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影憧憧桨声欸乃,石桥和青瓦房像代码一般写在乌镇的基因里,日复一日地执行了千年。直到四年前,一群来自“云端”的互联网精英在这里“着陆”,共襄一场我国举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

  那是2014年深秋的故事。那一年,是全球互联网诞生45周年,也是中国互联网诞生20周年;那一年,中国互联网界发生了很多大事,有两件可谓举足轻重,影响深远,它们都与浙江有关——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另一件则是全球互联网大咖在乌镇的聚会。

  转眼间,这场全球互联网的盛会已经步入第五个年头。五年间,互联网的江湖斗转星移,风云际会。与之唱和的,是浙江人在万物互联的新时代,不断创新、不断突破、不断超越,泼墨挥就的一段段互联网引领社会生产新变革的时代传奇。

  乌镇作证。世界互联网大会连续举办的五年,是非凡的五年。互联网浸润浙江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恰似春雨润物无声,极大地影响了浙江人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从互联网催生的新产品新业态竞相涌现,到数字技术将人们想象中的智能新生活变为现实;从政府数字化转型,到数字经济的“大动脉”更加通畅……

  互联网在浙江,风华正茂。

  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2014年,当乌镇闯进全世界的目光,与现代信息技术热情相拥,古老的江南小镇不经意间见证了一段传奇。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两个月,阿里巴巴在美国成功上市,创下了美国史上融资额最大IPO的纪录。从互联网创业到成为世界级企业,阿里巴巴只用了15年,这有力地证明了在信息经济时代,新经济主体能够上演超常规发展的无限可能。

  走向世界的乌镇,背后是浙江以互联网推动经济社会转型的雄心。浙江在全国率先大力发展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2014年以来,首个国家信息经济示范区、杭州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国(杭州)跨境电商综合实验区,以及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之江实验室等一大批创新平台的建设,为浙江大力发展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创造了新的契机。

  互联网的世界里,浙企星光熠熠。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等领域,浙江涌现出众多新业态,培育出了阿里巴巴、海康威视、新华三等一批数字经济领航企业。

  机遇不是明星企业的专属。制造业基础雄厚的浙江,中小制造企业众多,这一群体正在发生的裂变同样引人注目,产业生态的深刻变革愈演愈烈。

  在新昌县,一朵“轴承云”给当地传统的轴承产业注入新活力。当地企业陀曼智造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了行业云平台,系统解决轴承企业智能生产线的设备检测难、故障预防难等单一企业难以解决的问题。仅今年前三季度,全省新增上云企业就达8万多家。

  新旧动能转换的进程正呈现出加速的格局。今年前三季度,浙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856亿元,同比增长14.8%(按现价计算),占GDP的9.7%,高于去年全年的9.5%和今年上半年的9.1%。

  在浙江,互联网的渗透和融合呈现出全行业、全要素的态势。最令人称道的是,在山多地少的浙江,互联网在不断超越自然地理和空间环境的束缚,改变着浙江农村与这个世界的连接方式。

  通过发达的物联网技术,靠天吃饭的传统农业生产流程得以改写;互联网浪潮让农民越来越清楚,自己种养出来的农产品,最终被送抵哪个餐桌;一根网线,开启了浙江农民激情燃烧的网络创业岁月,也让越来越多人能通过勤劳与智慧获得更全面的发展。

  新理念塑造新生态

  最近,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获第五届“中国法治政府奖”,且在15个获奖项目中得票最高。

  改革实施近两年来,撬动新时代法治浙江建设深入推进,法治成为浙江核心竞争力重要组成部分。这项改革一个显著特色,即充分利用互联网思维创新管理服务模式,利用信息化技术,再造政府办事流程。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浙江全省“最多跑一次”的实现率和满意率分别达到87.9%和94.7%。

  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这一切离不开互联网的贡献。正是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等,为推进和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 最终实现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支撑。

  早在2014年,正是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之年,浙江以“四张清单一张网”为引领,搭建并不断深化全省统一的“互联网+政务”架构。而今,浙江正全面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加快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促进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五年间,互联网成为浙江推进政府数字化转型、促进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大引擎。

  浙江还在探索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打造更智慧、更民生、更可持续的社会治理结构。

  不久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宣判了首例比特币“挖矿机”纠纷案。这是继首例涉大数据产品不正当竞争纠纷在线宣判、首次在判决中确认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审查方式后,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又一新动作。

  成立一年多以来,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息诉率达99%。在线审理等新审理模式、电子送达等新技术平台等已逐步被当事人接受和认可。“网上纠纷网上理”展现出了明显优势。开庭平均用时和审理期限分别比传统审理方式节约65%和25%;法官年人均结案数841.8件。

  在10月31日召开的座谈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评价道,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实践,充分展示我国互联网司法保护的良好形象,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贡献了“中国智慧”。

  推进“互联网+司法”创新实践,已然成为浙江各级司法机关的自觉行动。省高院研发“浙江智慧法院”移动客户端,省检察院牵头开发建设“政法一体化办案系统”项目……浙江构建起一个城乡一体化、网上网下一体化的法律服务平台, “互联网+”送去政务服务的关怀,凝聚起基层治理的强大动力。

  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作为互联网大省的浙江,围绕提高网络治理能力、完善网络治理体系、建设清朗网络空间这一主线,浙江已探索出一种职责明晰、协调顺畅、管控有效的互联网治理新模式。

  这几天,2019年省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正在浙江政务服务网等平台征集。这是我省第4次面向群众公开征集为民办实事项目。互联网,正在深度融入百姓生活,成为他们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