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中心,一套60来平方的小房子内,经常有不同的人进进出出,他们不是来做客的,而是来赌博的。

  今天,杭州西湖警方在西溪派出所通报,近期捣毁了一个隐藏在小区出租房内赌场,手段之隐秘、数额之巨大,让人瞠目结舌。

●赌场隐藏在小区居民楼内,●赌场隐藏在小区居民楼内,

  由一名女管家居住负责日常管理

  这个小区位于文一路省委党校附近,是一个电梯房小区。

  平日里,小区居民进进出出,觉察不出任何异样,但是这个赌场就隐藏在小区中间位置的一幢居民楼内。

  这套房子60来平方米,小三房,一厨一卫一客厅,房子是一个姓吴的男子租下来的,每个月租金4000多元。

  而住在这套房子内的是一个姓余的女子,40来岁,杭州转塘人。

  吴姓男子就是这个赌场的老板,也是40来岁,江苏人。而这个余大姐,就是这个赌场的负责人,也是房子的管家。

  余大姐原本就嗜赌成性,后来在赌场上结识了吴老板,两人一筹划,一拍即合,开了这个小区居民房赌场。

  余大姐住在这套房子里,不需要花一分钱,房租费,日常的生活开销,都由吴老板承包,另外,每一次开设赌局,按每天流水进账的百分比提成,生意好的时候,余大姐还可以拿到300—500元的提成。也就是说,开设这个赌场,余大姐不需要房租费还有地方住,平日里买菜做饭,都不需要花钱;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还能拿个9000来块钱的提成,比上班还轻松。

●网上直播赌局,线下模拟开赌●网上直播赌局,线下模拟开赌

  赌客们认为,这个小赌场更安全

  不仅这个赌场设置十分隐秘,连赌博的方式也是如此。

  赌局主要在房子客厅进行,一台电脑、一台30寸左右的电视机,一个现场和官,以及一群赌客。

  这个和官是吴老板手下打工的,每次有赌客上门,女管家余大姐就会叫和官来开局。

  现场赌博的方式,是模拟一个在线直播平台上的赌局,这个直播平台叫“百家乐”。

  直播平台上,会有一个在线真人和官,发牌、开奖都是视频直播;然后在线的赌客们通过人民币充值兑换积分,来押大押小。而这个小房子内的赌局,输赢都是以这个直播平台上的开奖结果为依据。

  首先,余大姐叫来的和官会登录这个“百家乐”直播平台,通过电脑投屏到电视机上;现场的赌客们直接付现金给现场的和官,并告诉他买大或者买小。

  然后,现场的和官利用已注册账号,在“百家乐”直播平台上为现场赌客们在线押大押小。直播开奖结果:押中了,现场和官将钱给赌客,押输了,钱就被和官收走了。

  又要租房、又要给手下打工的发工资,那么吴老板是如何盈利的呢?

  “直播赌局中,人民币兑换积分比例是1:10,1块钱就有10个积分。但是现场赌局中,吴老板定有自己的规矩,1块钱就是1个积分。举个例子,比如你要押1000积分在线买大,那你现场就要掏出1000元。但是实际上,吴老板的和官在直播平台上押注1000分,只花了100块钱。”西溪派出所办案民警蒋瑶说。

  可能大家会疑惑,赌客们明知道吴老板这差价赚的也太高了,为何不自己在线赌呢?

  第一,这个直播网站的注册账号现在已经很难搞到了,直播平台是在境外的一个网站;第二,很多赌客认为自己在线赌被查风险大,这个隐蔽的小房子里更安全。第三,线下模式,更刺激,直接现金交易,可以随意买多少。

  ●赌客构成复杂,各色人等都有

  两个场子,流水金额就达700多万了

  钱报记者了解到,来这小房子内参与赌博的人员,有身怀巨款的拆迁户、无业人员……各色人等都有。而每一局的赌客数量、人员也是不固定的。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管家余大姐招揽过来的,因为她平时经常也出没各大赌场,认识不少赌客。

  赌局开设时间也不一定,有生意就开,没生意余大姐就在家里做饭看电视。生意好的时候从下午开始,一直到凌晨后半夜。赌客们的吃饭问题都可以在余大姐这里解决。

  至于输赢大小,从目前西溪派出所查获的情况来看,只要开局,每一场都是上万元。赌客们出资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偶尔也有大客户,万元计算。

  让人惊讶的是,通过西湖警方的调查发现,其实吴老板在另一个城区还有一个这样的赌场,也是开在小区居民房内,也有一个管家看家的。

  今年上半年,西湖公安分局、西溪派出所通过前期的查证,派出60多名警力,将主城区内两个赌场捣毁,现场抓获17人,现场查获赌资11万余元。

  经审查,吴某某、余某某等人交代,于2018年2月底以来,其团伙招募刘某某、孙某某等七人,在居民房内,登录境外赌博平台上的“百家乐”,在线下组织赌客进行赌博,总资金流水700多万元,平均每日获利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该团伙人员固定、职责分工明确,由专人负责联系赌客、租赁场地、网络管理、资金结算、后勤保障等业务,是一个隐蔽性高、组织性强的犯罪团伙。

  截至6月15日,该案刑事拘留9人,行政拘留5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办理,目前移送审查起诉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