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岛湖镇诸大姐向快报报料,一个长相标致、穿着洋气女子,经常在肯德基店里过夜,已经一两年了,现在还怀着身孕。

坐在肯德基店里的红衣女子。汪经理供图坐在肯德基店里的红衣女子。汪经理供图

  11月13日晚上,快报记者去了千岛湖镇,在肯德基店里见到了这名女子,她有时说话灵清,有时又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晚上她有时候睡在肯德基店里,有时睡在附近一个居家养老中心的沙发上……

  回顾:她是谁?为什么肚子这么大了,还经常在这家肯德基过夜?从不点单,都捡别人剩下的

  昨天本报官微和报纸的报道,引起读者和网友的热议。

  网友评论

  “

  @高盐分少女

  和家人吵架了?离家出走?看起来干干净净像至少是小康家庭出来的人,又是个比较有尊严的人,不愿意求助或投靠他人?一切都是猜测。

  @元素

  这个女生好可怜,希望能通过媒体的力量,引起社会的关注,帮她找到家人、帮她判断是否有精神疾病,最重要的是要尽快了解她怀的宝宝是否是她自己意识形态清楚的情况下要的,避免非本人意愿生下来而可能出现的生而无力抚养的情况,给她、给她的宝宝后续造成更严重的生存问题。

  @野兔热吻

  期待后续报道,期待她有一个好归宿。

  @Summer

  经常能在肯德基各家分店看到无家可归者,捡别人剩下的东西吃,一般只要不打扰到别人,顾客也好肯德基管理服务者也好,都比较宽容,给生活不易的人提供一个暂容之地吧,给肯德基点赞。

  @一鸣

  不管怎么说,汪经理值得表扬,有一颗善良的心!

  @黄河

  主要是天气一天一天冷了,还是个孕妇了,万一哪天要生产了需要有个应急。希望政府部门或妇联介入!

  @云

  可能是家庭矛盾吧,那么长时间在外,估计矛盾挺深啊,一个人在外其实也不是个事,可以求助下心理医生,我以前也有气得想离家出走,后来慢慢好了。

  @日升汤谷

  若不是遇到难处,亦不会如此!善待,也是一种慈悲。希望她能安好,早日回归亲人身边。

  @陳秀珍

  怕是碰到难处了!人总有低潮迷茫的时候!能帮就帮吧!

  @如心如意

  好心人帮帮她,一个女人到处流浪实在可怜。

  ……

  ”

  当地政府很重视

  很快了解到基本情况

  昨天,淳安县政府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说领导看到快报报道,非常重视,经多个部门沟通协调,很快了解到朱×凤的家庭情况:

  朱×凤2012年从宁夏中林县嫁到淳安县王阜乡,老公姓吕,婚后育有一子,小两口常年在外,今年元宵节过后,小两口又出门了,她老公到了杭州,朱×凤到了千岛湖镇。今年7月份,朱×凤还回家住过。

  村书记:她家是低保户 

  我打通小吕所在村翁书记的电话,书记说,“他们家我知道的。小两口常年在外面打工,我没听说过也没处理过他们的家庭纠纷,小朱是宁夏嫁来的嘛,和邻里关系还好的,也没听人说她什么不是。”

  翁书记还说,“小吕家是比较困难的,他妈身体不大好,村两委给他家申请了低保,他妈腿不便,每天还要往返两三公里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现在出了这样的情况,村里也会想办法尽量帮助他们。”

  老公小吕在杭州上班: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通过王阜乡人武部方部长,我联系到朱×凤的老公小吕。电话打通,传来“哗啦啦”的风声,他气喘吁吁。

  “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最近双11,我送快递的很忙……”

  电话那头,吕×红正忙,提到老婆朱×凤,他有点无奈,“唉,她啊,没什么说的……孩子都6岁了,她衣服也没给孩子洗过……孩子从小到大就苦了我妈。”

  吕×红情绪有点激动地说,妈妈身体不好,自己家条件也不好,家里经常吵架,老婆和他,和他妈妈经常吵……吵到后面还动过动手……过不下去了。

  我跟他讲了些了解到的朱×凤的近况,他不说话,一直安静地听。过了会儿,他说起自己和老婆的往事。(以下小吕口述)

  “

  2011年,我爸去了宁夏工作,我去我爸工作的长山头农场玩,认识了我老婆。她姐妹两个,她姐嫁在本村,老丈人去年走了,现在岳母跟着姐姐过。

  我把她娶回淳安,起先我俩在杭州上班,她在证券公司做期货投资。她念了高中,比我有知识。可能投资行业压力比较大吧,工作不稳定,频繁跳槽,后来她索性不做了。唉,一玩就这么多年。

  去年,我俩在千岛湖上班,住在火炉街。她不赚钱嘛,日子不好过,吵架免不了。

  年初,我告诉她,你不赚钱养家养孩子没关系,你就养活自己。我在杭州找了工作,带你在身边不干活也不方便。你要想上班就在千岛湖镇上上班,离家近。她满口答应说好的。

  去年她买了个新手机,号码一直换,微信号换了五六个了。今年正月,我出门以后就没见过她,也联系不到她,听我妈讲,7月份她回家去了一趟。

  ”

  说完这些,小吕沉重地叹了口气。我告诉他,朱×凤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过得不容易。小吕沉默,“唉……”

  小吕说,他没觉得老婆精神有什么问题,除了脾气差一点。

  “你说的事村里也都大概告诉我了。”小吕接着说,“我明天就请假回家,想办法……”

  昨天她去烫了头没给钱

  警方第47次出了警 

  昨晚9点多,报料人诸大姐给我发来信息,朱×凤下午又到了肯德基,晚上也在,捡吃、趴着睡觉。她还是那身着装,今天头上裹着花头巾,显得特别疲惫,一直趴着睡,起来捡点吃的又睡。

  千岛湖肯德基店汪经理也说,“朱×凤下午又来了,今天裹着头巾,好像洗了头发。”

  昨天我还知道一个情况:朱×凤昨天不知道去哪家洗发店烫了头发,然后身上没有一分钱,店老板报了警。根据警方出警记录,这已经是今年3月份到现在,因为她的第47次出警了,都是吃饭、坐车不付钱这样的事情。当报案人知道她的情况后,也都表示不追究责任,都说算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