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扶老人反被讹”案引起了社会关注,浙江金华一位80后好心扶起了摔倒的路人,但在监控暂时没有找到的情况下,对方却一口咬定是他撞到自己的。

  遇到老人摔倒,有人冷漠地视而不见,有人热心地伸出援手。为什么人们会做出不同的选择?这背后其实暗藏玄机。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的陈发动,是位85后的年轻博导,研究方向主要是行为决策与决策神经科学。他通过实验发现,做出扶或者不扶的选择背后,其实受人本性是利己还是利他的影响。

  人的第一反应和他的本性有关,

  利己者倾向于不扶老人,利他者倾向于扶起老人

  陈发动认为,理解这类行为需要研究“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合作行为”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我支付一定的成本,你有所获益。”面对摔倒的老人,如果你选择扶(合作),则你会付出一定的成本,但是老人会脱离危险;如果你选择不扶(不合作),你不会付出任何成本,老人也不会有任何受益。

  那么人的第一反应是合作还是不合作呢?

  2018年9月3日,陈发动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助理教授Ian Krajbich关于“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的这项研究,发表在了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自然·通讯》上。9月4日,《Science Daily》(《每日科学》)等多国科技媒体也对这项研究进行了报道,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

  谈起研究“合作行为”的原因,陈发动说,这是因为他读到美国学者2012年在《Nature》(《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项关于“合作行为”的研究,他们的研究表明,人的直觉倾向于选择合作,也就是说,面对老人摔倒的情形,人们的第一反应是选择扶起老人。

  陈发动觉得这样的结论缺乏说服力,因为在身边,也有人第一反应是不扶老人,所以想进一步系统深入的研究该问题。

  2016年,陈发动在美国访学期间做了这样一个实验,让102个被试者每人做200道选择题,选择题的内容是关于如何分配金钱,一个选项是自己收益多,他人收益少,另一个选项则相反。比如让一个人选择,自己分得95块钱,另一个人只获得18块钱,还是自己分得85,他人得21块钱。

  实验中,陈发动和合作者对被试的决策时间进行了干预。在“时间压力”条件下,被试必须在2秒内对一道题做出选择;在“时间延迟”条件下,被试需要等待10秒钟才能做出选择;在“时间自由”条件下,被试的决策时间没有任何限制。

  “时间自由的情况下,人们做出的选择更符合现实的情形,这样可以判断这个人是利己还是利他。而在时间压力下,人们做出的选择更多的依赖于自己的直觉,相反在时间延迟下,人们做出的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我们的实验发现,时间压力让利己的人变得更加利己,让利他的人变得更加利他;相反,时间延迟让利己的人做出了更多利他的选择,让利他的人做出了更多利己的选择。”陈发动在浙大紫金港校区的一间会议室里,给钱江晚报记者画了张图表,并说,此前的研究都是将所有人看作一个整体,而没有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异质性,这也是他实验的一个创新之处。

  于是,他将200道选择题分成四个部分,被试者必须按照顺序,分别在时间自由、时间压力、时间延迟、时间自由的条件下分别完成50道选择题。“这样的方法更科学,得出来的结论也更具说服力。”

  实验后陈发动发现:并不是像之前研究的结果那样,认为人第一反应是选择合作。也就是说,遇到摔倒的老人,本性利己的人会很快做出反应,不扶老人;而本性利他的人第一时间会毫不犹豫地扶起老人。

  时间压力使人靠直觉行事,

  时间延迟可能会让利己者扶起老人

  “面对一个决策情形时,人的大脑通常会对不同的选项进行比较,比较过程中不断判断哪个选项更好,最终选择其认为更好的那个选项。”陈发动表示,“当猴子面对香蕉和苹果的选择时,它也不是第一时间就选择它喜欢的香蕉,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比较,才最终选择了香蕉。”

  “这种决策机制的典型现象就是当两个选择的差异不大时,人们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思考,然后才能做出选择。”陈发动说,“在生活中,也有很多‘差不多’的事物,浪费我们很多时间去做选择。比如买个包,在看中的两款之间纠结,其实这两个包的差别不大,价格也相差无几,这时候就应该随便选一个,这才是理性的做法。”

  但是这种通过不断比较并累积证据的决策过程受到人的直觉的影响。“时间越短,人们越会依靠直觉行事。”陈发动表示,“有趣的是,我们发现,时间延迟对选择亦有影响。在时间延迟下,因为人在不断的思考,原来的倾向可能会发生变化。利己的人或许会选择“合作”,而利他的人也可能不“合作”。也就是说,面对摔倒的老人,反复思考后,利己者最后可能会扶起老人。”

  关于人们决策背后的认知机制研究也可以应用到生活中去,欧美已经有相关的行为洞见团队专门将相关研究应用到公共政策制定上,来提高社会的整体福利。例如,当人们面对是否捐献器官的决策时,政策制定者将捐献设置为默认选项,以此来干预或调节人们的第一反应,这样人们捐献器官的比率和以往相比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近年来,理解、揭示人类合作行为背后的认知机制已成为诸多领域科学家重点关注的研究方向之一,但截至目前,关于该主题的研究结果争议仍然很大,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陈发动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们做出选择背后的认知加工过程,至于如何使大家都主动地去帮助老人,他表示:“这还需要从心理学、管理学、神经科学等方面对人的认知进行更多、更深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