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00点22分,浙江省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外,监控拍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女医生跪在前往手术室的转运车上,手像是在拖着什么似的,陪护在一位产妇身边。

  这是什么情况,让一位女医生用这个姿势进行陪护送至产房?最近一位医生的朋友圈揭秘了那晚的真相:“窈窕淑女秒变女汉子,你跪在推车上托举胎儿的身姿最美!为男哥打call!”

  4月2日中午,记者见到了这位跪举胎儿的女医生“男哥”王越男。

  保胎孕妇半夜羊水破裂,出现脐带脱垂,情况危急!

  王越男长相清秀,瘦瘦小小的,规规矩矩的齐刘海,瞅着像个江南姑娘,可其实她是辽宁人,说话间的快人快语,能看得出姑娘的爽利。

  “那晚真的是太紧张!”王越男回忆。转运车上的产妇,姓沈,今年28岁,怀孕30周,入院前5天,下身出现了少量流血的情况,3天后来到浙江省人民医院,发现有“先兆早产”情况,当时入院进行保胎治疗。

  “保胎治疗后情况还是比较稳定的。”然而,3月27日午夜,险情出现了。

  那晚,沈女士上厕所解大便后不久,就出现了越来越频繁的腹痛。

  “我当晚10点钟刚进行完一个手术,11点开始值夜班,那时候听到沈女士的情况,就赶过去了。”王越男说,一开始是加大药剂,试图继续保胎。

  但是到了夜里11点53分,沈女士的羊水破了,眼见孩子就要生了。

  沈女士和丈夫是头次面对生孩子的情况,都有些手足无措。王越男镇定地开始准备手术。“因为考虑产妇之前情况,我担心沈女士出现脐带脱垂,所以让她仰卧,臀部抬高,另外让护士持续听胎心,并准备手术。”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当王越男换好衣服,跪在病床上,将右手进入阴道进行内诊检查时,发现脐带还是脱垂了,“我的手碰到的是孩子滑腻腻的臀部和下肢,这个体位也很危险,必须立马准备剖宫产!”

  脐带脱垂后,脐带会夹在胎儿和骨盆之间,宫缩时脐带很容易受到挤压,出现血流不通,胎儿很容易缺氧。如果处理不及时,胎儿的脐带血流完全阻断超过7分钟,就可能会导致胎死宫内的情况。

  王越男说,“当时产妇宫口才开了3厘米,我只能进去三根手指头,这三根手指头呈现W的姿势,让脐带从指缝间通过,避免被压,然后要牢牢托住这个孩子,不让他继续往下坠。”

  20分钟速度援救,她始终跪着,用三根手指托着生命

  这之后,王越男的右手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性子急的小胎儿,“我的大拇指、中指、食指,从指缝间,我不断感触到从脐带传来的生命跳动。”

  她的左手负责了剩下的所有事,打电话汇报了孕妇情况,和各个科室联系、准备手术。

  “我们的手术室在4楼,从6楼病房过去,需要经过两次转运。”这对于王越男来说,可能是面对的最大问题,“当我手伸进去的时候,我、产妇、孩子,我们三个人的位置都不能再进行变动,这就必须要求产妇与自己完美配合。”

  “我们从病房转到转运车,转运车到手术台上,是喊着一、二、三,一起动。到了手术室的时候,因为手术是在无菌环境里进行,所以我必须避开手术环境。”在五分钟的剖宫产手术里,王越男是以单膝跪地的姿势,托举着孩子,直到孩子成功从子宫里被取出。

  “当时手术完了,我手抽出来,还是保持着那个W形姿势,可是颤着的。”王越男说自己在发现情况到手术结束,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因为高度集中,没觉得手有多不方便,但是手举着抽出来的那一刻,才发现身上衣裤都湿了,整个手臂是整整花了2天时间才缓过来的。

  王越男托举着的男孩,出生体重是1640克。

中间站着的是王越男,在看望产妇。中间站着的是王越男,在看望产妇。

  4月2日,在产房里,记者也见到了沈女士和她的丈夫,两人脸上有着为人父母的幸福笑容,“孩子因为早产,还在新生儿病房里看护,但是真的要谢谢医生,他们太辛苦了,是他们,我们的孩子才能平安出生。”

  说起来,王越男和这个小宝宝还有个神奇缘分,原来3月28日也是王越男自己的生日,“那天到了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和同事交班,我才想起来那天自己生日,感觉这个生日过得蛮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