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女士家厨房里的热水器,废气直排室内。记者 朱琳摄徐女士家厨房里的热水器,废气直排室内。记者 朱琳摄

  又是一氧化碳中毒!又是在用燃气热水器洗澡时发生!

  12月15日晚上,租住在海曙的徐女士一家八口,被相继送往医院治疗;12月25日晚上,鄞州区的李先生一家四口,也发生了一样的情况。

  来自李惠利医院的数据显示,12月以来,该院已经接诊了11例一氧化碳中毒病例。

  自本报12月25日刊发余姚低塘一出租房内小郭夫妻俩的事件后,接连两日,记者都接到了来自宁波各大医院的信息,如此多发的一氧化碳中毒病例,让我们更有理由去探究,中毒事件发生的原因。

  频频中招

  十天前一家八口洗澡中招

  12月25日,是一氧化碳中毒发生后的第10天,徐女士2岁的小侄女还在医院做高压氧治疗。

  12月15日晚上9点多,为了让5岁小孙子洗澡时暖和一些,徐女士的婆婆先进了浴室,开启燃气热水器洗澡。当时,婆婆已感觉有些头晕,以为是浴室空间太小,空气太闷所致,洗完后又抱着小孙子进去洗。随后,老人在给孙子穿衣服时突然晕倒。

  与此同时,徐女士的公公和弟弟一家三口也开始不舒服。2岁的小侄女焦躁不安,不到一个小时,就惊厥了三次。

  孩子马上被送到了宁波市妇儿医院治疗,血化验结果显示,孩子已是轻度中毒。

  随后,120把徐女士和两个儿子也送到宁波市妇儿医院。

  安顿好孩子们后,徐女士、婆婆、弟媳三人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情况同样不好,脸色通红,像发烧一样,还伴有头晕,之后,所有人都在医院接受治疗。

  所幸一家八口都没有大碍,但也留下了心理阴影。徐女士说,他们最近再也不敢用燃气热水器洗澡了。

  十天之后又有一家四口倒下

  徐女士一家八口一氧化碳中毒事件刚过去10天,前天晚上,家住鄞州区的李先生一家四口又有了类似遭遇,幸亏救治及时,他们都脱离了生命危险。

  据李先生讲述,当晚9至10点多的一个小时内,他和妻子、孩子、弟弟四个人先后洗了热水澡。

  一家三口洗完后进入卧室准备睡觉,妻子最先出现症状。自己也模模糊糊睡着了,隐约听见儿子在一旁哭泣,但人就是醒不过来。

  过了1个小时左右,李先生稍稍有点清醒,但全身瘫软无力,一旁的妻子、孩子都已昏迷。他爬出卧室,发现弟弟也昏迷了。他使尽全身力气打开房门,敲开邻居家的门,请对方帮助拨打了120。后来,确诊是中度急性一氧化碳中毒。

  于是一家人转诊到了李惠利医院,目前正在进行高压氧治疗。

  现场回访

  热水器没有排烟管

  废气直接排放在室内

  25日,记者来到了徐女士一家租住的出租房。跟记者一同前往徐女士家中的,还有兴光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工程师俞海斌,在征得徐女士的同意后,俞海斌开始排查。

  房子五十六平方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厨房狭小。出事的燃气热水器挂在厨房的墙壁上,显得很陈旧,表面有几处烤漆脱落,露出生锈的铁皮。

  一根一米多长的红色橡胶软管一头连接着热水器,一头连接着管道煤气,但因为常年油烟的侵蚀,软管表面非常油腻。俞海斌看一眼就揪出了事故原因:“这台燃气热水器没有安装排烟管,烟道口直接露在热水器上方,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废气直接扩散在室内,于是发生了中毒事件。”

  他告诉记者,排烟管是必须安装的,如果需要在承重墙上打孔,不方便的话,也可以像徐女士家的燃气灶的排烟管一样,通过窗户上的孔往外排。

  洗澡时要适当开窗通风

  千万不要把门窗都关紧

  俞海斌仔细辨认后,确认这是一台普通烟道式燃气热水器,是使用干电池点火的热水器。“它不像现在市场上常用的强排式燃气热水器,自带一根直径为6至8厘米的不锈钢排烟管,会强制性地把废气排到室外,这种热水器产生的废气是自然排放的,很容易因废气没有及时排至室外,而引发中毒。”

  他介绍,燃气热水器不能安装在卧室、浴室等空间,徐女士家的燃气热水器安装在厨房是可以的,但厨房的整体环境却给用气安全留下了不小的隐患。

  为了一家人的安全,俞海斌建议徐女士清理厨房,创造一个干净、干燥的环境;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更换软管、热水器以及换上带有熄火保护装置的燃气灶具;在洗澡的时候,要适当开窗通风,千万不要把家里的门窗都关紧。

  “一氧化碳中毒事故,以前只在报纸、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这次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在谈及这次的事故原因时,李先生介绍,家里的这台燃气热水器安装在客厅里,已经用了3年,从来没有检查过管道和出风口情况。

  当天洗澡时为了保暖,家里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不利于空气流通。

  记者调查

  李惠利医院本月11起病例

  中毒者多数住在出租房

  昨天,记者从李惠利医院神经内科陈峰医生处了解到,今年12月份以来,该院已经接诊了11起一氧化碳中毒病例,除了一例是在紧闭的室内吃火锅引起的,其他均为燃气热水器使用不当引起。

  而中毒者大多为20—50岁的中青年,多数是住在出租房。于是,记者分别来到了江北区、高新区、鄞州区的几个小区实地走访。

  

  安装电热水器的相对更多

  12月25日下午,在江北区浮石社区的居民楼里,记者和俞海斌一起敲门入户,询问其中出租房住户们的热水器安装情况。

  “家里用的是电热水器还是燃气热水器啊?我们主要是排摸、检查一下热水器的安装和使用是否规范,需要的话,可以现场帮你们指导一下。”听俞海斌介绍后,大多数租户表示愿意配合。

  不过,可能因为白天上班的关系,在范家边6号的这栋楼里,记者一行人只了解到了其中8户居民的安装情况。

  他们当中,有6户安装了电热水器,理由是“房东给我们装的就是这个,而且比较安全、便宜”,另有1户没装热水器,使用“热得快”等烧水后洗澡,还有1户则表示平日里通常会去澡堂搓澡。

  租户对一氧化碳中毒有防范

  下午4点许,记者又来到了江北区倪家堰的压赛李家,相比浮石社区,这里主要以未拆迁的平房为主。当地居民李师傅介绍,这一带大概有80%的人是外来务工者,但因受限于居住的房间内没有浴室等原因,大多数人都没有安装热水器,一般会去周边的公共浴室洗澡,费用也就15-20元/次。

  其中,记者找到了个别几户出租房的租客,他们使用的也是以电热水器为主。

  同样的,在对高新区和美诚的走访中,记者注意到,使用电热水器的租户相对更多,据租户们所说,一来是因为房东以年轻人为主,对于安全问题的防范相对更到位,“他们是不会冒着可能引发一氧化碳中毒的风险,让我们使用燃气热水器的,电热水器也比燃气的更加便宜,所以在出租前,他们就提前装好了,我们几户各有一个房间,然后共用一个浴室。”

  二来,也因为小区较新,哪怕个别安装了燃气热水器的,机器也比较新,不存在像徐女士家这种满是油腻的烟道式热水器,一般都用接有220V外接电源的强排式热水器。

  

  燃气热水器被安装在橱柜内

  可以看到的是,江北区和高新区的租户们,总体对于一氧化碳中毒有了一定的防范,那么,出租房中,安装燃气热水器的只占少数吗?

  昨天,记者来到了鄞州区调查。

  在兴宁路上的黄鹂新村,记者走访了外来务工者王师傅,他租住的房子内,安装的就是燃气热水器。

  跟徐女士家不同,王师傅的这台热水器,安装了向外排废气的排烟管,但为了美观,却把热水器安装在了橱柜中,10L的热水器,有近一半是被橱柜的柜门盖住的。

  这样安装规范吗?俞海斌回答说:“不规范,热水器一般不允许安装在柜子里的,这属于半封闭空间,使用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热值,机器周边的温度就会升高,这很容易引起火灾,而且我们建议热水器两边离橱柜起码要在5厘米以上,使用时要打开柜门,这样才利于散热。”

  俞海斌告诉记者,虽然暂时不见得发生意外,但这样的安装绝对是个隐患。

  有租户被提醒却迟迟不改

  随后,在黄鹂新村的另一栋楼内,记者从租住在车棚的一户租户口中得知,她家安装的就是燃气热水器。

  在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内,他们隔出了卧室、卫生间、厨房,从房中堆积的众多杂物来看,热水器的安装恐怕并不会有足够的空间。

  “要查会不会煤气中毒是吧?我们知道的。”

  “我们进去看看,装得规不规范?”

  面对记者的要求,对方婉拒了:“不用看了,我们自己弄好的。”

  这让记者回想起了在徐女士的出租房内,俞海斌说过,去年兴光燃气公司的工作人员曾上门向徐女士的公婆等原先的住户,建议过要安装排烟管通往室外,但一直没见他们采取措施。

  此外,在两天的采访中,记者也发现有个别租住在车棚等处的(尤以从北方城市前来)租户,存在烧炭取暖的情况,他们有的在屋外放了煤球炉,有的则堆积了一些干燥的木炭,有邻居们反映,因为生活习惯,他们偶有冬天在屋内烧炭取暖的情况,这也让居住在附近的邻居们产生了担忧。

  那么,面对没有规范安装、使用燃气热水器,或是有烧炭取暖习惯的人群,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怎样的帮助和引导,才能尽可能杜绝或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请关注本报的后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