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全国首个拥有营业执照和《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自动售药机在余姚正式运营。昨天,记者随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实地查看销售情况,发现市民对这个新鲜事物的接受度比较高。据了解,明年第一季度,这种全新的自动售药机有望亮相宁波中心城区。

  不到30秒购药成功

  记者从投放该机器的同泰堂药品有限公司了解到,这次他们在余姚城区投放了两套自动售药机,一套在同泰堂药店门口,另外一套在商业街区。

  这种自动售药机外形比一般的自动售货机大一些,由控制柜和小型储药柜组成,有一个大面积的触摸屏,上面有药品的详细信息,可提供14类100多种非处方药,包括感冒药、呼吸和消化系统用药等。

  该公司销售人员介绍,截至目前,两套自动售药机共有171笔销售记录,总金额5236元。其中,感冒药卖得最好,夜间的应急用药销售占比30%左右。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动售药机是个新鲜事物,不少消费者是出于体验的心态在购买,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夜间药品销售量会进一步增长。

  记者体验了一下,通过选择药品和数量,刷微信支付,不到30秒就拿到了一盒感冒药。同泰堂药店工作人员说,这套系统只要一个控制柜,就可联通多个储药柜,实现自由组合排列。而且自动售药机配备有远程视频咨询系统,消费者若有疑问可和药剂师进行视频实时通话。

  “一般来说,药品离柜是不能退换的,但考虑到自动售药机的特殊性,万一消费者误操作买错了药品,可于24小时内、在不影响二次销售的情况下,到实体药店退换。”同泰堂药店工作人员说。

  软硬件均为宁波自主开发

  这种全新的自动售药机由位于慈溪的金格奥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生产。该公司负责人龚女士告诉记者,自动售药机对温控设备的要求比较严格,硬件要求比较高,另外还需要一整套的软件系统配合:从药品的源头输入,到每批次药品的信息,再到每次销售的详细数据,都需要实时传输到药店的电脑主机中,实现每盒药品的全程可追溯。

  “国内能自主研发生产的企业并不多,我们公司是宁波第一个取得医疗设备专业生产资质的单位,因为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广阔前景,所以提早布局,能够提供一整套的软硬件设备集成。”龚女士说,“相关政策一出台,我们马上就生产出来了,并在余姚率先投入使用。”

  据介绍,这套系统单柜的售价目前约为3万元,两个一套的售价约为5万元,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使用该机器的药店多了,成本还有望下降。龚女士强调:“关键是整套设备我们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在今后的市场竞争中会处于有利地位。”

  同泰堂药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邵先生也向记者表示,他们经过前期市场调查后,才投放自动售药机。“我们先在余姚中心城区设点,如果效果好,接下来会向周边农村和山区扩展,既能提高我们的经济效益,又可以增加企业的知名度和社会责任感。”邵先生说,连锁药店投放自动售药机,不但是企业实力的体现,也是对于未来市场的一种积极探索。

  明年有望在宁波中心城区投放

  市市场监管局药品流通处处长邓封伟表示,早在2002年,上海就出现了自动售药机,后来国内其他一些城市也有所尝试,但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坚持下来。

  “宁波在这个时间节点推出全新的自动售药系统,有着多方面原因。”邓封伟说,“首先,宁波采取的是双标注方式,给了自动售药机明确的法定地位和身份。其次,宁波现有数百家药店,但24小时候营业的药店不到30家,难以满足消费者夜间应急用药需求。最后,软件系统和互联网支付手段更加成熟,为消费者自助式购药提供了比较完备的条件。”

  邓封伟认为,宁波有了完整的软硬件设备和政策支持,可以作为模板在全国进行推广,让企业得利、百姓受惠,是药品零售领域的一大创新。

  邓封伟表示,在加强监管,确保用药安全的前提下,自动售药机的推广起码有以下几个好处:首先,更加方便,在明确用药需求的情况下,可自行购买一些非处方药,特别是夜间应急用药,省时省力。其次,更加环保,很多家庭有小药箱,往往存在药品过期等问题,有了自动售药机,可以起到一部分替代作用,减少浪费和环境污染。

  “我们正在和人社等部门积极对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第一季度,这种自动售药机有望在宁波中心城区投放,并能用医保卡刷脸购药。”邓封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