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ke是荷兰人。

  十月的一天,她找到快找人寻求帮助。她想为自己的大儿子寻亲。

  现在,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很可爱,Marike担心他有一天会问她,“我很好奇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你能联系到他们吗?我想和他们保持联系”。

  Marike怕那时,她会无言以对,无法满足孩子的愿望。

  今天,我们推出”欧洲寻亲“专题第二集。

  2013年2月15日,Marike和丈夫从温州福利院看到一名男婴。

  孩子患有白化病,当时2岁,福利院给他取名郑金熙。

  “我和我们儿子的相遇,就像是我们在天堂相遇”,Marike至今还记得她见到小金熙的那个瞬间。

  “我们第一次在见到他时,他很安静地看着我们。仿佛他在观察和思考:那些人是谁,我喜欢他们吗?”

  Marike和丈夫在来中国路上,一直隐隐担忧,怕孩子不能接受他们,毕竟他们的长相对孩子来说有点陌生。

  但缘分真是很奇妙的东西。

  几小时后,男婴张开了双臂。

  “他一下就接受了我们,这让我感动,他能够如此迅速地接受我们。”Marike和丈夫喜出望外。

  “小金熙”跟着Marike和她丈夫回到荷兰。

  到荷兰,夫妇俩还是沿用了小金熙在福利院的名字,在家里,他们喊他:金熙,“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好听,也有好的寓意”。

  “小金熙”的到来,也给他们夫妇俩带来了很多快乐。

  “我们对中国及其文化很感兴趣”,这也让Marike和丈夫一直很想收养中国孩子,成为他(她)的爸爸妈妈。

   “你不能选择”,通过中介组织安排,他们被安排到温州,到温州福利院,看到了躺在小床上的小金熙……  

  一切都那么顺利,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仿佛是上天早已注定。

  “我们收养他是因为我们想照顾一个孩子,每个在福利院的孩子都希望有一个自己的新家”,在Marike和丈夫眼里,小金熙和其他健康的孩子一样,“虽然他们可能有身体缺陷,但他们聪明,可以做任何事情。”

  也许天底下母亲都是一样,说起自家孩子,Marike也是赞不停晒不停,“他能读,能跑,能写,做一个健康的孩子也能做的事情。”

  “他总是和我们拥抱”

  在荷兰的家里,小金熙很受宠爱,Marike和丈夫无微不至地爱着他,“他总是和我们拥抱”。

  小金熙很聪明。

  “他对语言的理解很快”,小金熙刚到荷兰时,还只会说简单的中文,“一年半之后,他就会说真正的荷兰语了”,Marike说,现在金熙的荷兰语说得要比他同龄的荷兰孩子还地道。

  一方面,Marike一家太爱中国了,一方面也是想给小金熙找个伴,夫妇俩想再收养一个中国孩子。

  Marike提出申请,Marike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小金熙,当有关部门上门做家访,小金熙看到来的那位女士,“他把那位女士拉到桌边,让她坐下,跟她说:‘我们来谈谈给我一个兄弟或姐妹的事吧。’”

  小金熙现在8岁(虚岁),也许是国内外教育观念不通,小金熙和国内同龄孩子比起来,已经有“小大人”样子了。

  “他非常乐于助人,他喜欢在厨房帮忙和打扫厨房”,Marike说,“我们会讨论一些生活中重要的事情。他总是以解决问题的态度去对待问题。”

  在学校,小金熙和朋友还组成一支“童子军”,来“监督”女同学们有没有认真学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他对此也很认真”。

  在花园里挖了地道,准备通向中国

  在小金熙很小的时候,Marike就告诉他关于他身世的故事。

  关于小金熙的身世,Marike也是当时听福利院介绍的。

  2011年2月20日,小金熙在一个叫“杨明”老人的家门口被发现,随后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随后送到了温州市儿童福利院。

  小金熙被发现时,当时估摸有1个月大,襁褓内也没有红纸条等信物,所以推断他的生日是2011年2月20日左右。

  谁也没想到,小金熙听了以后,心里就有计划了。后来Marike看到自己家花园里怎么多了很多泥巴,秘密才解开。

  “你知道吗?他在花园里,挖了一条地道,他跟我说,可以住在地下,用来通往中国”。

  这对一个才7岁的孩子来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是一项几个月的大工程”,小金熙甚至找来了自己的小伙伴朋友来帮他,他还把自己省下来的零花钱作为报酬。

  “他非常认真”,Marike说,小金熙告诉她,他想这样,找到他的亲生父母,“想知道他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他的聪明让我感动。他总是在探索事物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人们会这样做而不是那样,他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发生了什么?”Marike说。

  对小金熙的亲生父母当年遗弃小金熙,Marike认为,也许背后有隐情,“有时候,人们在困难情况下,做了觉得,但事后会后悔”,她也这么告诉小金熙,让他理解他的亲生父母。

  但温州也是外来人员多而且流动频繁的城市,小金熙的亲生父母也许现在已经不在温州了。

  “我知道他们已经离开温州的可能”,Marike说,她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希望通过网络能把寻找孩子亲生父母的请求传遍全中国”。

  她希望他们有一天会看到。

  不仅为自己儿子找亲生父母,Marike还帮其他养父母找。

  “在荷兰生活着成千上万的中国孩子”,很多是被收养的,Marike和其他收养孩子的养父母也经常彼此交流,他们跨国甚至跨洲结伴,帮助孩子寻找亲生父母。

  Marike把10多个被收养的浙江孩子做了一张海报,上面的孩子现在生活在荷兰、美国、澳大利亚、西班牙、瑞典等国家,从欧洲到北美、大洋洲等。

  他们都希望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亲生父母,为他们找到在中国的根。

  关于寻找小金熙亲生父母的线索

  1、2011年2月20日,“小金熙”在一个叫“杨明”老人家门口被发现。当时一个月左右大,推断出生时间是2011年1月20日左右。

  2、小金熙患有白化病,在福利院取名郑金熙。

  3、小金熙的头发是白色的。

  如果你有线索,请跟快找人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