的资料,患者多是那些常年有饮酒习惯的人,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走上了这条道。看着一脸担忧和迷惑的小单,盘主任语重心长地说:“从你目前的状况来看,暂时还没有达到酒依赖的程度,但你已对喝酒这个行为失去控制,要是再不加以干涉,最后的结果你可以想象得到。”

  接着,盘主任还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我门诊时几乎每周都能碰到,95%以上都是男孩子,主要集中在大学毕业工作两三年这波人,最年轻的刚大学毕业工作没多久来就诊的也有。”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具有这些特性的年轻人容易在喝酒上迷失自我

  为什么这么多的年轻人会在喝酒这件事上逐渐迷失自我?盘主任说,这是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但仔细去分析那些年轻人,可以找到他们存在某些共性。

  一是个性,这些人通常比较内向,骨子里追求完美,稍微遇到一些不顺就容易自责、自罪;二是情绪,容易波动;三是独自一人在新的城市打拼,家人不在身边,情感寄托少;四是工作上受挫,感觉压力很大。于是,把喝酒当成发泄负能量的一个出路。

  就拿小单来说,大学毕业先回老家的国企上班,干了两年觉得太平淡,遂独自来到杭州打拼。他现在的单位是一家外企,一口带有浓重地方口音的英语,让他总觉得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虽然苦练一年多已经好了很多,但他总过不了自己这关,上班时很少跟同事说话,下班了也总找各种借口不参加集体活动,一个人闷在出租房里玩玩游戏、上上网,再想想每次回家父母亲戚逼婚,一堂堂大学毕业生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他就越加烦闷,便开始借酒浇愁。

  小单说,起初他只是偶尔心情低落时把自己灌醉能睡得好一点,没想到,慢慢的就喝得越来越频繁,而且情绪也总是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亢奋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工作都能完成,可一接手完不成吧,情绪就立马跌到谷底,然后就想到喝酒来麻醉自己。两年多来,周而复始,他突然静下心来才发现,自己竟已对喝酒这事无法操控。

  “我们对酒依赖的病人都要求住院接受封闭治疗,但你的情况毕竟还未严重至此,目前需要解决的重点不是戒酒,而是配合我们做规范的心理治疗来调整认知、情绪等,未来依然会很美好。”诊疗结束时,盘主任的话给了小单无比的宽慰。

  至于那些正大步走向酒依赖的年轻人们,盘主任建议你们用心关注下自己的喝酒行为,要是酒量越来越好了、喝得越来越频繁了、不喝时心里空落落的,那就得警惕酒依赖了,及时找专业人士做个评估并干预,以尽早悬崖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