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安静静做个老师,作为一名语文老师,艺术节有我的事,科技节有我的事,心理节更有我的事,拍照写报道成了我的日常。入职已经4年了,热情被学校的许多杂事消耗殆尽,唯一支持我坚持下去的,是学生。我真的只想安安静静做个老师,上好每一堂课,能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自己的教学和班级管理,真的有这么难吗?教育是一件实在的事情,可是为了评比与宣传,大家唱一出好戏欺骗上级和自己,我们教育出来的孩子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少先队德育活动太多,一周一个花样,拍视频、做海报、做录音,家长也觉得累。另外学校里要交的各类手写材料太多了,师徒结对手册、后进生记录本、班主任手册、教师成长记录手册、备课本……作业本都批改不过来,还要手写这么多本子,谁受得了?学校里还每月都搞体育测试、搞音乐、搞教研,花头经太多,根本无法安心钻研课本!”

  这些非常真实的声音来自拱墅区的中小学老师。他们之所以说出这些肺腑之言,是因为拱墅区在本学期开学前做了一次拱墅区校长教师专业外负担(压力)的调查。而近日,拱墅区就根据老师校长心声而制定了《关于开展“减轻教师负担提升教育品质”行动通知》。

  “为了排摸哪些事情给校长老师增加大量教学外的负担,我们专门请浙大教授设计了问卷,并在8月底发放给全区老师。调查结果发现,应付检查评比、论文课题压力大、QQ群微信群等家校联系群耗时耗力、会议太多、其他部门摊派到学校的各类活动太多都成为70%以上老师校长们身上的‘大山’。”拱墅区教育局局长赵群筠感慨,老师们真的太累了。在做调查问卷的同时,他们也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发现全区学校每年与教育教学工作不相干的活动就有60多件,都需要占用老师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给老师减负的目的是要把老师的时间还给孩子,提升教育品质,这既有科学性、符合民意,也尊重个性。”

  记者翻看了调查结果发现,全区总共有1600多名校长老师参与了调查,大家的反馈出奇的一致。在教师负担(压力)调研分析中,排名前十的原因都至少有70%以上的老师选择,其中,因收入低而窘迫、教师经常把工作带回家、教改压力大、因工作忙没时间照顾父母、疲于应付检查评比排在前5名。而在校长负担(压力)调研分析,排名前七的原因引发至少80%校长共鸣。其中,教师流动压力大、社会过度扩大学校的责任、办学资源(师资、经费等)不足、上级行政部门指令过多、要求校长参加的会议多排在前五名。

  在赵群筠看来,要梳理出问题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这需要勇气和决心。为了这一次给校长老师们减负,区教育局对于具体方案也是讨论再讨论,以确保能真正解决老师们所困扰的问题。

  最终的减负方案文字不多,但很实在。排在第一件的事儿就是精简会议,区教育局首先做出表率:区教育局每学期集中召开校园长会议不超过3次(上级部门规定召集会议除外),机关各科室、直属单位召开中小学、幼儿园各条线分管校长会议每学期1次,而且要严控会议时间。筛选上级各单位、各部门布置的工作任务、简化对学校和老师的考核、鼓励各种会议以视频会议形式落实、精准教师培训,避免重复参加也列入其中。目前,拱墅区教育局已将为减负行动列入本学期的工作重点

  通知出台后,这几天,杭州拱墅区的不少中小学纷纷给家长微信群定了群规。例如,卖鱼桥小学就给家长微信群定了24条群规,其中包括微信群只用作家校沟通交流,不做聊天使用。家长有个别突出问题建议私信交流。群内互动时间为7:00-21:00,过早和过晚都不宜在群里发布消息。此外,家长在群里不能攀比炫富和吐槽有损孩子身心健康的内容。而文晖中学则要求每个班级只能建一个家长微信,反对各任课老师建立各学科家长群。群里以发重要通知、事项为主,家长不用排队说“收到”或是点赞。这些群规发布后,立刻收到了老师和家长的一片支持声,还有老师家长笑称家长微信群里的清流来了。

  而拱墅区各个中小学也陆续出台符合本校特点的减负方案。 红缨学前教育集团园长黄静就在此次减负行动中定了个小目标。“幼儿园经常需要布置环境,还需要老师创新。光是这件事就至少要占老师40%的工作精力。如今我们减少了每年环境创设中不必要的更新、求新,应该能让老师们节省一半的精力。”黄静说,老师们有了时间精力,就可以增加观察并追随孩子更新幼儿学习与游戏材料的时间。文津小学则将两周一次的行政例会改为每月一次,每次会议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同时,取消青年教师手写教案,以年级组集体备课为主,青年教师再进行个性化修改。“手写教案是一个非常耗时耗力的工作,而年级组备课也可以让青年教师通过教案学习资深教师的上课智慧。”该校副校长吴丹娜说。

  “这当然是好事。老师们花在其他琐事上的时间少了,能留给孩子们的时间就多了。”该区一位三年级的家长告诉记者,他和身边的家长都非常期待老师减负后给孩子带来新气象。

  记者了解到,给老师减负的问题,其实已经成为共识。“并不是说所有教学外的任务都是没用的,只是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的现状是,很多本来应该让成人学习的事情,因为在成人身上落实效果不好,就布置给孩子。孩子是许多家庭的中心,孩子的任务是所有家庭成员都会重视的。”一位资深教育界人士告诉记者。而上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上学期他们也对上城区3年里接到的各项通知、任务进行了梳理,发现多达100多项。“由区教育局做好统筹安排,让学校自主选择,不做刚性的考核。”该负责人说,他们也已经通过行动在为老师们减负。

  而我们也希望,这一次来自教育职能部门的减负行动,能够带动其他行政部门,让大家一起来为老师“瘦瘦身”,让老师们能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