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怡一家人在上海求医。受访者供图小怡一家人在上海求医。受访者供图

  11月21日、22日,我们连续报道了14个月大的女婴小怡(化名)因病等着做肝移植手术,小怡的父母都争着要“割肝救女”的事。肝型配得上吗?配得上的话,10万多元的手术费,这对从外地来宁波打工的年轻父母能承担吗?

  小怡一家的境况见报后,四方爱心不断涌来。在网络平台和线下,热心的宁波市民纷纷献出爱心,助力小怡一家渡过难关。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小怡父母的肝型跟小怡能配上吗?昨天,好消息终于传来。

  配型成功了!

  “配型结果怎么样?”这两天,宁波晚报热线电话和微信公众号后台都接到无数热心读者的问询,大家都非常关心小怡病情的进展。此前,医生坦言,小怡现在已经有严重的肝硬化,肝移植手术是唯一根治疾病的办法。不然,谁都不知道,下一次再出现消化道出血,会糟糕到什么程度,更不知道小怡还能不能救回来。

  “配型成功了。”11月23日下午,小怡的母亲徐星星一从医生那里得到好消息,就赶紧向记者报喜。她非常激动:“成功了,我可以捐肝给小怡了。”

  孩子做肝移植,首选是父母的肝源,配型成功率高,等待时间短,费用也低。徐星星对丈夫说:“我先去配型,我成功了就捐我的。你是家里的顶梁柱,还要养活一家人。”

  这几天,她也一直担心,万一自己的肝和女儿配型不成功怎么办?万一丈夫的肝也和女儿配不上怎么办?等待其他肝源,时间遥遥无期不说,费用更是要翻几倍。

  她向记者描述过程:“做增强CT造影检查是配型环节最重要的一项检查。要把药水打到静脉,非常痛。我打药水的时候就觉得很痛,想到小怡这么小,我真是心疼死了。孩子出生以来,因为生病吃了太多苦。为了做这项检查,小怡等了3次。第一次,护士从她满是针眼的血管扎针进去,没几分钟,因为血管不够畅通,堵住了,检查失败。第二次,空腹等到午后,又因为一些原因推后。第三天,小怡在做增强CT的过程中醒了,我抱着她哄睡,再进去做,总算是做好了,真是惊心动魄。”

  最快下周能做手术

  小怡这两天除了有肝腹水,肚子上插着管子抽积液外,还在发高烧。“白天体温在38.8℃左右,晚上基本都在39℃以上,吃了退烧药,体温能回落到37.7℃。可是,很快体温又上去了。”

  徐星星说,女儿的肝腹水非常严重,肚子上一直插着管子,每天要抽出500毫升左右的积液。因此,一向非常乖巧的女儿也时常忍不住呻吟、大哭。

  小怡的主治医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主治医生周韬说,小怡目前是病毒感冒。由于发烧,小怡还不能做肝移植手术。接下来几天,会给小怡加强治疗,用一些有退烧功效的药。争取下周感冒好了、烧退了,就做肝移植手术。

  爱心市民已捐款13万余元

  宁波市慈善总会工作人员介绍,宁波晚报对此事报道后,晚报设在慈善总会的流动儿童关爱基金已经收到了定向捐给小怡的善款132094.07元(截至23日17点)。此前,晚报也已经先行从基金中拨付了1.2万元到小怡在医院的医疗账户。等伦理审查通过,手术日期确定后,市慈善总会将在第一时间将市民捐献的善款直接汇到小怡在医院的医疗账户,确保专款专用,用于治疗所需,并及时向广大读者反馈善款的去向,监督善款的使用。

  徐星星说,小怡出生后,由于长期生病,家里的积蓄早已耗尽,能借的人都借遍了。小怡这次11月初发烧以来,已经用去了4万多元医药费。之前,一家人最担心的是,肝型配得上,但是没有钱做手术怎么办?不过为了抢时间,哪怕没有筹集到钱,也只能先硬着头皮先做肝型配对检查。

  一家人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求助宁波晚报设在宁波市慈善总会的流动儿童关爱基金。没想到,报道之后,晚报第一时间就从基金里拨付了1.2万元到医院的医疗账户。更没想到,短短几天,就有那么多爱心读者伸出援手,来帮助小怡。“我现在就盼着手术一切顺利,不要有任何不良反应。手术成功,小怡快点好起来,才对得起这么多人对我们家的帮助。”

  如果术后一切顺利,小怡10天左右能出院。出院后,小怡和家人还需要在上海租房住2个月左右,方便回医院复查。徐星星泣不成声地说:“没这么多好心人帮我,我们这样外出打工的人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宁波晚报首席记者 王颖 通讯员 侯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