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回去前,老冯(化名)想再去看看妈妈。

  “还是别来了,你来,我又要难过了。”电话里,80多岁的老母亲跟她最疼的这个儿子说。

  老冯已近天命之年,在家排行老三,曾经是母亲的骄傲。清明,他回家给父亲扫墓,距离上一次扫墓已经过去四年多了。

  老冯原是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在2013年惊动公安部的“环保大案”中,老冯因污染环境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获刑。

  清明节前期,乔司监狱批准7名服刑人员回家扫墓。每人探亲时间是三天,4月4日开始,到6日下午4点前回到监狱。

  这是浙江省监狱系统第一次推出让服刑人员回家扫墓的举措。

  记者记录了老冯回家的这三天。

  4月4日

  回家

  4月4日上午9点,“咣当当”,铁门拉开,老冯和另外6名服刑人员排队走了出来,穿上便服的他们,看起来挺精神。

  老冯家在建德,4日清早5点,老婆、妹夫就出发了,7点到了乔司监狱会见大厅外。边上,其他人的家属也都兴冲冲地赶来了。

  老冯的妻子、妹夫,远远地朝走过来的老冯招手,“孩子在学校。”老冯上了车。

  车窗外,风景掠过,老冯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觉得很舒服。“房子啊,山水啊,感觉越来越美了。”

  一上车,老冯就给乡下的老母亲、两个哥哥、岳父母打电话,报平安,妻子把手机里孩子的视频翻出来给他看……

  夫妻俩四年多来,第一次挨得这么近。

  “感觉很真实。”每个月,妻子和孩子都会去看老冯,但隔着玻璃,“感觉很遥远。”每次亲情会见的半小时,夫妻俩只能挑最关键的谈,最关键的当然是孩子。

  老冯进去时,孩子才上3年级,现在快考高中了。

  头几年,孩子总会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放学看到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来接,孩子心里会失落,偷偷哭,妻子心里也难过,只是“在孩子面前不能流露太多,我要把情绪控制好”。

  这几年,孩子大了,缠着妈妈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我问孩子,在学校里有没有同学对你说什么。”妻子说,这也是夫妻俩最担心的事,但孩子说“没有”,甚至像这次爸爸回来,还告诉了同学。

  因为堵车,到孩子学校时,同学都走光了,老冯张开双臂抱住孩子,到车上,还一直搂着。

  团圆饭

  吃过午饭,老冯去当地司法所、派出所、社区报到,接受公安和司法行政机关的离监监管。

  傍晚,岳父母在厨房忙开了,中午没来得及做的,都是大菜,鸡啊鱼啊羊肉啊,排着队等下锅……

  老冯搭不上手,走到阳台上。阳台上有很多妻子种的多肉盆栽,和岳父种的蔬菜,他一一浇完水,去看孩子做功课。

  “很多年没看到这样的场景了。”老婆有点恍惚,又高兴,又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冯回家前,心里已经准备了好几天,他怕自己偶尔流露的低落情绪会影响到家人,他不想家人担心,所以要把情绪调整到最好。

  “开饭了!”

  “每一样菜都很好!”几双筷子一起给老冯碗里夹菜,碗里都快放不下了。

  这是一家人四年多来的第一次团圆饭。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4月5日

  母亲 孩子

  上午,老冯要去看妈妈,还要给爸爸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