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过要火,就是个消遣吧。”

  52岁的卢锋,做了快5年的道路巡查员,怎么也没想到,一周前,下班后在天桥上跳了一段“鬼步舞”,火了。(鬼步舞,近几年非常流行的街头舞,原名‘墨尔本曳步舞’,流行到中国后,由于步法飞快,没有固定规律,给人一种飘浮不定的感觉,所以也被人叫做鬼步舞)记者 林建安 摄影 江玥

  广场舞我也想跳 但我更想跳新潮一点的

  要说枯燥的工作,道路巡查员能算上一个。从早到晚在马路上走,几乎没个可以讲讲话的人。

  这个工作,老卢已经干了快5年了。

  老卢的老家在安徽,初中一毕业,就踏上了社会,做过电工,在粮站干过质量检测员,也修过桥。10多年前,他想出来闯一闯,跑到了杭州,在东站附近开了个服装厂。再后来,生意失败,老卢沉下心,在江干市政园林养护所找了份道路巡查员的活儿,一直干到现在。

  一晃眼,老卢在杭州已经打拼了快20年了。

  在领导眼里,他是个认真负责的员工,他自己也很享受这个工作。

  现在,他负责凯旋路、景芳路、秋涛路、凤起路等范围内的道路巡查,一天下来,走了多少路,根本就算不清了,不过,“每天几个点来回跑,电瓶车骑着骑着就没电了,是常事。”

  老卢的工作,管的是市政道路上的市政设施,听起来倒是挺简单的,在路上来回走,看看哪里坏了,就往App上一发,相关负责人就会过来修。不过,这也是个操心的活儿,窨井盖有没有松动、路面有没有破损、道路市政设施是不是完好、车子有没有占道等,他都要管。如果不仔细,城市里的这些小毛病,是发现不了的。

  这样枯燥的工作,一天天干下来,若没点消遣的方式,也是挺闷的。

  “跳广场舞嘛,我也想过。但他又觉得不太适合男同志,我想学更新潮一点的”。

  一个多月前,老卢终于找到了解闷的法子。

  他在网上看到了“鬼步舞”的视频,就来劲了。“蛮有意思的。”老卢说,“动作幅度也不大,就跟走路一样嘛,看着也不难的,照着里边学就行。”

  这是一种拖着脚走的舞步,也叫“曳步舞”,没什么严格的要求,大多靠即兴。

  学了不久,老卢就会了。一周前,他在天桥上跳了一段,被路人拍下来传到了网上,一下就传开了。

  我没想过要火 就是个消遣吧

  这几天,采访老卢的媒体来了一拨又一拨,但说实话,老卢的心里是有点抗拒的。“跳这个舞是我下了班后的一个消遣,没想过得到多少人的关注。”老卢有点不好意思。

  对他来说,下了班,两只耳朵塞上耳机,在这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不听道路上车辆来往的喧闹声,听着喜欢的歌,跳着喜欢的舞,不为别的,就为了给忙活了一整天的自己放松一下。

  有时候,老卢在天桥上跳,在马路边上跳,有时候也在公园的空地上跳,但不管在哪里跳,归根结底,并不是为了博眼球。

  现在,大家见到他,都说火了火了,但他并不理会。跳这个舞,让自己开心,是他最满足的。

  昨天下午,老卢也给我们来了一段,耳机里放的是张冬玲唱的《流泪的情人》。

  侧滑、踢腿,小踏步……不用热身,音乐一响,老卢甩开两只手,马上就来了。路过的大爷大妈看到,都说跳得好。

  “这跳的好像是街舞吧,跳得蛮好的,蛮好的。”一位大妈说着,也在边上跟着跳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