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是书法、篆刻和文字学家,有四个子女。由于历史原因,子女们相隔千里。1986年,父亲去世后,三位姐妹在没有和弟弟沟通的情况下陆续将父亲的部分书法作品、篆刻作品捐赠给了父亲故乡的博物馆,并由博物馆举办了其父亲的纪念活动、出版了书法篆刻集。

  但是弟弟知道后跳了起来,从此引发了一段长达30多年的纠纷。历经一审、二审、再申诉,最近,经过杭州下城区检察院的调解,70岁的弟弟和姐姐们终于达成了和解。达成调解是在下城检察院的接待室,正好没有窗户,但弟弟最后说了一句:“这里虽然没有窗户,但是这里有阳光”。

  因为历史的原因,姐弟分隔甚远,也少有联系,但是事后当知道姐姐们的捐赠举动之后,弟弟还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因为与姐姐们沟通无果,2015年,弟弟一纸诉状将三位姐姐告上法庭,主张自己的继承权利,要求撤销赠与合同。

  1986年的赠与,2015年要求撤销。赠与合同的撤销期限仅为5年,即便是按照民事诉讼的最长期限为20年,弟弟在“赠与”生效后的30年后提起诉讼也远远过了诉讼时效。一审,二审均被驳回。

  诉讼,使得原本因为距离而疏远的姐弟亲情几近葬送,弟弟仍旧不甘心,将一封长长的申诉信寄到了下城区人民检察院。

  申诉信寄到下城区检察院后,案件分流到了下城区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部。

  长长的来信,承办检察官看得非常认真,细致审阅后,她拨通了长途电话。经过与弟弟的谈话,承办人感受到案件的特殊性,双方当事人是姐弟关系,并且均年事已高,最小的已有七十多岁,最长者已近九十高龄。漫长的诉讼,让弟弟和三个姐姐的感情出现隔阂,关系因为诉讼变得水火不容,弟弟的家庭经济还存在着相当的困难,也因病痛卧床。

  案件的办理又多了更深一层的使命,化解这长达三十多年的矛盾,让老人们过上安心的晚年。

  本着化解基层矛盾纠纷初衷,下城区检察院决定启动部门联动机制,由民事行政检察部与原控申部门共同承办该案件。

  之后,承办检察官数次和弟弟沟通,耐心地解释了公益捐赠中的法律法规。立足社会价值,从情理上向他讲述了公益捐赠对其父亲以及其父亲家乡所具有的不凡意义;为了保障他的诉讼权益,同时为了解开其因数次诉讼未果对法律产生的抵触心结,下城区检察院专门为他聘请了第三方律师,由律师和承办检察官一起对他释法说理,让他感受到公正、公平。

  同时,承办检察官还多次联络远在异地的受赠博物馆,沟通协调,最终博物馆承诺将弟弟一同列入捐赠人的行列中,并授予了捐赠证书。此举使得弟弟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得知弟弟因病导致生活困难,下城区检察院多方沟通协调,迅速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为其申请到了司法救助金,解其燃眉之急。

  终于,前段时间,弟弟被打动,决定息诉罢访,和姐姐们达成了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