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荣江在回访已经搬迁的村民,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 受访者供图周荣江在回访已经搬迁的村民,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 受访者供图

  今年41岁的余姚梁弄镇综合指挥室副主任周荣江,在梁弄全面推进“浙东延安、山水古镇”建设及“六争攻坚,三年攀高”专项行动中,为破解政策处理难题,确保重点项目顺利推进,带头攻克多项难题,发挥了“精兵”作用,赢得“救火队员”美誉,成为当地群众信得过的基层干部。

  “要有敢啃硬骨头的担当”

  “矛盾纠纷、拆迁安置、历史违建等都是农村基层最突出的难点热点问题,必须要有敢啃硬骨头的担当。”周荣江坦言。

  在“山水绿活”项目开发征地拆迁过程中,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来说,要想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难度很大。

  “拿村民张忠兴来说,满以为跟他的儿女熟识,思想工作好做,没想到还是碰了钉子,老人坚决不肯拆。”说起这户村民的拆迁经历,周荣江至今感慨。

  老人眷恋故土,就连一棵柿子树也舍不得移除,还数次落泪。看到这个场景,周荣江感同身受,他三天两头下乡陪老人聊天,经过七个多月的交心,老人终于同意搬迁。

  张忠兴的女儿张燕飞告诉记者,周主任为人实在,无数次上门做工作,全家人都被他感动了。

  “阳光拆迁”让群众放心

  “安置房距离村子只有4公里,但没有一个村民愿意带头搬迁的。”“山水绿活”项目拆迁之初,进展十分艰难。周荣江了解到,村民们都抱着观望心态,一是对于拆迁是否透明并不信任,二是抱着拖到最后越有利的心理,谁也不愿意带头。

  “拆迁工作一直被群众诟病,打消群众的疑虑就要进行‘阳光拆迁’。”周荣江说,尽管“阳光拆迁”牵涉到动迁、审计等多个部门,但请示过镇里后,通过公开评估房价和拆迁价格,打消了村民的顾虑。

  在“山水绿活”项目中,还涉及3个行政村30多穴土坟的拆迁工作,这也成了周荣江的攻坚目标。

  在农村,迁坟是大事。为防止留下后遗症,周荣江多次赶赴市外,征求坟主后人的意见,既尊重风俗,又符合殡葬规定,形成最妥当的迁坟方案。最终,他用了4个月左右时间完成了绝大部分迁坟工作。

  敢于冲在一线攻坚破难

  在梁弄镇,周荣江还被称为“救火队员”,他是敢于冲在一线,处理信访纠纷的一把好手。

  几年前,余姚开元山庄酒店由五桂村征用的一块村集体林地,因为前后政策问题还没落实到位,引发当地村民不满。去年7月,一些村民砍了毛竹拦在村口,影响了游客出行。赶到现场的周荣江做了大量解释工作,之后又组织召开村民小组会议,经过牵头相关职能部门,资金补偿到位后,这场纠纷才得以平息。

  在周荣江的牵头下,余姚市品牌社会调解组织“崇德堂”也被吸收到了网格队伍中,在解决基层矛盾纠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纠纷矛盾从2013年接手时的47起,下降到去年的10多起,今年只剩下一起纠纷了。”“崇德堂”调解室负责人东溪村主任吴立敏告诉记者,调解室虽然只有7个人,但解决了很多遗留纠纷。周荣江常常指导队员们,用心对待群众,抓住矛盾切入点一点一点去磨,再难做的工作都能化解。

  工作受委屈就自嘲一下

  “每天7点左右到单位,前几个吃早饭的人就有我了。”说起几年来的甘苦,周荣江坦言,干好一项工作很有成就感。特别是看到自己参与的重大项目顺利启动了,非常欣慰。

  提到家人,周荣江特别愧疚。“妻子常说,哪有你这么忙的?我回应最多的一句,就是这么忙。”周荣江笑着说,自己干的就是“白+黑”“5+2”的活,晚上到家最多瞄一眼儿子的作业,其他真的顾不上了。

  曾在梁弄镇中心小学当过老师的周荣江,坦言如今的工作挑战性更强。在周荣江心里,村民们很淳朴,讲的也是个情字。只要捧着一颗良心干事,为他们争取应得的合法利益,工作就好开展了。

  基层工作十多年来,周荣江也受过很多委屈。“受委屈很正常,自嘲一下就好了,与群众没有什么好较真的。”周荣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