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寻人 小章,14岁,身高1.60米,离家出走时着黑色棉衣和红色连体帽子、黑色棉裤,背黑色书包。

小章留给家人的纸条小章留给家人的纸条

  黎明村徐尚源自然村14岁少年小章,初二学生,家住金华兰溪云山街道。

  前天早上5点,他出门后失联,至今未归。

  离家前,小章留下了一张纸条。首席记者 杨丽 记者 程潇龙

  儿子留下一张纸条

  前天一早,小章出门时,家人没觉得有什么反常,快期末考试了,这些天,小章上学都比较早,家人都以为他去学校了。

  小章家离学校走路也就十多分钟。

  直到接到孩子学校老师的电话时,家人才知道儿子竟然没有去学校,赶紧回家找,在家里看到儿子留下一张纸条。

  “儿子不孝,儿子为家里造成长久经济负担,儿子不想再劳烦二老还有姐姐了,在儿子知道这种病不能完全治好后,就已经做好想死的准备,我走了,出去死,不再回来,爸妈完成儿子最后一个愿望吧。

  “在小时后(候),同学打我,我没有朋友,有也只有三四个,我在这种孤独寂莫(寞)中活了8年。让我释放自己可以吗。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是个废物……”

  小章说“不能完全治好的病”是什么病呢?

  姐姐说,弟弟大概在10月底检查时发现患有糖尿病,后来住了半个月的院,11月23日才时出院,“出院后,也没什么反常情况。”

  小章家人说,孩子性格比较内向,不怎么说话,生病前和生病后,状态上没什么变化,也没说过灰心丧气的话,弟弟不见前一天,“他还和我玩游戏”,姐姐说。

  但小章出院后,每天要打三次胰岛素,来控制血糖问题。

  前天,6:44发现他消失在浙能电厂三岔口

  从小章家人提供的照片上看,他脸瘦瘦的,笑得很开朗,还用双手做剪刀手比划着。他会去哪呢?

  前天上午,兰溪警方接到报警后,马上调取监控发现,小章早上5:00离家。

  警方派出警力四处寻找。来自兰溪和金华的民间救援队民安兰溪救援大队、兰溪蓝天救援队、民安金华救援大队、网兰救援队、猎鹰搜救队等多支救援力量以及众多爱心人士也加入搜寻大部队中。

  当天傍晚,再次从监控画面中发现小章的身影:

  在小章出走当天早上6:44,他出现在兰溪大电厂(浙能电厂)附近的三岔路口,但10多秒后,他再次消失在画面中。

  当天晚上,多支救援力量赶到电厂,“电厂那有好几个大冷却塔”,几个冷却塔找了一遍,厂里找了一圈,一晚上找下来,还是没发现。

  发现小章身影的这个三岔路口,位于金兰大道中线位置,附近有808公交车停靠,808公交车可以到金华市区。

  昨天一早,救援人员又赶到金华市区,调取808公交车车上监控和行车记录仪等资料。

  看了两个多小时后,再次发现小章踪影:前天早上6:26,小章就已在大电厂附近出现过。

  “跟之前发现的情况一样,但6:44后他去了哪里,没有发现”,参与搜救的民安兰溪大队王建华队长说。

  救援人员又赶回兰溪,在电厂附近找,昨天开始下雨,路面很滑。

  靠近电厂附近是婺江,救援人员们在堤坝边也找了一圈,依然没有发现。

  昨天早上,曾出现在金华市区一家医院

  傍晚,兰溪警方调查发现,昨天早上6:10,小章在金华市区的中心医院附近出现过。

  兰溪警方发出协查通报。

  救援人员们又在金华市区集结,一拨人马在医院查看监控,一拨人马在派出所查监控,另外的人员上街步巡,一个个地方去找。

  从医院监控中再次发现小章的身影:昨天早上7点多,小章进来过,一会儿就出去了,“估计是来上洗手间”,救援队员分析说。

  昨天开始,全省开始下雨,外面又湿又冷,小章是在哪里过夜的?饿了吃什么?

  已经有超过40个小时没有注射胰岛素了,这可能会造成他血糖不稳,发生危险!

  小章的失联,揪住了很多人的心,这两天,有100多个救援队员在街上寻找着这个陌生的少年。

  很多救援队员已经连续搜寻两天了,为了找人,救援人员都是走路的,小蒋是个90后,做工程,妻子是医生,夫妻俩都是民安救援兰溪大队的救援队员,这两天,平时开着保时捷的小蒋放下生意,和其他队员们一起冒雨寻找。

  夜深了,小章会在哪?如果你看到,请跟我们快找人联系,或者打0579-110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