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上午9:30,张先生来电:前天我在宝石山遇到一个高手,在宝石流霞一线天徒手攀岩,我是摄影爱好者,拍了好多照片,听说他50岁了,是个厨师。

  记者刘益梅核实报道:张先生拍的是老安,河南洛阳人,50岁,独自在杭州打工,在交通局下属一家单位做厨师,老婆在老家,一儿一女都在外地读大学。

  老安是2010年来的杭州,在黄龙一家单位做厨师,之前七八年在别的城市,与家人分居长达十四五年。

  “唉,没办法,家庭负担重,要培养孩子上大学,只能出来打工赚钱了。老婆不能一起来,家里老人年纪都大了,需要她照顾,我们宁可钱少赚点,老人要照顾好。”

  老安一直有个爱好,打太极拳。小时候看连环画《偷拳》,感觉太极特别神奇,后来认了师傅学拳,天天练,坚持快二十年了,每天早上6点到北高峰练拳,练1-2个小时,刮风也练,下雨也练,春夏秋冬从不间断。

  宝石山徒手攀岩,老安玩了两年多,只要不下雨,周六周日都去。每个周末,老安约上两三个攀岩好友,先爬北高峰,下来吃个中饭,饭后去宝石山玩攀岩,玩到傍晚下山。

  两年前,老安看一个女的在宝石山攀岩,也想试试,没想到玩了一次,驻足观看的游客特别多,“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后来我每周都坚持来,也是因为享受这样的感觉!我人都自信了很多!

  “毕竟我是练太极拳的,身体柔韧性比较好,攀岩时很多动作能轻松做出来,比如空中劈叉、单手吊等,我做这些动作会有漂移感,看起来更赏心悦目。”

  老安家人隐约知道他在玩攀岩,一到周末就交代他注意安全。但老安说,这样的徒手攀岩对他而言难度不大,不过前年有一次,他摔下来过,那次人比较疲劳,脚下一滑,一下子从蛤蟆峰掉到下面一个洞里,伤到腰和盆骨,可能是骨裂。老安他没去医院,接下来三个月太极拳照样练,三个月后继续上宝石山攀岩。

  不过老安也想对快报读者说,一般人不能随便尝试徒手攀岩,还是太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