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5岁时,他妈妈就离家出走了,从小他就跟着我在外地打工,直到10岁才回老家读小学。我身体不好,没怎么管他,但是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敢去抢劫。”日前,浙江衢州开化县人民法院对一起未成年人涉嫌持刀抢劫的案件进行了“圆桌审判”。

  大会议桌前,两名少年坐在一边,陪同他们的是各自的法定代理人及辩护人,另一边坐着合议庭法官和人民陪审员。其中一名少年的父亲林某说得痛心疾首。

  孩子出事跟家庭有着莫大的关系。就像林父所说的那样,10岁回老家读书的小林到了五年级,就辍学了。

  他跟同样是单亲家庭长大、缺少家人关爱的小飞成了好兄弟。 

  没有生活来源,两人尝试过盗窃,未有收获。去年8月29日,小飞提议找家店铺抢劫。

  晚上11点多,两名少年缩在街角的弄堂里盯着对面一家正准备打烊的小卖部。眼看街道上人车渐渐稀少,“你在门口守着,我去店里假装换零钱,一看见他把钱放在哪里我就行动。”小飞深呼一口气向小林说道,随后紧紧地捏着藏在袖子里的匕首,走进了店铺。

  “老板,有零钱吗?我想换点。”毫无防备的店主刚低头打开抽屉拿钱,小飞就立刻拿出两把匕首架在了店主的脖子上,明晃晃的刀面倒映出店主苍白的面容,他的嘴似乎在动,但是小飞已经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好快,拿刀的手上都是汗。

  “老板,我要买瓶水。”就在这时,一位女顾客走了进来,全然不知店内正在发生什么。“好,我帮你拿!”店主趁机逃出店外。

  小飞从抽屉里抓起一把钞票夺门而出。一共830元,小飞分给小林400元后,各自离开。

  回家之后,小林越想越害怕,不知道刚刚的街道上有没有监控?不知道店主有没有报警?如果我被抓了,我爸爸该怎么办?

  第二天,小林找到小飞,说服了他一起来到开化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2018年3月8日,公诉机关以抢劫罪将该案诉至开化法院。

  承办法官通过前期调查发现,两个孩子,小林目前在理发店做学徒,小飞为了躲避父亲的殴打,白天在外流荡,晚上就留宿网吧。

  在此情况下,如何判决才能即符合法律要求又能够让两名少年有机会改过自新呢?就案办案易,要揭开伤疤、去腐生新却极其困难。

  郑法官委托心理咨询师对被告人进行了心理测评,结果显示两名少年均能够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行,且有悔改之意,只要家庭、学校、社会给予正确引导和足够的帮助及关爱,他们能够约束自己,重新回归社会。

  可是,鉴于被告人小飞的父亲存在家庭暴力倾向,郑法官在对其劝说并发出人身保护令的同时,将小飞带到开化县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由中心为其提供必要的住所和食物,并承担临时的监管教育职责。

  3月29日,该案正式开庭审理。法官、人民陪审员、公诉人、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工作人员、被告人、辩护人、法定代理人像朋友一样围坐在会议室的“大圆桌”上,全然没有在审判庭开庭时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

  通过审理,该院认为两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胁迫方式抢劫他人财务,已构成抢劫罪,且两名被告人系持械抢劫,应酌情予以从重处罚。但是,被告人犯罪时均系年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被告人小林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案发后两人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且两被告人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均可从轻处罚。结合相关调查报告,本着“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最后判处小飞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元;判处小林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5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