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资料图片

  瑜伽老师跟瑜伽馆老板签订退伙协议,约定“保守商业秘密”及违约金等条款,然而退伙后不久就私下跳槽到本地其他瑜伽馆担任授课老师,结果被“老东家”一纸诉状告上法庭。日前,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结了这起合伙协议纠纷案,判决瑜伽老师王某违返协议约定,赔偿给瑜伽馆老板2万元。

  陈某在黄岩开了一家瑜伽馆,25岁的王某担任该馆的瑜伽老师。2016年8月1日,陈某和王某达成协议,王某出资2万元入股该馆,并约定至少工作满5年方可退出。

  2017年7月10日,王某因故提前退股,陈某、王某再次达成协议书一份,约定陈某一次性退还给王某3万元,该协议里还明确约定“竞业限制”:王某退出后,保守商业秘密,不得到黄岩本地区担任瑜伽老师,不得在黄岩本地区自营或与他人合营瑜伽行业,也不得将客户带到其他瑜伽店铺,退出后若实施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应当支付陈某违约金20万元。协议书签订后,陈某支付了王某3万元,双方的合伙关系解除。

  但没多久,陈某发现王某去了黄岩另一家瑜伽馆教学,王某还数次在其微信朋友圈上发布有关瑜伽招生、授课、收取学费的内容等。陈某留心将王某在“新东家”瑜伽馆进出活动的情况录下视频,并申请公证处对该视频和王某发布的微信朋友圈进行公证。

  2017年年底,陈某一纸诉状将王某告上法庭,诉称王某的行为违反了协议书的约定,不但到其他瑜伽馆教学,还以低价方式将原来的客户拉走。陈某诉求王某支付违约金20万元。

  陈某向法院提供了录像光盘及公证书以证明王某在签订协议书后到其他瑜伽馆上课,担任瑜伽老师的事实。

  王某辩称,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两人之间系合伙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且该散伙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已经结清,协议书里的内容违反法律规定,不应得到法律保护。她在其他瑜伽馆只是学员。但王某并无提供相关依据。

  那么王某是否如陈某所说的在黄岩本地担任瑜伽老师呢?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法院作出认定,王某在签订协议书后到其他瑜伽馆上课,担任瑜伽老师的事实清楚。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陈某与被告王某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其内容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协议履行。合伙关系解除后王某在黄岩本地区担任瑜伽老师,违反协议约定,事实清楚。根据协议书约定,王某应当支付违约金20万元,但其在审理中要求予以减少,结合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过高及案件的实际情况,法院酌情确定违约金为2万元。最后,法院依法作出王某赔付给陈某违约金2万元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