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摆着十几盆绿植,靠墙鱼缸里几条小鱼游得正欢,案卷整整齐齐叠在桌上,阳光洒进来,桌面一尘不染。

  这可能是全杭州法院里,最小清新的执行局长办公室,因为坐在这里的是杭州唯一的女执行局长。记者 林琳 通讯员 钟法 西法

  为什么她能成为杭州唯一的女执行局长 也许因为是“陈豪放”吧

  和审判庭相比,执行局的工作需要直面更多突发情况,无论是工作强度还是压力,从局长队伍就可以看出来,几乎清一色的男性。

  有合影的机会,陈雪梅就成了万绿丛中一点红。

  她是西湖法院执行局局长,也是整个杭州唯一的女执行局长。

  “为什么要我去做执行局长?”陈雪梅利落地在案卷上签了个字,抬头笑道:“也许因为我是‘陈豪放’吧。”

  同事眼里,工作时的陈雪梅,气场丝毫不输男同事。

  就拿最棘手的腾房来说,今年7月,西湖法院强制腾退玉泉路1号“马岭山房”,这个案件就是陈雪梅坐镇指挥的。

  马岭山房是蔡元培女儿蔡威廉与女婿林文铮的故居。从2005年开始,关于这套房子的产权之争就没有断过,经历数场官司之后,2010年,林文铮后人将别墅以10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张某夫妇。

  别墅易主后,纷争依然不断,因为之前的产权问题,李女士一家还居住在别墅里。

  2015年11月,张某夫妇起诉至西湖区法院,要求李女士立即腾退,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西湖法院经过审理,判决李女士腾退房屋,赔偿张某夫妇损失30万元。但判决下来后,李女士一家依然住在别墅里,并没搬走的意思。

  事情又拖了两年,2017年12月,张某夫妇向西湖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阶段,承办法官多次上门劝说李女士主动搬离,都没有效果,法官向她发出“最后通牒”,李女士也无动于衷。

  “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该说的道理也说完了,协调了不知道多少次,都不行。”为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陈雪梅决定,对这幢房子进行强制腾退。

  反复商量,提前做好预案,设想了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并制定了应对措施。执行当天,全院出动了53名干警、10辆警车赶赴现场,分组行动。陈雪梅则坐镇指挥中心,通过远程系统对现场人员进行调配、指挥。

  执行现场,李女士一家找来不少亲戚阻挠执行,陈雪梅当机立断,让承办法官开具拘留决定书,对阻挠执行的人,统统带回法院处理。

  当天的执行共持续了9个多小时,最终这块“硬骨头”还是被成功啃下来。

  雷厉风行,不让须眉,陈豪放的外号名不虚传。

  对她而言最难的不是案子

  而是所有职业女性都要面对的终极难题

  1992年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专业毕业,到了西湖法院,这20多年里,她曾经办过各种各样的案子,见过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对她而言,这些都是分内事,再难都难不过始终摆在面前的那个问题——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

  这可能是所有职业女性都要面对的终极难题。

  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工作时我会把性别感降到最低。”说这话时,她眼神里有种女性少见的豪气,也是执行人必不可少的气场,不然怎么和“老赖”斗智斗勇。

  但这种气场带回家就不对了,因此回家之前,她会想办法消化掉。

  不把工作的“余威”带回家,是陈雪梅心中泾渭分明的一条线。

  从雷厉风行的执行局长,到温柔知心的妻子和母亲,角色转变,不是说把平底鞋换成高跟鞋就行了,多少人面临“要不选事业,要不选家庭”的艰难选择,两难全。

  陈雪梅不肯单选,在她看来,仅是事业的成功,不叫成功,事业和家庭都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

  这很考验一个女人的情商和智慧。

  给自己立了个规矩——回家不谈工作

  下班回家前,她会放一段舒缓的音乐,让自己被工作绷了一天的心,放松下来。

  做了20多年法院人,她很清楚这份职业的“重量”——很多时候,摆在面前的都是一些棘手的问题,经济纠纷、婚姻纠纷、侵权纠纷,双方当事人的抱怨、催促……

  这些压力和困难,在走出法院前,她会暂时放下,不去想,不去纠结不放,不把负能量带回家。

  “我给自己立了个规矩,在家里不谈工作。”

  脱掉制服的同时,也脱掉一层无形的盔甲,回到家她就是温柔亲切的妻子和妈妈,和那个眼神冷静走路带风的女执行局长判若两人。

  她会陪女儿去听林俊杰、张根硕、BIGBANG的演唱会;会像个热血追星族一样挥舞荧光棒喊你好帅;会给家人做爱吃的菜;会陪老人长时间聊一个重复无数遍的话题……

  就好像一颗种子,努力在坚硬的土壤里,开出温柔的花。

  她还把这份温情反哺到工作上,和男性相比多了一份细腻和理解,尤其在处理家事纠纷上有了更宽阔的视角。

  曾经有个关于孩子探视权的案例,申请执行人是孩子的父亲,他说离婚后,前妻就玩起了失踪,电话不接、微信不回,也不让他看孩子。

  涉及孩子,陈雪梅不想简单粗暴地去解决问题。

  “毕竟是孩子父母,父母如果成了冤家,孩子长大怎么办?”她选择和孩子妈妈推心置腹,对方不接电话,就一条接一条发短信,说情也讲理,坚持了一星期,孩子妈妈终于放下心防,向她诉说了苦恼和委屈。摸清了双方心里的症结,陈雪梅再对两人分别劝说和教育,化解了彼此的矛盾。

  不负工作不负你

  既能在工作上拼尽全力,也不妨碍对家庭倾注热情,陈雪梅身体力行实践了自己对成功的定义,找到了事业和工作最舒服的契合点。

  一边工作没有耽误,一边女儿的教育和陪伴也都没有放下,去年女儿不负期望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一个忙得脚不点地的女执行局长,硬是把单选题做成一道多选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