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12岁女孩来帮二胎妈妈买牛肉,隔壁花店的小芮过来帮忙。一个12岁女孩来帮二胎妈妈买牛肉,隔壁花店的小芮过来帮忙。
一个小伙子买了15元牛肉,扫码付账。一个小伙子买了15元牛肉,扫码付账。

  牛肉摊隔壁是猪肉摊和一家花店,两个女老板是摆摊好邻居,也是菜场好闺蜜。每天下午由她们照看牛肉摊。

  扫一扫,叮咚一响

  她躺着就把钱收了

  前日20:06,陈先生来电:我听我老婆说,她这段时间去菜场买牛肉都是这样:自己走到摊位前,自己拉开冰柜,自己掌刀,自己切下牛肉,丢给隔壁卖猪肉的摊位称重,刷某宝付钱走人。据说因为牛肉摊老板不在杭州,这两个星期回老家伺候产妇去了。

  记者戴维核实报道:陈先生说的这个菜场,叫东明综合农贸市场,在火车东站附近,开业三年。

  昨天上午9点,记者走进菜场二楼,那家传说中的牛肉摊生意很好,因为只此一家。

  老板一边给顾客切牛肉,一边和我聊天。

  他叫郑元月,安徽人,39岁。这个牛肉摊是他老婆小姚开的,他本人在富阳的一家定点屠宰场上班。上个月,老婆二胎生了个女儿,这个摊位就交给他打理。他每天下午要回富阳上班,顺便给自己店里进点牛肉,这样,牛肉摊下午就成了无人摊位。

  昨天清明小长假第一天,买牛肉的顾客多数是老年人。45元一斤的牛里脊,66岁的张阿姨一个人买了50元。“阿姨,你还咬得动?”我问。“我做给我孙子吃的。孙子读初三,最喜欢吃煎牛排了。”

  郑老板两口子还外带帮顾客处理牛肉。先用锤子把牛肉敲松,放到碗里腌制,依次放入色拉油、黑胡椒粉、鸡精、白糖、料酒、生粉、生抽。腌一会儿,捞起,装袋递给顾客。

  10点半,来了个大客户。

  火车东站美食广场有家新开的牛肉面馆。采购员说,牛肉面用冷冻牛肉不好吃,一定要新鲜牛肉才入味。之前他们用的是勾庄批发市场的牛肉,不巧断货了。采购员买了一大块腿肉,共计395元。小郑说,“以后要牛肉,直接打我电话。附近几家饭店的牛肉都是我们供应的!”

  11点,隔壁花店生意也来了,一个女顾客订了三盆菊花,扫墓用。两盆白色甘菊,9元一盆;一盆粉色月月菊,20元。“便宜点,35元好了。”顾客说。“不行啊,我已经是亏本生意了。”花店女老板坚持。小郑在旁边搭腔:“上坟用的,就不要讨价还价了……”女顾客沉默了三秒,付钱,走了。

  又来了一对母女买牛肉。准备晚餐炒牛柳吃。小郑帮她们腌牛肉时,那个女儿看呆了:“这个服务好!我们小地方就没有这么好的服务,我看着也放心,我就怕嫩肉粉。”那个妈妈说,放小长假,三个女儿都回来了。“这是在安徽工作的小女儿。”她指指身边的女子。

  11点15分,小郑大包塑料袋一拎,里面是买回去的菜,也不跟左右打声招呼,嗖一下就奔下楼,要回去照顾产妇了。

  无人牛肉摊正式上场。

  运营主管是两个小姑娘,一个是转角卖猪肉的小程,河南人。另一个就是隔壁花店的女老板小芮,绍兴人,穿得很文艺。

  小程是00后,差四个月满18岁。小芮30+,结婚早,儿子10岁。两个人年龄有落差,交流无代沟,是摆摊好邻居,也是菜场好闺蜜。

  “我这次感冒掉肉了!”小程惊呼。

  “你又会长回来的!”小芮说。

  “没关系,反正我们一起报了瑜伽班嘛。”小程说。

  接了个快递的电话,小程屁颠颠地踩着停开的自动扶梯下去,结果到货的不是她爱吃的零食,她又失望地回来了。

  小程初中毕业就出来帮父母卖猪肉了。“读书读不进,就不读了呗。”“我爸是75后,我妈是1980年的。我妈在城西卖猪肉,我在这里给我爸打工,不拿工资。我要买东西就问我爸要钱。”小程把套在身上的橡皮围裙往上一掀,露出了腿上的破洞渔网牛仔裤。 “夏天也不能穿裙子,因为要下蹲。而且砍肉要用手臂,衣服不能穿得太紧。”

  一个女孩子卖猪肉会不会……我还有半句没说出口。

  “没有啊,我自己愿意的!”小程今年才开始掌刀。“我爸那把刀有三斤重,我还不太会用。猪肉和牛肉纹理不一样,所以有人来买牛肉,我不切的。怕切坏了。”

  闲下来,小程就在手机上听王俊凯的歌,她买了个蓝牙小音箱,粉色的,放在一堆猪肉旁。

  以后一直卖猪肉?

  “我还没想好……迷茫啊。”

  12点,无人牛肉摊来了第一位顾客,一个高个男生。

  小程吼了声“来顾客啦”,小芮马上跑过去,招呼客人。“你要买什么?是炒牛肉吗?这个牛里脊38元,那个是45元,你要哪一种?这样大小够不够?”小芮打开冷柜,拎起顾客选好的牛肉,甩到小程猪肉摊的案板上,小程切肉,过秤。

  一刀下去,22元牛里脊。帅哥付了现金。小程收下,在一张纸上记下:22。

  过了三分钟,又来了一个小伙子,买了15元牛肉,支付宝付账。

  12点14分,一个穿雨衣的小女孩来买菜。

  她指明要12元牛肉。小程叫起来:“这不是难为我嘛!”她一刀切下去,10元。小女孩说,也行。

  我追上去问,她12岁,在景芳国泰读五年级,姓赵。“妈妈要管妹妹,就让我来买菜。要买的菜我都记在脑子里。爸爸车停在楼下等我。不下雨,我就一个人走过来。”她有个小皮夹,里面是零钞。又买了饺子皮,“妈妈要包饺子!”,现在手上玉米、青菜、豆腐、牛肉,都有了。

  12点19分,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士,话不多,买了14元牛肉,支付宝扫码……

  小程说,人多的话,下午有三四十个顾客,人少也有二三十个吧。“如果我这里太忙,就是顾客自己切肉,到我这里来称。”

  这十几天,下午的营业额,多则四五百,少则两三百,银货两讫,没有一笔账弄错。

  “我也不是无缘无故帮他的,他老婆人很好,经常中午烧了菜,喊我一起吃。她烧的菜很好吃,像牛肉土豆、牛肉青椒……她老公烧菜,哎呀不行的。”小程说。

  凡是现金付款的,小程就在一张纸上记一笔。支付宝付款的,她就不记了。

  牛肉摊的支付宝和微信用的都是小郑老婆的账号。只要有顾客扫码,坐月子的小郑老婆手机就会叮咚一声,她躺着就把钱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