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红贩卖机前围满了年轻消费者口红贩卖机前围满了年轻消费者

  说起贩卖机,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贩卖饮料的柜机。但近日记者在多个商业广场和商业步行街发现,不少商品五花八门、销售方式新潮的贩卖机正悄悄占据了“标配”位置,其中不少还成了“吸粉神柜”。

  围满了“玩”的人

  鼓楼东鼓道步行街上摆放着2台专门出售各种品牌口红的贩卖机,圣罗兰、阿玛尼、纪梵希等众多名牌口红陈列在柜中。每支口红下方都有相对应的专柜官方价格,大多在300元左右。消费者选中喜欢的商品之后,扫码进行支付就可以取走心仪的口红了。

  除了直接购买,消费者还可以参与游戏挑战:如果完成3个将口红飞镖不重复地插入靶子中的动画小游戏,就能带走自己选中的口红,费用为10元一局。

  记者看到,在大约15分钟时间里,一共有7组人尝试游戏,男生女生都有。其中3组进行了两轮以上的尝试,多数人到了第二关就挑战失败了。虽然7组人都没有带走口红,不过除了感到可惜,消费者并不认为这钱花得不值。“就是觉得很有意思,想尝试下,抓个娃娃有时候也要几十元,何况是三四百元的口红。”一位年轻女生笑着和记者说。

  而在印象城一楼的一个走道上,记者也看到了2个并排放置的贩卖机,一个柜子中陈列着精致可爱的玩偶,每个售价五六十元,另一个则陈列着黄色的盒子。据介绍,盒子中会随机放着单反相机、手机、口红、平板电脑、拍立得、红包以及其他奖品,花30元就可以选一个盒子。记者支付了30元之后,拿到了一个“幸运盒子”,里面是一瓶国产的男士爽肤水。一位附近商家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天都有人来尝试手气,人多的时候甚至把机子也围满了。“大多是年轻人在玩,如果是一群朋友一起的,能玩很久。”这位工作人员说。

  一台机子月毛利9000元

  贩卖机最早出现在欧洲,但将它发扬光大的却是日本。作为一种零售载体,近年来在贩卖机上做的文章越来越多。除了人们熟知的饮料贩卖机和抓娃娃机,销售的商品和模式也越来越五花八门,文创、玩具、化妆品、甚至冰激凌、果汁之类的贩卖机,现在都能在宁波找到。

  宁波东银泰城招商经理赵刘飞告诉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潮玩方式,作为一个立足于年轻时尚客群的综合性商业广场,也必须关注和引进更多时尚好玩的新鲜事物来满足客群需求。“我们也即将引进口红贩卖机,这个机子现在很受年轻人欢迎。”赵刘飞说。

  除了丰富业态和导流新生代消费人群,贩卖机的进驻,也从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商业体的营收。记者从一位专门从事“幸运盒子”贩卖机代理的工作人员处得知,这样的贩卖机是以租赁形式和商业体合作。以他们的产品为例,一台机子月租金500元,每个盒子的供货价是24元。按照一天50个的保守销售量估计,每个差价6元钱,一台机子一个月的毛利有9000元。

  或成为零售界新宠

  正如赵刘飞所说的那样,一方面如今宁波商业广场同质化严重,而另一方面顾客对生活购物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对商场的理解已经从简单的吃、买、逛街,上升到对商业体赋予社群属性,这也对未来的商业运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每一个细节都可能成为导流的关键点。这也意味着商业体需要拼软件、拼想法,在细节上取胜,才能吸引住更多顾客。因此,这些新式贩卖机就如同一匹自带流量的新零售小黑马,给了商业体快速注入了“新鲜血液”。

  同样注意到“贩售机热潮”的还有宁波工程学院的副教授朱美燕。他表示在这个“一言不合就消费”的个性时代,便捷的贩卖机本身就比较迎合消费者心态,再加上销售商品的新颖、销售模式的创新,让消费者有了全新的购物体验,很容易打动客群。同时,由于是无人销售,人机对话的简单模式更能让人放松购物,获得了更多人的喜爱。

  “可以说商业体引进贩卖机这一业态,更像是个四两拨千斤的做法。一来,这种经过改良创新,并且拥有充满刺激性零售方式和灵活的支付方式,能对很大一部分年轻人起作用,为商业导流。二来,对商家来说,无需人力看管的方式大大降低了运作成本,切入也比较快速,所以很有成为零售界业态新宠的潜质。”

  不过朱美燕也提醒商业体,注意把控出售商品的质量关,同时做好售后服务,以免因为售后问题影响到商场的美誉度,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