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安明展示他的书柜虞安明展示他的书柜

  最近,我们接到了一位家住江新社区的热心读者爆料,说有一对善良的夫妇,一直都在资助学生、热心捐款,在他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这对老人。丈夫名叫虞安明,今年91岁,是湄池中学离休的,妻子今年85岁,是一位退休医生,他们离退休后的30多年间已经累计捐款逾20万元。  

  不能让孩子因为学费成不了才  

  虞安明曾是湄池中学的一名老师,因为自己工作的缘故,他特别关心学生这个群体。“以前诸暨有个聋哑学校,我经常会拿10元、20元给学校的孩子,没办法多给,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只有60多元。”  

  1986年,虞安明离休,他那份对学生的关爱,却始终延续着。虞安明的老家在阮市,每年他和妻子都要回去好几趟,一方面是回老家看看,还有就是打听一下,老家有没有需要帮助的贫困大学生。但近年来,老家的经济条件都不错,学生们都不愁上学。为了找到需要帮助的大学生,虞安明夫妇就特意委托一位在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工作的朋友多留意,有考上大学并且需要帮助的大学生,他们都愿意资助:“学生是国家的希望,这么好的苗子,因为学费的问题不能成才,那真的太可惜了。所以,我们能帮一个是一个。”  

  2012年7月,收到温州医学院录取通知书的小许正在为学费担忧,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便联系了虞安明夫妇。他们当即就表示愿意资助小许大学4年期间的全部学费,共1.5万元。4年后,小许毕业了,虞安明夫妇又资助了考到上海外贸学校的小宣。今年,紧接着又是一名新大学生接受了他们的资助。 

  每年开学前,受助的大学生就会到虞安明家领取学费,并汇报前一学期的学习成绩。虞安明欣慰地说,他们资助的孩子小宣,每次上门都会带些的土特产,特别暖心。除学费外,虞安明夫妇也会另外包500元红包塞给孩子,有时候受助大学生回学校时顺路来看看他们,也都会给500元生活费。“孩子来看我们,礼尚往来,我们得还礼,还得加倍还。”虞安明妻子说。  

  捐款署名“离休干部和退休医生”  

  2008年汶川地震,捐2000元;2010年,为重病退休教师捐款1000元;2011年诸暨“6·16”特大洪灾,捐款2000元;2013年云南地震,向红十字会捐款2000元;2015年,向红十字会捐1000元;2016年,向贫困生捐款1000元……虞安明夫妇还把目光投到了社会热点问题上,每次在报纸上看到关于重大灾难性事件的报道,如果有需要,他们都会主动送去爱心款,这几年,每次的捐款都在1000元以上。  

  每次捐款,虞安明夫妇都不愿署名。在一次向红十字会捐款中,因为捐款额超过3000元,工作人员让他和老伴署名、拍照。虞安明说:“拍照免了,姓名不必透露,署名就写‘一名离休干部和一名退休医生’。”  

  谈起捐款的体会,虞安明认为最重要的是付出爱。他说他们俩参加一些捐款活动,总免不了听到一些微词,但他们总是带头捐款,“捐不捐是我们的事,议论不议论是他人的事,捐款就为助人,助人不求回报。而且相比企业家等社会热心人士,我们这点捐款实在是微不足道。”  

  他和老伴的日常生活却很“抠”  

  在别人眼里,虞安明夫妇对别人很大方。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对自己却很抠门,两人在日常生活中非常节省。虞安明翻出自己的衬衫衣领说:“这个衬衫领子都是补过的,外套也是30多年前买的,我老伴也是,她穿的衣服都是工作时穿过的。我们俩应该有快20年没有买新衣服了,现在的衣服质量好,穿不破。”  

  两个人居住的房子,陈设简单,但干净整洁。在虞安明的书房里,整整齐齐的陈放着很多书籍。他向记者介绍说:“这里好多书都绝版了,像这个《辞海》,是我工作时买的,我都要好好藏着,以后都捐给学校。”  

  “我们两夫妻的观念都很一致,关于节约,唯一的一点分歧可能就在用水上了。”虞安明半开玩笑地说。虞安明为了节约用水,把洗过衣服的水收集起来,再用来冲厕所马桶,洗菜的水用来浇阳台上百余盆花花草草。老伴以前是医生,十分注重卫生问题,经常会念叨虞安明,这样囤水很不卫生,但还是改变不了虞安明这一节约用水的习惯。  

  虞安明和老伴的生活节约、朴素,与捐款时的“一掷千金”相差甚远,但这两位老人自得其乐,反而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