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法律界资深人士,叶世娟从2016年6月开始建立浙江首个免费遗嘱库,至今已有1500多位老人接受立遗嘱服务,后面排队的还有200多个,遗嘱库四五个工作人员每天忙碌不停,可见这项工作确实适应社会需求。

  “让我萌发建遗嘱库心愿是在3年前的春天。”叶世娟说,一位92岁的老人,有一套78平方米的房子,另有存款70多万元。她的丈夫去世刚3天,小女儿就拿着刀逼母亲分遗产,惊动了公安110。丈夫去世前,两老日常起居主要靠大女儿照顾,现在小女儿不照顾理直气壮分遗产,大女儿觉得平时照顾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事,所以也不来了。有一次老人身体不好,大便解在床上,半夜打电话给社区主任。

  “要是其丈夫在世时就立好遗嘱,不至于这么被动,也就不存在纠纷和没人照顾。”叶世娟说,随着老龄化社会加剧,随之而来的是有关于遗产的官司大增,而遗嘱往往成为其中关键。她感慨道,自从做遗嘱库后,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世间百态,人情冷暖。

  去年6月,一位老人的妻子过世,尽管以前口头说过200万元存款给女儿,190平方米的房子给儿子,但这时女儿觉得自己少了,就与父亲、弟弟吵架,闹得不可开交。平时老人与儿子住一起,儿子儿媳对父母也孝顺,女儿不照顾能拿到200万元,应该说父母对她也比较疼爱,但就是因为事先没立遗嘱,现在女儿提出要分房子,按法律规定,其妻子这部分就要分一半给女儿。这样一来,根据老人意愿,其儿子是吃亏了,父母显得好坏不分。人一走,房子想全部给儿子也做不到,而遗嘱就能解决这类问题。

  “有一位张女士也很惨。”叶世娟又举了一个例子,她用父母名义(父母户口在农村)在农村造房子,父亲去世,其哥、姐、妹就跳出来说要分这套房子。如果当时其父亲立好遗嘱,其他人就没法分这套房子,因为这套房子投资全部是张女士出钱。“你说亏不亏。”

  朱女士与丈夫感情不好离婚,带着女儿过日子。她开了一家装修公司,赚了不少钱,在杭州就买了5套房子。早年婚姻的不幸,让她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女儿身上,而且考虑到今后自己如果再婚的话,房产会变成夫妻共同财产,很早就陆续把房子都加了女儿的名字,而且比例划成女儿99%,她1%。女儿所读的大学在哈尔滨,后在那结婚定居,她在哈尔滨也以女儿的名字买了房子。

  没想到前年一场车祸,女儿不幸过世。朱女士痛不欲生,而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更郁闷。因为房产都是女儿占大头,前夫知道后立马和她打官司要分割房产,而女婿也在和她争哈尔滨的房子。

  晚年丧女本已很不幸,还要纠缠遗产官司。朱女士找到叶世娟一方面是咨询官司的事,另一方面想立一份遗嘱,把留下的财产都给娘家人。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有个大妈,子女五个,与大儿子一起生活,大儿子很孝顺。她觉得儿子这么孝顺,就把房子产权转给大儿子,想不到大儿子不幸去世,于是其他儿女就说了,你把房子都给了大儿子,应该叫他们家照顾。而此时,如果房产再划分,老人家只能分得房子一半的三分之一,其儿子那部分已包含媳妇、孙子。“所以老人不要提前把财产处理掉。”叶世娟说,只有立遗嘱才能在百年之后把自己的真实意愿传递给子女,也能避免因为意外而落得晚年凄凉。

  “时下,城中村改造步伐加快,在拆迁安置过程中,一些老人认为自己将老,那一份产权就给子女,这其实是埋下不和谐因素。不立遗嘱,不但容易造成身后财产纠纷,而且一旦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时,有的子女看到你手头没有什么了,不会尽孝。”

  在杭州,还有一位大妈,名下三套房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于是她把房子分给三个子女,除了两个女儿,儿子这套产权还没过户。想不到老伴过世三个月,房子最大、地段最好的房产的所有者——小女儿就要把房子卖了。她不同意,小女儿没给她好脸色看,还把房子隔成还几间出租,叫老母亲住其中一间。乃至她摔跤住院两个月,小女儿就没来照顾。她心有余悸,马上通过妇联找到遗嘱库,立好遗嘱,把还是自己名下的这套房全部给儿子,否则她死后女儿肯定要分割这套房产。“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立好遗嘱,这位大妈舒了一口气。

  “我们主要为我省60岁以上老年人提供免费办理遗嘱法律咨询、免费遗嘱登记和免费遗嘱保管服务。”叶世娟介绍,老人过来立遗嘱需先填写预约表进行预约,然后我们有一整套优质高效保密的流程,在密室通过指纹扫描、现场影像、法律见证、文件存档和密封保管等,完成订立遗嘱。之后会发一张遗嘱证。遗嘱证只是一本证件,表示老人在这里做过遗嘱,而不写遗嘱的具体内容,避免被子女或他人看到,万一不合心意起家庭纷争。同时,老人可以指定查询遗嘱或提取遗嘱的人,也可以设置时间和条件。

  这一整套遗嘱服务目前针对60岁以上老人完全免费,其服务如果按行业标准收费大概是6000至8000元。