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家住杭州建德的小刚与家人走丢。

  收容、乞讨、被收养、演杂技……

  25年后,终于遇见了妈妈。

  地点却是在辽宁的监狱。

  建德法医雷振平说:“幸亏家人在2000年采集了DNA信息!”

(图:李雪拎着的蛇皮袋里,装的都是给她儿子买的东西。)(图:李雪拎着的蛇皮袋里,装的都是给她儿子买的东西。)

  监狱门口,花白头发的老妪手拎鼓囊囊的蛇皮袋来回踱步,伴随生锈的铁门发出沉闷的“嘎吱”声响,之前慌乱的眼神定焦在开门的瞬间,这一刻,迟来得太久,她已等了25年多……

  李雪(化名)从没想到,思念了25年的儿子,竟然会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的辽宁。

  李雪跟随建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坐了10多个小时火车,从杭州赶到辽宁,见到了分别25年的儿子。

  ●“这是你小时候,妈妈抱着你,你还记得吗?”

  “儿子,你还认识我吗?是妈妈呀!”小刚一走出门口,李雪(化名)便跑上前去,激动地握紧了他的双手。

  10月15日上午,建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徐森泉陪同李雪,跋涉1200多公里,从杭州建德奔赴至辽宁省某监狱内,实现了她25年来期待已久的团圆。

  “这是你小时候,妈妈抱着你,你还记得吗?”

  看着小刚陌生而又迷茫地摇头,李雪一下子急了,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她紧紧抱住小刚,哭叫起来,“儿啊,我是妈妈啊,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啊!”

  或许是被母亲的情绪感染了,之前愣住的小刚突然左手抹着眼泪,捂着头,一手搂住妈妈,靠在她的肩膀上,背止不住地抽搐。这么多年来,两人压抑的委屈和思念,终于在此刻彻底释放。

  空旷的走廊上,哭声回响,25年,他们彼此都等待得太久了。

(图:母子相认,百感交集)(图:母子相认,百感交集)

  ●儿子的被拐,是她25年心头未愈合的伤疤

  回想起过往,那是还未在李雪心头愈合的伤疤。

  事情还要追溯到25年前,来自农村普通家庭的李雪为了以后能过上好日子,便嫁给了当时有居民户口的前夫。本以为生活从此就能顺风顺水,未曾料却迎来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出生没多久的女儿生病不幸夭折,在外打工的丈夫杳无音讯,独身一人的李雪只得边打工边照顾儿子小刚,日积月累的失望让这个家庭最终还是走向了破裂。然而再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减轻李雪生活的负担,老公有些残疾,日子捉襟见肘,加之上有老下有小,当时的李雪根本应付不过来,儿子小刚只能回到前夫身边。

  李雪说,她后来只见过儿子两次,哪里想得到,那竟成为自己对儿子最后的记忆,听说儿子被拐后,李雪便踏上了寻儿的漫漫长路,没有方向地疯狂寻找,没有遗留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看着人家儿子都抱在手里,而她手上只有和儿子的几张合影,李雪怕被人数落,只能背地里偷偷哭,因为哭得太多,眼睛也越来越不好了,到现在看东西都雾蒙蒙的……

(图:李雪随身携带着她与儿子幼时的合影)(图:李雪随身携带着她与儿子幼时的合影)

  ●不放弃一丝希望,建德警方跋涉千里圆梦

  事实上,小刚不见后,他的家人并没有立刻报案。后来,小刚爸爸辗转到殡仪馆工作,恰巧遇上了建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雷振平。因为工作的交流,一来一往,两人熟识起来。 

  当时,刚工作没几年的雷警官,在听到小刚爸爸说起自己的儿子失踪七八年,可能被拐骗时,身为刑侦民警的警觉意识立刻调动起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说不定能找回来!”雷警官立马给小刚爸爸采集了DNA,为日后开展寻人工作打下基础,就这样,小刚被拐信息被录入了打拐数据库。

(图:李雪随身携带着她与儿子幼时的合影)(图:李雪随身携带着她与儿子幼时的合影)

  25年后,2018年9月,从公安部传来线索,1993年建德被拐儿童小刚疑似正在辽宁某监狱服刑。

  不放弃一丝希望,接到线索后,建德警方第一时间开展调查、复核,终于在中秋节前夕,基本确定了童小刚的身份,正是李雪失散多年的儿子!确定身份后,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徐森泉立刻通知了李雪,一齐驱车奔赴辽宁省,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还记得通知李雪的那天,她激动地在电话那头放声大哭。作为刑警,破案是我们主业,案子破了,我们的确很兴奋,但是能像这样让家庭团聚圆梦,我们心里更感觉满足和感动!”徐警官回忆时说道。

  最后,我们从管教民警那里得知,小刚在监狱的这几年,积极改造,表现良好,已经两次减刑了,现在还剩下5年多刑期。临别之际,李雪兴奋地抱着儿子说:“儿子,妈妈把门开着,等你出来,我和你阿姨会来接你回家!”虽然是重逢后的匆匆见面,但团圆久聚的幸福日子相信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